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第二章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68 2016-09-13 19:40:40

  本来不想穿越,现在穿越了又“难成活”,我是不是还会穿越回去呢?

穿越回去的话,高考结束了吗?

还是只是做了一个梦呢?

如果穿越不回去的话,我也会尽量让自己活的快乐,才不要像上辈子,除了学习,我似乎完全没有自我。只是为别人学而学,跟我本人无关。

“唯一的办法,”爹用手边擦娘腮边的泪,边说:“就是把她当成男孩养。”

“只要能让她活着,当男孩养也无所谓。”娘深情的凝望着爹,“只是产婆及丫鬟都知道孩子是女儿身。”

“没有人会知道。”爹的语气坚定:“她们永远不会开口了,这世界上除了你我,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女儿身。”

“你把她们……”杀了。

“我按排了新的两个人,一个是产婆,一个是丫鬟,她们会向外宣布,你生的是儿子。”爹的性格也太谨慎了吧?做事这么周密。

我闭上眼睛,一时内心百感交集。

这是个什么世道啊?我一出生,就害死了两个人。难道我真的是个祸害?可是我前世今生都没有害过任何生灵啊?

一个云游的人随便说的话,他们怎么能相信呢?真是迷信。

如果他们相信,那说明我的存在的确是有凶险的。只是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呢?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我的立锥之地吗?

就这样,我不停的反问着自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的世界很简单,那就是吃吃睡睡。

醒来的话,让她们抱着看看家里的布置,观望着院子里的植物,再偷听他们讲话。因为我在他们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小不点。没有人知道,我的灵魂与我的肉体是不成比例的成长。

我的父亲是国舅,从下人的对话及来往的客人中听来的。

好像父亲有个姐姐是皇后。

我对这些没兴趣。

只是不断的让一些陌生人来抱我或者来看我,有的人抱着我太用力,他们总让我难受。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三个多月,到了我的一百天,在这个时代,似乎孩子的一百天很受器重。摆了好大的排场,门前车水马龙,来往不断。

这天,我见到了传说中的姑姑,也就是皇后。

她仪态端庄,衣饰繁琐,头带凤钗,举止高贵,只是眉眼含愁。想必,宫中活的也很累吧。那么多女人争着让一个男人去宠,还要维护着一帮大臣做自己的后盾,这确实很累。

君王一宠俱荣,若不受宠,日子也难熬。

“允文,我来看看孩子。”香味扑来,我见到了那个眉眼含愁的女子,五官如同画出来的美人,她用手指摩挲着我的脸,有些幽怨地说:“怎么是个男孩呢?若是女孩,她将会是未来的一国之母?”

父亲接着说:“这也是天意啊!大哥镇守边关,也生了两个儿子,我一直没有孩子,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竟又是男孩。”

皇后略显忧伤,“我在后宫铺了那么好的路,只等入住一名女主才能保住姬家的荣华。”轻叹口气说:“我没有孩子,把别人的孩子带在自己的身边做嫡子,是福是祸也难料啊?荷妃也非好相与之人……”说到这里,皇后又转了话题:“大哥也快到了吧?”

“应该快到了!”父亲刚说完,就听到下人高声喊:“镇关将军到!”

“大哥到了,你快去看看!”皇后的语气里满是激动,把我又转手到了我娘亲的怀里。

这个姑姑真可怜,皇上不疼,连个孩子也没有,看着她,产生无限的同情来。

我有些累,脑袋晕晕沉沉的睡了去,还是做孩子好。什么心也不用操,只管吃吃睡睡就好,心情好时开心笑笑,心情不好时,撇嘴闹闹。

等我再醒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男孩,他睁大眼睛望着我,我对笑笑。

“叫哥哥!”小男孩用手指抚着我的脸。

我觉得这孩子太可笑了,嘻嘻!

“他笑了!”孩子大声叫着:“他能听懂我的话。”

我当然能听的懂,我又不是外星人,你若知道我灵魂的年纪,还不吓死你?我在心里想着。

哥哥?什么哥哥啊?我望向他。

“叫伯父!叫伯父!”爹抱着我,我看到旁边还有一个男人,与父亲有六七分像。

应该是父亲的哥哥吧?

明知我还没长牙,怎么能让我开口说话呢?

我用手摇了摇,看着他们开心的笑。

“孩子起名字了吗?”皇后的声音传来。

“还没。”父亲把我抱在他的肩头,“请皇后赐名!”父亲跪了下去。

“允文,快起来,自家人,哪来那么多的礼节?”皇后对着父亲虚扶了一把,父亲站了起来。

“原本我以为他是女儿,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倾城,希望她长大后能貌美如花,倾国倾城,但他是个男孩,就叫姬倾吧?”皇后难掩失落。

“谢皇后赐名!”爹与娘都跪在地上。

我看着另一个小孩子向我走来,他盯着我,似乎又在盘算着什么。

“给太子请安!”父亲与伯父,母亲及一屋子的人都跪了下来。

另一个小孩人模人样的说:“免礼!”

“给母后请安!”那个小男孩跪了下来。

“起来吧!今天来这里辛苦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早点回去了?”皇后恢复了端庄,语气温和的说道。

可能是刚才他们在拉家常,或在讨论什么,只是我一直沉睡着,等到醒来,他们大概也说完了。

“母后,我还没看一下国舅的孩子呢?”小男孩起来后,便向我走来。

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我看着这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孩。

始终看不穿他的眼睛里闪着的是睿智还是计谋,但他却给我一种深沉的可怕。还没有那个哥哥好,那个哥哥叫姬良喆,我好像听到伯父叫他。伯父是军人出身,声如洪钟。

“长的真漂亮!”父亲把我放低,小男孩看着我,眼里没什么温度似的说道。

这话说的真虚伪,我才刚一百天,怎么可能看得出来长得好不好看呢?

“要是个女孩就好了,我真想立他为太子妃呢?”他笑着,但笑意未达眼底,“母后,你说我这个主意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