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七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251 2016-09-13 19:40:40

  然而,此时我却不能说出来。我能说,我是为了高考才复习的这么清楚吗?当然不能。

于是,我望着易丞相甜甜一笑说:“不知道哦。”

父亲拱着手对丞相说:“让大人见笑了,孩子只是瞎闹而已。”

要我道谦?不可能。

在他们相互称赞与推脱中,我赶紧走到易水寒身边,笑嘻嘻地说:“水寒哥好俊啊!皮肤水灵灵的,像女孩子一样漂亮!真美!”

这本是夸人的话语,可是对一个男性说他像女人,便成了污辱。因为,在这个时代,女人是低人一等的。他们虽然都离不开女人,却偏偏又污辱着女人。

易水寒气的脸色发白,可是我望着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却莫名的欢喜。我就是这样,让他们爱恨不得。

正与丞相相谈甚欢的父亲突然过来,大声说:“休得胡说!”说完,他的表情也变得庄重起来。

我故作委屈,而又可怜兮兮地说:“我喜欢水寒哥,他长的漂亮,怎么了?”我努力让眼睛蓄满泪光,看上去泪水盈盈的,让人看起来有些不忍。

易水寒的脸色红白交替,像是被染上颜料的水彩画。喃喃的说:“他挺可爱的,我也挺喜欢。”

而我就是故意用赞美女人的词语来赞美他,不,是污辱他,他让我难受,我也要让他不好受才对。

“小孩子嘛,何必动气,童言无忌。我看他很可爱,长的也水灵,真惹人爱。”易丞相出来打个圆场。

我听到这么说,更是顺着梯子往上爬:“谢谢丞相!”

“乖,倾倾,夸男人的时候要用英俊非凡,气宇轩昂!那漂亮的词是用来赞美女人的。”易丞相给我上了一堂课。

“哦,这样啊?谢谢丞相教诲!”我学着大人的样子作了个揖。

“这孩子……”父亲早把让我道谦的话给忘记了,眼里都是宠爱,波光柔柔的。

“水寒哥哥,我好喜欢你哦!”我甜甜的笑着,笑意未达眼底。

“若你是你女儿身,我定让水寒娶了你!”易丞相的脸上露着喜色。

父亲的脸沉着,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他才清楚。

我走近易水寒,“我给你说个悄悄话。”扮作大人的样子,伏在易水寒的耳边:“我讨厌死你了,你个讨厌鬼,呸!”

说完,我便离开他的耳朵,脸上笑眯眯的,看着他,在别人看来,我是非常喜欢他的。只有我知道,我做了什么。我还在他耳朵里吐了口水。

易水寒推开我,拼命的擦耳朵,脸色发白,他看着我的眼神,像是看个怪物。

“丞相爷爷,水寒哥讨厌我呢?”我装的无辜,眼神巴巴的望着易丞相。然后解释道:“我给水寒哥说了几句悄悄话,他就推开我……”

易丞相看着自己的孙子,似乎较难相信,乖巧的孙子这么没礼貌。

我看易水寒张口,生怕他说出什么来,赶紧说:“我给水寒哥一个鸡蛋,他不想要呢?”我把在手里暖的热热的鸡蛋拿出来,说:“娘亲每天都给我煮一个吃,我看到水寒哥好可爱,就把我最喜欢的东西分给他,这鸡蛋真的很好吃呢?很有营养,每天吃一个,能长的高长的壮。”我解释着。

其实,一不小心又说错了一句话,那就是营养这个词,在这个时期根本就没有,他们有些不解的看着我,但听到后面一句,才又舒展眉心。

我这才觉得自己的不小心,出了太多的差错,以后还是要更加注意才对。

“水寒,你就拿着吧,还不谢谢弟弟!看他多乖巧啊!”易丞相笑眯眯的望着我。

易水寒却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没有道谢,从我手上拿了那个蛋。

“水寒哥,放在这里,蛋才不会变凉哦,我就是放这里的。”我把蛋从他的手里拿过来,然后塞进他的胸口。

“倾倾,不要那么没礼貌。”父亲其实一点责怪的语气都没有。

“水寒这孩子平时挺知书达礼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话也不说,礼数都没有了。”易丞相无奈地摇着头。

易水寒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呆呆的望着我,我冲他做着鬼脸,然后,又赶紧恢复正常。

我拉起易水寒的手,说:“丞相爷爷,水寒哥是不是学了很多东西啊?”

“是啊!”易丞相听到这里,开心地解释起了他的这个孙子,那语气里尽是骄傲。

用现代话说,无非是读书好,习武好,大夸特夸。父亲说的较少,只是随口应和着。等他说完了,天色也不早了,又要提出要走。

我其实听他说的脑袋都是晕的,根本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等听到他们说要走了,我才又来了精神。

“水寒哥,你以后要常来看我哦,不然我会想你的。”说完,又可怜兮兮望着易丞相。

“好,以后水寒会常来看你的。是不是水寒?”易丞相的语气可慈祥了。

“那好,不能忘记哦。来,水寒哥,我抱一下,你要记得我哦。”说完,小小的就钻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用力的抱,再用力。

怎么没动静?再用力。

我嘴里还说着:“水寒哥哥,你可要记得我哦,别忘了我哦!”

我感觉到了,我与他之间的距离更近了,有压碎了东西的感觉,那个蛋破了,哈哈……

我开心的松开易水寒,他古怪的看着我,脸上红红的,有点像煮透的虾子,我冲他挤眉弄眼的笑着。真开心,你个笨蛋。

“怎么了?水寒哥舍不得我?”我镇定的望着易水寒。

他拼命的摇头,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我看他们走远了,才开心的笑着,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这小子简直太好玩了!

只有父亲用一种陌生的眼光看着我,看的我的头皮发毛,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难道我的小动作他都发现了?在他的那种眼光下,我实在是笑不出来了。

“爹爹,怎么了?”我止住笑。

父亲用那种非常认真的神情看着我,“你说的那两句诗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以为是他看穿了我的把戏呢?原来,他是问这个啊?

“有两个人在水池边上对话时说什么,古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什么的,现有什么来的,我不记得了!”我做苦思冥想状。

“对了爹爹,这个丞相来我们家做什么啊?”我故意错开话题。

父亲对我半信半疑,说:“丞相想让你堂哥良喆做太子陪读。”说完便忧心忡忡的。

其实,说是丞相来说,倒不如说是皇上的主意。

太子陪读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可是在姬家,都不这么认为,因为伴君如伴虎,再说,原本姬家就手握重兵重权的,再这样……着实让人费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