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快乐幸福遇上他

第十五章:兰知道真相

快乐幸福遇上他 一支眉笔 5846 2016-11-29 15:12:54

  驶入山庄车子还没有停稳,有人拍打车窗“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兰怎么会在这里,这下怎么办?”

“我哪里知道?”赫远也有点无措

兰不停的拍打,他们只能下车。

“林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兰抱着她跳

“你不是说要我回来跟你一块办婚礼吗?”林韦故做镇定

“还是你最好,可是你们怎么会在一块?”

“我们······”林韦支吾了好半天,没有说出让人可信的原因

“我们是在机场遇上的,正好冯派去接我,就一块回来了。”

“林韦,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呢?”

“我想给你个惊喜”

“本来我想给她安排个酒店的,可是鉴于以前报纸的事情,权衡再三,还是带她来啦山庄”赫远说谎的功夫还真是可以

“一会去我那里住吧”兰还是相信了

“我本来是想直接去你公寓的,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也怕打扰你们小两口的生活。”

“好了,林韦几天不见,你也会开我玩笑了。”

“我还没问你呢,这么晚了你在山庄干什么?”赫远扭转话题

“我今天在这里待了一整天了”

“一天了?你在打什么主意?”

“嘿嘿,远哥还是你了解我”兰狡黠的笑

“得,别给我带高帽,有什么事情直说。”

“哎呀,林韦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准备结婚了。可是现在的场地贵的要命,我想啊,我们干吗把钱浪费在这种没有必要的地方,何超有个朋友是厨师,正好你这里又有地方,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

“嗯,你想的不错,可你又怎么会知道,我就一定会同意呢?”

“远哥你看啊,你这么大的地方,每年都闲置。今年我们在你这里办婚礼,顺便的给你做个宣传,以后找你的人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我可不想有这样的收入,你们还是另想它法吧。”赫远是在故意逗兰吗?

“远哥你不能这样,我们把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

“你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远哥,我求你了,你就同意吧”兰开始摇他的胳膊

“我不是不想把地方借给你,你知道的,在这里我说了不算。如果我答应了你,怕到时候会食言的。”看来赫远是真的有难处

“这个你放心,爷爷那边我会搞定的。”

兰口中的爷爷是赫远的父亲吗?怎么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

“那我就没什么意见了”赫远走向屋内“林韦,不是说想吃火锅吗?让兰去摘菜吧。”

“行,看在场地的份上我就伺候你们一次”

“我陪你一块去”林韦挽住兰的胳膊

“别了,让何超陪我去,你刚回来好好地休息一下。”兰拍拍我的手“远哥,帮我照顾一下林韦。”

“放心吧,照顾的比你好。”

“最好是这样”兰假装很生气的带何超离开

“兰,你觉不觉得远哥跟林韦之间有种很微妙的关系。”何超把摘好的菜放进袋子里

“什么微妙的关系?我没有发现啊!”

“你呀,观察力不够,我觉得他们之间的陌生完全是装出来的。”

“会吗?”兰在思考这个问题“你说的也完全不无道理,这么晚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是在机场遇到的?”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现吗?”

“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我要好好的提醒一下林韦,不要离远哥太近了,否则会很容易受伤的。”

“这种事情你点到就好,说不定他们之间会是一段不错的缘分呢。”

“远哥人是不错,但他经历的太多,如果林韦真的走进他的世界,以后痛苦的肯定是她自己”

“先别想那么多,说不定什么事情都没有呢。”何超安慰兰“快点摘菜吧,这里的蚊子快把我咬成葫芦了。”

“我去弄火锅料了,你在这里休息吧。”林韦系上围裙

“对于兰的话你就没什么好奇的吗?”赫远半眯着眼睛

“我好奇,可是不知道该不该问。”

“我想对你说,有时候事情放在心里久了,心会变重的。”

“兰口中的那位爷爷是你的爸爸吗?”林韦终于发问

“是”

“那他老人家也在这里住吗?”

“想听故事吗?”赫远抬起头,对上林韦的眼睛,他的眸子里闪烁着痛苦。

“我小的时候跟爸爸一块生活在一个小城市,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只有爸爸,可是我并不羡慕别人有妈妈,因为爸爸很爱很爱我。在我的潜意识里妈妈应该是去世了,直到有一次我需要用户口本,才无意中发现原来他们很早的时候就离婚了。从那以后我知道我的妈妈还活着,就无数次的幻想有一天她会回到我的身边。好多年了,我的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过,慢慢的我就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她,有爸爸这么的爱我就够了,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情,我要我的爸爸以我为荣。”赫远的脸上有泪滑落

“你现在不是做得很好吗?”林韦倒了一杯茶给他

“我现在的成就真的不小,可是爸爸觉得我不快乐,他说不想看到我这么累,也不同意跟我住在一起。”

“他是在心疼你吧”

“所以我买了这块地方,让他在这里自由的生活。”

“那他同意住进来了吗?”

“嗯,就住在对面的楼上,只要我在这里过夜,每天早起都会过去看他。”

“身体怎么样?”

“还可以,精神不是太好。”

“你没有想过要找你的妈妈吗?”林韦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菜摘好了,可以开吃了。”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其实兰在外面站了好一会,直到林韦抛出这个问题,她才要去打断她。提起那段记忆对于赫远来说,是把已经结痂的伤疤从新打开,太痛了。

“故事可以以后再听”林韦在赫远耳边小声的说“料我已经备好了,快过来吃吧”

“你们本来就是约好来吃火锅的?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兰现在是真的怀疑了。

“你误会了,他们家的厨房什么都有。”林韦紧张的说话有些结巴

“他们家的厨房有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兰的眼神有些吓人。

“当然是远哥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

赫远看着谎话都说不全的林韦,突然心里很开心。兰把林韦向厨房里推了推,压低声音说:“你不要跟远哥扯上什么关系,他是个让人猜不透的、看不明白的人,对于这种人我们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

“你瞎说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远哥确实是个让女人着迷的男人,可是他太复杂不适合你。”

兰的句句提醒,跟赫远在林韦心中的形象判若两人。她回头正好跟赫远四目相对,仔细的看了一下,好像没有兰说的那么复杂,难道他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兰,你的同学把我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说过他太复杂不适合你,你倒看起来没完了。”

林韦忙收回自己的目光。

“老板,你要的东西我给你们送过来了。”冯派用背顶着门进来。

“好了,放进厨房吧。”

“夫人,把这些东西给你吧,我是外行耶。”

“好,放那里吧,一会我来弄。”林韦很自然的回答,都没注意到身后兰的表情有多不可思议。

“林韦,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次兰的声音是大大的,林韦知道刚才自己失言了。

“兰,你别生气好吗?”

“你跟远哥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是你刚才听到的那样”赫远接替林韦回答

“我从不知道,原来我是这么不值得你信任的朋友。”对林韦兰没有说过这样重的话。

“你别生气,我现在立马把事情都告诉呢”林韦无措

何超忙安抚兰“听听林韦怎么说吗?你这样会把她吓坏的。”

“这件事情我不告诉你是有原因的”

“是怕我向表哥告密码?”

“兰,你别这样说,你知道不是的。”

“兰,你冷静一下,你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林韦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知道,干嘛说这些伤感情的话。”何超拉着兰的手,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赫远抱住发抖的林韦“这件事情让我来跟兰解释”

“好啊,你倒说说,我洗耳恭听。”

“我跟林韦的事情你表哥是知道的,不过我们结婚的事他不知道。我们之所以没告诉你,并不是怕你去向肖杰告密,完全是出于对你的考虑。”

“对我的考虑?我不明白?”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林韦完全没有招架能力,只能紧紧的抓着赫远的手。

“林韦和肖杰的婚姻是不是一直是你心头的刺?你现在会这么生气,不就是怕我不可靠,林韦会再次受伤害吗?”

兰没有说话,可看着也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林韦是不想让你再因为她的事情伤心难过,她不想你永远的活在自责中。”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兰推开何超走向林韦“我知道刚才是我太激动了,可是,你这样稀里糊涂的嫁给远哥,你确定你以后会幸福吗?”

“兰,我知道你说的都是为我好,我也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傻到拿我后半生的幸福来报复肖杰的。我会选择赫远,完全是我感觉到了他的心意,而且我也喜欢他。”

“那你了解远哥吗?”

“我们会慢慢的了解对方的。”

“他们都是成年人,在做什么,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何超继续安慰兰

“这个事情我需要慢慢的消化一下,它来的太突然。”兰拎起包走出山庄

“我去看看她,远哥,兰说话总是有口无心你别放在心上。”

“不会的,你快去看看她吧。”

“我是不是也该走了”冯派仍就一副喜剧表情

“你就不该来,把事情办成这样,回头我再找你算帐。”

“老板,我也太冤了吧。你又没有告诉我,到这里不可以叫‘夫人’两个字”

“好了,你就别再说冯派了,这件事情本来也不会永远的成为秘密。”赫远做了个手势,冯派出去,屋里只剩下他和林韦两个人。

“兰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反倒轻松了好多。”

“去跟我父亲打个招呼吧”

“现在吗?太晚了,我的情绪也不好,改天吧。”

“他的屋里灯一直亮着,肯听时听到我们这里有事情发生了。”

“真的要过去吗?”

“嗯,不过去的话,他肯定会为我担心的。”

赫远拉着她的手向那栋房子走去,林韦真的不知道赫远为什么会要她见他的父亲,兰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她是不是要考虑离开了,可是林韦不想走。

“赫远”林韦叫住他“我知道你是个有过去的人,我也知道我们现在是两清的局面,我喜欢上了你,暂时不想离开。如果你想把你的过去告诉我,我随时恭候,如果哪一天,你需要我离开······”

“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赫远打断她

“对,我在向你表白,你接受吗?如果接受的话,那么以后我就只是我,不再会成为任何人的影子。”

“好了,别这么认真,去看看我爸爸吧”

赫远觉得林韦对自己不够信任,为了惩罚她,故意不给她明确的答复。果然,等不到赫远的正面回应林韦很失望。

“进来吧”屋里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

“爸,还没睡呀?”赫远推开房门。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床前,手里翻动着一本破旧的相册,他看到儿子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人,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抽屉里。

“爸,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儿媳妇林韦。”

“你好,爸。”我充满期待的向他打招呼

老人抬起头轻轻的扫了我一眼,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爸,我们已经结婚了,这次我想的很清楚。”赫远像在保证什么。

老人依旧没有说话,他拉开桌子的第二个抽屉,拿出一个红宝石的耳环,放到我的手里。

“这是赫远妈妈留下来的,你帮他收好吧。”

林韦看着只有一只的耳环,想象着它的故事。

“赫远这个孩子承受太多了,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希望你可以体谅他。既然你们会一块来见我,说明你们在今后的人生里已经认定了彼此,他是真的再经不起任何打击了?”

“他以前受过很大的打击吗?”林韦突然对他们父子充满了好奇

“太晚了,你好好的休息吧,改天我们再来看你。”

赫远的父亲没有礼貌性的回答,我也只好跟着赫远离开。

“兰这孩子来见过我了,既然她想在这里办婚礼就办吧,不用顾虑我太多,都这把年纪了,看着你们年轻人高兴我也高兴。”

“好,我知道了,你早些休息吧。”

林韦能感觉到赫远对他父亲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你爸爸不喜欢热闹吗?”林韦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也不是,他只是不喜欢面对太多的陌生人。”

“我总觉得你爸爸怪怪的。”

“他以前不这样,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的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吗?”

“我怎么觉得你今晚的好奇心有点重啊?”赫远的语气里透着不快

“对不起,是我多事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我爸都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等有时间了,我会一件件的讲给你听。”

“不用了,像我这种简单的人,知道的多了,反而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

“生气了?”

“没有,对于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处理好我和兰的事情。”

“我喜欢你生气的样子”趁林韦没注意,他偷偷的吻了她一下。

此时林韦心里充满复杂的情绪,本来应该高兴的事情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明天你打电话告诉兰,我父亲同意她在这里办婚礼了,我保证她会跟你见面的。”

“我知道了,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林韦发现自己对赫远真的是越陷越深,自己的表白并没有换来他肯定的答案。是不是要尽快的抽离这样的生活,才会使自己在以后的生活里不会受到更多的伤害,可是一想到要离开,她的心就好痛好痛。

“兰,你在听吗?我想跟你见个面。”次日林韦拨通了兰的电话,无论何时,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都不可以失去这位好朋友。

“好,我也想见你,有好多事情我们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兰的声音里没有了往日的喜悦

“那我们约在哪里呢?”

“你说个地方吧,我过去找你。”

“赫远的父亲已经同意让你们在山庄办婚礼了,我在这里等你,我们要好商量一下到时候的布置。”

“好,我一会过去找你,最好不要有外人在场,我们好好地聊聊。”

“我知道了,赫远一会就会去公司的。”

兰没有拒绝见她,林韦心里总算有些安慰了。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支配出去,你的胆子现在变大了?”不知何时赫远站在了我的身后。

猛地扭头,我的脸正好撞上他的胸膛,抬起头,他用炙热的目光望着我,忘记回避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他。手机的铃声拉回了我们的思绪,以前看电视剧每每碰到这个桥段都觉得很讨厌,耽误了男女主角的好事,现在看来铃声真的是一颗救命星,它能使陷入混沌的人们恢复理智。

“随便买一件白色的衬衣就好,重点是要快,不然开会迟到,损失全部算在你头上。”听赫远这样的语气,电话的那端肯定是冯派。

“怎么了?开会的东西了丢在哪里了吗?”

“昨天来的匆忙,以为这里还有新衬衣,结果没有。”

“不用着急了,来的时候我给你带了一件。”

“兰婶请假没有来,你去送洗的衣服?”

“没有干洗,是我自己洗的。”林韦走进卧室预备把衣服拿出来,谁知赫远堵在门口不放行。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林韦觉得肯定是没经过他的同意,私自动了他的东西生气了,所以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有种幸福的感觉”赫远突然抱住她“知道吗林韦,你能这样就够了。”

“干什么,一件衬衣就让你感动成这样?”林韦试图推开他进屋去拿衣服,可赫远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抱的更紧了。

“好了别这样,兰一会改过来了,我进去帮你拿衣服。”

赫远穿好后,在袖口闻了闻。天呢,我是用肥皂洗的衣服,忘记喷香水就这样带过来了,他现在肯定觉得难闻极了。林韦不由的埋怨自己,做事从来不注重细节。

“对不起啊,我自作主张的把你的衣服用肥皂洗了,而且事后还忘记喷香水了。”林韦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把头低的低低的。

赫远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嗅着衬衣的袖子。

“你别生气,不是让冯派去帮你买新的了吗?应该不会耽误开会的时间吧。”林韦努力的做着解释

赫远突然深深的吻住了她,林韦有些莫名其妙,直到感觉呼吸困难、天旋地转,他可能是感觉到了她的异样,慢慢的放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挽好袖口,走出大门。留下一头雾水的林韦,想不明白这个吻是奖励还是惩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