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五章 扔粪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19 2016-09-13 19:40:40

  随着年龄增长,我也慢慢变大。这个过程很缓慢,也很快。

转眼间就有四五岁了,我没有放肆过的童年,终于可以补回来了。

没有人刻意逼我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没有幼儿园,没有时间限制的给我玩,我太开心了。

这是前世从来没有过的,如果让我可以在前世今生里面选一个,我想,我还是要选今生,前世,太累了,我找不到活着的乐趣,唯一的乐趣就是考个好成绩,但那也不是我的乐趣,那是父母老师与长辈的,我似乎是个跳梁小丑,只为了别人的鼓掌而活着,没有人会在意我自己的想法,包括我自己。

自从发生上次的事情后,娘亲就特意给我找了一个玩伴,那是娘亲的乳母亲自找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新找的这个玩伴究竟是男是女,因为我是女扮男装,但是为了满足父母的期望,也只是一个劲的假装自己是男孩,也会注意自己的行为,怕被别人识破。那个小孩也是几个月便到了我们家,我是娘亲一个人亲自照顾,而那一个则是有嬷嬷照顾,也就是娘新的乳母。他的大小与我差不多,我有时也好奇这个玩伴是男是女,但又不敢太过放肆,因为娘亲一直都盯着我,时刻小心谨慎。

有时,千卉姨娘也会引诱我去吃点心,只是我还记得那次烫伤的事,总觉得她心怀鬼胎,于是会大声的叫:“娘亲,千卉姨娘让我去她那里吃点心。”娘亲每当听到我的叫声,就会第一时间过来,对千卉姨娘说我刚吃饱饭,谢谢她的美意。等千卉姨娘离去,娘亲就会再次交待,谁给的东西我都不能吃。更不能去任何一个姨娘及丫头那里。看着她郑重的表情,我也仔细的听着,然后答应她。每当这时,娘亲都会开心的笑。

娘亲带我去园子里玩,我看到了一种近似前世的玫瑰花的品种,花开的娇艳欲滴,我很喜欢,可是,向云不喜欢,他与我同岁,就是我的玩伴,他看到别人配戴着刀剑就很感兴趣。嬷嬷与娘亲不停的教导他,要他保护我,并且要听我的话。

我把那种漂亮的花暗暗记在心里,然后让向云把花移到离我的住所较近的地方。

不知是什么花?那种花居然是蓝色的,像蓝色妖姬,还有黄色的,也许是最早的玫瑰品种。我特别喜欢,要亲自去种它,等到花开,每开采几朵,放到室内,娘亲看了一定会很开心。

我让人弄了些马的粪便,用来给我种的花施肥。

小小的我,拿起铁锹用力的往花的方向扔去。

“啊!”

“这是什么?”

听到叫声,我抬头一看,居然扔到了一个男孩的身上,刚好扔进了衣领口……

这未免太巧合了吧?

“对不起!”我用手捂住嘴,轻声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瞎了眼啊?你没长眼睛啊?怎么能把这么脏的东西扔到我家公子身上呢?”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孩破口大骂,一边骂着一边用手帕擦着。

我本来还深怀几分谦意,但被他这么一骂,我是一点愧疚也没有。

NND,居然敢骂姑奶奶,我让你骂……

小厮正要把衣服脱下来,给他的小主子换上,我干脆再撬一点直接扔过去,砸到小厮的身上。

让你多嘴,让你多嘴,敢骂我,这么没教养。让你们臭着,臭死你们。

那小厮尖叫一声,回过头:“你这小厮怎用这污浊之物来砸人?”

我这小厮?我什么时候成小厮了?哦,原来这里的人都认为马的粪便是脏浊之物,富家子弟是不会来碰的。

小厮就小厮,谁让你出言不逊?

“我已经道过谦,可你为什么还一直骂我?”我不甘示弱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道过谦?”那个小厮更加不耐烦。

“哦,这么说来,是我的小厮不对了?”那个眉目清秀却一直不说话的小公子开了口。

我不做声,看着他,不知他是耍什么把戏?

“祝康,向她道谦。”他的语气温和,一点都没有诚意。

“公子,明明是他不对?”小厮不满的说:“我不道谦,他要向我们道谦!”

我在一边“哧哧”地笑着,猪糠?这名字起的真有趣!

“猪糠与马粪,才是绝配!”我刚一说完,那小厮就更生气了,脸都是青红交错,气的不轻。

“道谦!”那个小公子似乎有些不快,突然抓住那个小厮,猛的一扯,他背上的那坨屎,不偏不斜的甩到我的脸上,包括嘴巴上也有不少,因为我正张着嘴笑猪糠的名字。

“啊!”

我低头,把嘴里的屎吐出,那臭味恶心的我想吐。

这个阴险的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我的脑海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是故意的!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小公子走过来给我道谦,但让人感受不到一点诚意。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可是,我才不能这样受这样的委屈呢?

对了,我才多大,还不到五岁,他呢?少说也有十多岁了,不知是哪个当官的后代,父亲来送礼,他居然这么嚣张,那么就让你老爹好好修理一下你!

“啊!啊!……”我大声的哭着,目的就是为了惊动我的老爹与老娘。

“公子!”

“公子怎么了?”听到我的哭声,来了一个丫鬟,是娘亲身边的一个侍女-南晴,也有十五六岁了。

我不讲话,闭着眼睛哭。

南晴看到我满脸是马屎的模样,心疼的不得了,赶快用手帕把这些脏东西擦掉,然后对着另外两个人跺了跺脚,抱起我便往母亲处走去。

南晴抱着我,不停的安慰着:“公子不怕,南晴在,南晴在,我们找夫人去!”

我是孩子,我有任性的权利。

就在路过猪糠他们身边时,我故意眯着眼,偷看那小公子的表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是国舅爷的孩子!

在京都谁不知道国公舅最疼爱自己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