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幔帐成殇

幔帐成殇

春子香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9-13上架
  • 87280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穿越

幔帐成殇 春子香 2005 2016-09-13 19:40:39

  明天要考试了,今天怎么复习也来不及了。为了老师那句:临阵磨枪,不利也光。我还是努力的复习,尽管那些字,在我的眼睛里都像小蝌蚪一样跳来跳去。

我总觉得只有能忍受孤独与寂寞的人,才能静心学习去考高分。可我性格本就外向,怎么可能为了这个挣那点分数来浪费我美好的青春年华呢?那样的话,世间不又多了个清纯宅女?哦,不。应该是妙龄腐女才对!

我可不想成为其中的一个,我要幸福快乐的活着,活出七彩的自己,而不是为了分数拼命,变成一个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的人。

这样的想法又有什么用?在父母老师长辈的眼里,我就是个另类,天天被母亲逼着坐牢房,关在书房里一关就是一整天。

明天的考试也不同,是高考啊!

在中国,这场考试足以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多少人的命运都毁在了这次的考试里?但谁又会去计较呢?反正只要分数高了,什么都是好的,放个屁都是香的。

我鄙视!我鄙视!

还是静不下心来看这些复习来复习去的书。这简直是浪费生命啊!

“妈,明天考试,我想早些睡了!”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寂寞与孤独,更忍受不了这种“坐牢”一样的生活。

妈妈张口似乎想说什么,我赶紧说:“你看,现在快九点了,再让我看书我明天起不来床,精神不好,怎么能考好?”说完,从书房走出来,直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小乖乖,别生气,你睡前再喝杯牛奶吧?喝牛奶睡的香,明天精神才足啊?”妈妈讨好的追着我说。

这种关乎人一生命运的大事,母亲在这种时刻还是迁就我的。

“好,拿到我房间来吧。”

我点点头,以为她还要让我看书呢?没想到,是我误解了。

还是柔软的床睡着舒服!

这几天浪费了我太多的脑细胞,躺下来,便进入了梦乡。

“出来了吗?”

“没有。”

“用力!”

“嗯……”

“再用力!快了。”

……

周围嘈杂的声音好吵,好吵。

我明天还要考试呢?怎么外面这么吵啊?实在不行要打电话给110,要知道,现在高考期间,所有的一切都要为高考让路,这几天建筑工地也要放假,怕吵到高考的我们。

我费力的睁了下眼睛,好黑!

太困了,我又沉沉的入睡。

我好像坐了一个滑梯,滑了下去,这是哪里?好挤啊!我努力的往外挤,想让自己舒服些。

“生了!生了!”

“是个千金!”

“恭喜夫人喜得千金!”

这么吵,怎么回事吗?难道是妈妈把电视的声音开的太大了吗?

我努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好大的人。

像是被放大镜放大的脸,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古色古香的装饰……

“啊!啊!”这是哪里?怎么回事啊?

我明天要高考啊?

这怎么变了?

“听,哭的声音多响亮啊?这孩子健康着哩!”

说谁呢?又从哪里来的孩子的叫声呢?

我眼开眼睛,看到一个年纪大的妇人,她的头发有些古怪,就像拍古装电视那样的装扮,又看了看周围,还有一些年轻的人。

“你看,这眼睛滴溜溜的转,真是可爱!”看到那妇人开心的望着我笑着。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难道是所谓的穿越?

啊!啊!……

老天还要不要人活啊?

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刚刚脱离那讨厌的学校,考完就可以放松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我穿了呢?我还不知道我学了这么多年,能考多少分呢?

我继续大声的叫喊着,尽管我的叫喊在别人听来只是婴儿的啼哭而已。

“老爷!我正要抱出去给你看呢?产房是不吉之地……”那个抱着我的产婆对我的父亲说。

“你们先下去吧!”我的新“父亲”接过我,脸上的笑容有些柔和。

“是。”

另一个小女孩与产婆都离去了,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娘,与抱着我的爹。

屋内有些安静,爹叹了口气,娘亲侧起身子:“老爷就给她起个名字吧?是个女娃,哭声那么大,看到你进来了,反而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也不哭了。”

这个爹的年纪不是特别大,有三十来岁,怎么就叫老爷了呢?明明不老嘛。

爹坐到娘的床边,拉着她的手说:“辛苦你了!”

娘幸福的轻摇着头,“看着孩子平安降生,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我的父亲却不在高兴:“怎么会是个女娃?”

他重男轻女?这个封建的社会,重男轻女本就是常事。可是,我刚一出生便听到这样的叹息,难免心里会难受。

“允文不喜欢女儿?”娘亲抬起头,注视着父亲脸上的表情。

“不是!”父亲摇了摇头。“因为皇后早就说过,若出生女儿必为太子妃!”

母亲的脸上有些憔悴:“其实,我还没怀孩子之前,就给她定过亲。”

父亲一惊:“我怎么不知道?”

母亲悠悠开口:“那是我的金兰姐妹,我们曾许诺:若日后生下女儿,必先嫁与她的儿子。”

父亲叹口气说:“两边都是贵人,我们都不能得罪。”

母亲那张如凝脂般的脸上,也起了波澜:“如果是个儿子就好了?”目光空洞的望着某个角落。

“湘儿,你可记得上次那位云游的老人?”爹的表情有些凝重。

“记得。”娘亲的脸色也庄重起来:“他说若生了女儿,难成活,即使成活也将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过了十二岁,才会有转机。”娘亲把我抱在怀里,在我的脸上亲了又亲,只是泪水沾在我的脸上,有些粘湿。“你看,她多可爱,我真舍不得她,难道真的没有其它方法了吗?”

我听到她的话,也吓了一跳。

才一出生便许了两户人家,而且,还都是权贵。对于我来说,这是好事一桩啊?可是命运却这么多的转机,让人捉摸不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