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六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248 2016-09-13 19:40:40

  就在路过猪糠他们身边时,我故意眯着眼,偷看那小公子的表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我会是国舅爷的孩子!

在京都谁不知道国公舅最疼爱自己的孩子?

看着他们受惊吓的样子,我高兴极了。但还是闭着眼睛,不停地咿呀着哭。

娘亲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一边让南晴去弄盐水来给我漱口,一边让别人准备热水给我洗澡。

娘亲一边给我洗澡,我一边委曲的说:那两个坏蛋用屎泼我,我也没有让他们好过,也泼了他们,也让他们闻了臭味。

娘亲心疼不已,“那是谁家的孩子?等一下我去给老爷说说,这样的孩子必须要教训才行,不然长大不就翻天了吗?”

“娘亲,你说的太对了。”我接口道:“他们这么小就无法无天,从来不把人放进眼里,长大怎么得了?”

我忽闪着大眼睛,显得一幅童真的模样,学着娘亲的语气,惹的娘亲对我疼爱不已,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还不停的说,“还是我家倾儿最懂事。”

我听了,心里乐开了花。

别的不会,哄人开心的事可难不倒我。

猪糠!你们完蛋了!

“娘亲,他们叫猪糠!”

我继续装作无知的打着小报告,以报一屎之仇。

“哪有人叫猪糠的?”娘亲用一桶的香花,往我的身上揉搓着,似乎也是对那个臭味道讨厌到了极点。

“有!那个人就叫猪糠!名字不好,人也连猪都不如,觉得自己高大就欺负我!”我一边玩着花瓣,一边不停的嘟囔着。

娘亲突然把手停了下来:“你有没有先扔人家?”

我不解的望着娘亲,我哪里装过头了吗?扭过头继续装童真:“没有的事!”

“娘亲,你不信我?”我装委屈的把泪逼到眼眶里,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娘亲:“娘亲不‘替我报仇’?”

娘亲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还报仇?这词是跟谁学的?”

“自己想的!”我顽皮一笑,知道娘亲定会帮我的。

娘亲慈爱的望着我,带着笑容,不知她在想什么。但我知道,娘亲对我很满意。

等我沐浴完出来,浑身香喷喷的,全是花香。

“娘亲,好香啊?你说我像是花仙子转世吗?”我挑起眉开心的问。

“哪里会是像啊?”娘亲笑着说:“你本来就是花仙子转世。”娘亲把我穿得整整齐齐,我开心的抱着娘亲的脖子亲了又亲。

过了一会儿,我又想着,这会儿那两个臭小子正在闻着臭味挨训吧?想到这里,得意的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咯咯……”看到母鸡从鸡窝里开心的唱着歌出来了,我一好奇,便走进鸡窝,看到雪白的鸡蛋在草窝里躺着,于是把蛋从鸡窝里拿出来,暖暖的,还带着鸡的体温呢?

我要把这只鸡蛋煮了给娘亲吃,娘亲一定会很开心,心里这样想着。

“公子,老爷要你去会客厅!”采薇找到我,弯下身子说。

“好,我马上就过去。”我把蛋放入袖子里,跟着采薇过去。可能是爹爹要我去指认那两个“行凶者”吧?他们定是要向我道谦呢?我心里得意的想着,这两个人不教训一下不行,太没礼貌了,我得意的想着。

没想到,娘亲居然在门我等我,看到我过来,赶快拉着我的手说:“倾儿,等一下对着别人服个软,别太任性,记着了吗?”

这似乎与我想的不太一样,望着娘亲担忧的眼神,我笑了笑说:“娘亲放心。”

难道父亲的官职没有别人官职高?还是那个“恶人”先告状?

我心里开始有些惴惴不安,但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我故作轻松的对着母亲笑笑,然后再转身进了大厅。、

娘亲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特意站在门口等着我。

刚一进会客厅,气氛似乎也有些不太一样。

我手里紧紧握着蛋,把坐在那里的老头及那个小子都看了一遍。唯一让我不解的是,那个始做俑者居然也换了衣服,可能也是刚洗过澡,一身的干净清爽,而且精神很好,有种天生的贵族气质在里面。难不成是皇子?

若是这样,那才是大不幸呢?

父亲还在不停地给那个老头赔着不是:“……犬子顽劣,还望大人多多包涵!”

不是皇子,我的脑袋里立马得出结论。

但又一个问号从脑海里窜了出来:“他们是谁呢?居然敢让国公舅给他们赔不是?”

“孩子天性,姬大人也不必放在心上。”老头也在谦让着。

看到我时来,父亲把眼睛转向我:“倾儿,快来给易公子道谦!”父亲的声音有些严肃。

他是公子我也是公子呢?为何要向他道谦呢?

我才不要。

我的眼珠一转:“易公子是谁啊?”我无辜的看着那老头。

好像是说你是易公子吗?

父亲的眉一皱:“不得无礼,这是易丞相,易公子是易丞相的孙子,你刚才犯了错,易公子都把原因说了,你还不承认?”

我心里腹诽着,你个小妖精,千变万化啊?一会儿工夫把所有的人都收买了。但我是孩子,我就是顽劣。

“姬大人太客气了,叫他水寒就行,易水寒。”老头祥和的笑着。

“水寒?易水寒!这名字好啊!”我故意打岔,然后我佯装成夫子的模样:“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可能我的样子太好笑,也可能我装成大人的样子太滑稽。

惹得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刚才的严肃气氛一消而散,氛围变得欢快而轻松起来。

爹爹奇怪的望着我,我还未识字,是不会念这么难懂的诗的。我知道自己完了,可能又装过头了。

易丞相止住笑,用手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说:“好才学!这么小居然会吟诵这么晦涩难懂的句子,允文好才学,教的孩子也这么聪慧!” 然后又看向我问:“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本想说知道,这是出自《史记·刺客列传》:当年燕太子丹在易水河边送别荆轲去刺秦王,太子丹和宾客以及荆轲的几个朋友,全体穿戴起白衣白帽,一同相送。直送到易水旁边,今河北易县附近,挥泪诀别;高渐离击筑,荆轲合着音乐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悲壮的歌声激起了送行者无比悲愤慷慨的心情。荆轲唱着,头也不回地走了。给后人留下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诗句,而且战国策·荆轲刺秦王里也有记载。大意就是风声萧萧地吹呵,易水寒气袭人,壮士在此远去呵,不完成任务誓不回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