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快乐幸福遇上他

第十四章:找到对的人

快乐幸福遇上他 一支眉笔 5767 2016-10-25 10:10:24

  打开电视机,都是一些无聊的节目,无心欣赏,手里不断的摁着遥控器。一档相亲节目映入林韦的眼帘,所有嘉宾都在祝贺这对俊男美女的结合,她不由的感叹这对璧人是不是以后可以一帆风顺?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赫远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都没有注意。

林韦反应过来,那位一直没出现的大婶,突然的出现“先生回来了,晚饭我已经准备好,请小姐、先生用餐”

“等等,兰婶,我给你介绍一下,她的名字叫林韦,以后请称呼为夫人。”

“好的先生,我知道了”兰婶毕恭毕敬的答应了一声,进去继续做她的晚餐

“我们的家怎么样?”赫远试图拉过林韦的手

“你越界了,你答应过我不会有肌肤之亲的”她故意把手拿开

“不好意思,太激动了,不过我觉得夫人早晚都是我的女人”

“请注意你的形象”她提醒他

“我现在是在问你,我们的家怎么样?”

“不错,好像是进了五星级大酒店,还有兰婶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吧”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里根本不是一个家,一点温馨的感觉都没有”

“吃饭吧”赫远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

林韦觉得自己错了,所以坐到餐桌后就一语不发,他们各自吃着自己的饭。

“合胃口吗?”

“挺好的”

“可是我更喜欢吃你做的饭。”

“我也觉得我做得比较好吃”一说完,林韦立马就后悔了,兰婶正好走到她的旁边“我的意思是,我跟兰婶做的饭菜完全的是两种口味”

兰婶依旧对她保留职业的微笑。

今天这是怎么了?初来乍到就把这个家里最重要的两个人给得罪了,这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林韦有些心虚。

“在这个家,完全的言论自由,兰婶不是小气的人”赫远肯定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才会这么说的,我向他翻个白眼以表回敬。

吃完饭,我坐在客厅看我的电视,赫远回二楼整理他的资料。电视里播的是最近最热的花千骨,林韦被里面的情节深深的吸引,情不自禁的留下两滴眼泪。

“这种骗小孩的剧情也能让你流泪?”林韦看的太入神了,竟没有发现赫远何时站在她的身后

“你不觉得以前的规矩太不合理了吗?师徒凭什么就不能相恋?”

赫远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电视剧演的而已,杨过和小龙女最后不是在一起了吗?”

“噗”林韦被赫远的话逗笑

“我说错了吗?”赫远愣了

“没错,不过这两个人的名字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变得特别的滑稽。”

“我也有童年的好不好?”

“那你给我讲讲你的童年吧,我想,男生的童年记忆里应该是除了打架,没有别的了吧?”

“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提起童年,林韦能感觉到赫远的排斥。

“你想出去工作吗?”

“我可以去工作吗?”

“可以,不过要找一份合适的,最起码是自己感兴趣的”

“还是等等再说吧,刚发生报纸上的事情,现在我去那里找工作,人家敢收留我呀”

“你能看清这一点,说明也不是太笨,早点睡觉吧,别看的太晚。”赫远抬脚准备上二楼。

“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他又折了回来

“我想把这里重新装修一下”林韦说话的声音非常的小

“为什么?”

“我能说实话吗?”

“我说过,在这个家言论自由”

“我觉得你这里真心的不是一个家,感觉应该只是一个临时歇脚的地方”

“是吗?我怎么没有这样的感觉?”

“那是因为,你从来都不知道家是什么样子。”林韦说出口,又有些后悔,心想,自己又不是一直会住在这里,这样要求人家确实有些过分。于是她又把话往回收了收“当然,如果这是你的习惯,我会尊重的。”

赫远没有回答,直接上了二楼。他坐在书房的椅子里,看着墙上的画发呆,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难道说你就仅仅是为了任务而来,一点点的真心都没有留下吗?赫远痛苦的皱眉,往事他已好久都没有想起,今天林韦无意的说到了家,当初被自己认定为家人的人伤害的体无完肤,今天是否还要再相信一次?

也许我是真的该换个环境生活了,装修一下也不错,当初第一次进肖杰家的时候,不就是被那种温馨的气氛感动了吗?不是一直都相信林韦能带给自己一个家吗?那就把一切交给她,生活总需要一些改变的。

卧室里,林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得罪了赫远。自己只恨自己在他面前永远的说话那么直白。自己埋怨自己“林韦,你是个傻瓜吗?怎么越来越学不会跟人相处了,一定要记住今天这个教训。”

一大早起来就没有看到赫远,林韦不由的担心,他是真的生气了。

“先生一大早就去公司了,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兰婶无声的从厨房走出。

林韦看到了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有好多的人民币,上面便签上写道:昨天我考虑了一下你的建议,房子可以重新弄一下,但不要大的动工。

“呀”林韦高兴的跳了起来“终于可以不用住在这座冰窖里了。兰婶我不吃饭了,我要去建材市场”

她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出门。

“兰婶,我出去了”

“夫人,请接听一下先生的电话”

“喂”林韦接通电话,难掩心里的兴奋。

“什么事这么高兴?”

“有事可做了,不用那么无聊了,当然高兴”

“我是同意你装修房子里,但是记住,买东西的时候千万要注意,一定要环保”

“知道了老板,事情交给我,您就放心吧”

“如果到时候工程没有达到我要的效果,惩罚是绝对会有的”

“保证完成任务”林韦做敬礼状。

“那就好,记住我的吩咐,还有,要注意身体”

“大叔,你好啰嗦”林韦挂完电话,直接去了建材市场。

冯派可是好久没见到自己的老板这么高兴了,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赫远可是打心眼里就拒绝女人的,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有什么不同,能让老板变回以前的模样。

“这是谁呀老板?”冯派故意调侃赫远

“做好你分内的事”

“我分内的事,不就是让老板高兴,替老板分忧解劳吗?”

“你今天分内的事,是一会陪我去建材市场拉东西”赫远白了他一眼

“老板,您老人家就不能给我安排一个轻松点的活吗?”

“那好,自己打的回家吧,明天也不用过来了,这个活轻松吧”

“那我还是去建材市场吧”冯派哭丧着脸离开

赫远的这位助理,曾陪着他走过最艰难的岁月,更是把自己最好的年华全部奉献给了公司,在赫远的生活中他是一个最大的安慰。

建材市场门口,赫远的电话号码还没有拨出去,就看到林韦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人群中挤动。

“你买的都是什么?为什么不让他们送货?”赫远突然出现在林韦的身后,还真是让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这你就不懂了吧,东西要自己挑得才放心”

“都买了些什么?”赫远把东西接过去

“很多,不过都是一些饰品。我想着,把家里点缀一下感觉就会不一样,如果刷墙的话工程太大,再说刚刷完还有味道,对身体也不好。”

“没关系的,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山庄住几天吗?”

“不行,山庄离公司太远了,开车来回很累的”

这些原本是最普通的夫妻对话,在赫远听来却是无比的珍贵。他为了得到这种感觉,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此时,幸福的表情洋溢在他的脸庞。

回到家里,他们把东西全部的摆在客厅。

“夫人,请问你买的都是什么呀?”兰婶的出现总是那么意外

“夫人?”搬着东西的冯派突然跳了起来“老板,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你们是什么时候结的婚,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呢?”

“冯派,你可以回公司了。记住我结婚的这件事,到外面不许乱说,你家嫂子最怕生了。”

“明白,只要老板你能幸福就好”

林韦看到冯派的眼里有泪光。

“夫人,我先回公司了,有时间我请你喝茶。”

“好,不过最近不行,这个估计够我忙好长时间的。”林韦转身对赫远说:“家里的事情我一个人可以搞定的,要不你就跟冯派一块回公司吧”

“你确定,你一个人能搞定?”赫远看着客厅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有点怀疑。

林韦没有说话,重重的点头。

“不过,有件事情我还是要和你商量一下的。”

“一切你拿主意就行,不用事事都问我。”

“是一件特别的事,如果你现在有时间的话,跟我来一趟二楼。要是公司有事的话,等你晚上回来,我们再说。”

“呦,瞧这小两口过的,那叫一个和谐呀”冯派调侃他们

“别乱叫,去车上等我”赫远突然很严肃

“好,老板知道了,我马上就闪人,不会耽误你们的甜蜜时光。”冯派好像从不怕他的老板生气

“出去”赫远又加重了语气

“马上就走,我会把门带上的”冯派哼着小曲离开

“先生,你今天在家吃饭吗?”兰婶又打断了林韦

“不用了,只做夫人的吧,我一会要去公司。”

赫远看了林韦一眼,不用说,他知道是想跟他谈兰婶的事,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直接去了公司。

今天下午的时间,林韦过得很充实,所有的事情收拾妥当,就只剩下窗帘没有换。赫远回来,看到林韦趴在沙发上睡觉,想必她一定是累坏了。

环顾一下这整个屋子,感觉真的和原来不一样,赫远有些感动。地上放着没有换好的窗帘,他悄悄的换好。

赫远看着熟睡的林韦,发现她是越发的可爱,抱起她放在卧室的床上,关上门,他的心里有激情在荡漾。

重新走下楼,温馨的家就在眼前,赫远默默的坐在那里,想象着以后儿孙绕膝的场景,不由的两滴眼泪落下。

林韦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她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

“昨天不是等赫远回来挂窗帘,睡在沙发上了吗?怎么会是在床上?”她走出卧室,窗帘已完好的呈现在眼前。

“兰婶,你快过来看呀,我就说嘛,换完窗帘整个屋子的感觉马上就会不一样”林韦很高兴

“是的,不错,验收成功。犒劳你一下,我亲自做的早饭,过来吃吧。”能在早上听到赫远的声音,林韦还真是有些意外。

“今天怎么没去公司?”

“今天的事情,冯派可以处理”

“感觉这个家的风格变了,你还喜欢吗?”林韦小心翼翼的问

“喜欢”赫远没有多余的话,但这是对林韦最好的肯定。

“真的吗?”

“打从我让你装修那天开始,就把这个家全部交给你了,我知道你一定会给我想要的感觉。”赫远认真的在说

“大早上的这么煽情干嘛?”对于赫远的认真,林韦有点不知所措。

“看看我的早饭做得怎么样?合你胃口吗?”

“有小米粥,还有红豆,都是我最爱吃的。我以为你在国外呆久了,只会吃牛奶面包这些早餐呢?”

说话间,林韦已经把桌上的一碗粥喝得精光。

“再来一碗可以吗?”她把碗递过去

赫远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终于放松,心里甜甜的,直接把自己的那碗递给他。

“你以前在家也做同样的饭吗?”赫远的话,让林韦停止了吃饭的动作。

“怎么会突然的问这个?”

“没别的意思,就是相对你多了解一些,不想回答就算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和肖杰的事,在你面前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

“那你愿意跟我说说嘛?”

“我以前,每天都会早早的起床,做好早饭,等他起床来吃。可是他好像没有吃早饭的习惯。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问他说是不是我做的饭不合胃口,他回答我说,你做什么我就喜欢吃什么,其实那时候他还是愿意敷衍我一下的”林韦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脸上有痛苦的表情划过。

“你们既然过的那么不开心,为什么不早选择离婚,让自己委屈在那样的环境里,心不会难受吗?”

林韦没有再说话,她用力的握紧那只碗,好像这样痛苦就会减少几分。

“刚开始我答应肖杰结婚,目的就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那件事情。后来看到他对我的好,对我家人的好,让我深深的感动。我以为相爱就是这么一回事,加上那时兰不断的自责自己,为了这所有的种种,坚定了我嫁给肖杰的念头。”

“婚后他对你好吗?”

“刚结婚的时候他对我挺好的,我们也有过一次深深的交谈。当时我一度认为,我找到了人生的伴侣,我也试着把感情全部放在他身上。后来我觉得肖杰回来的越来越晚,他总说公司太忙,我也从没怀疑过,直到梅丽的出现,再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你恨他吗?”

“不恨,只恨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那个孩子”

“你不恨他,是因为你太善良”

“其实,我和肖杰会走到离婚这个地步,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林韦低下头,像是在诉说别人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婚后,肖杰每次碰我,我都会很紧张,有时不由的拒绝他。那次我们深谈后,我告诉自己要努力的接受他,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慢慢的肖杰就不再碰我了。”

“那你们没有去看过心理医生吗?”

“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可是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肖杰受不了这个,更何况我们之间没有真正的爱,所以在这场婚姻里是最经不起任何考验的俩个人”林韦抬起头,看着赫远难受的表情说“你不用替我难过,选择离婚我得到了很好的解脱。”

林韦从新低下头,再次把表情埋在心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跟我结婚,但我清楚那次在山庄,你是错把我当成别人了,通过你的吻,我能感觉到。如果那天这个人回来了,请提前通知我”林韦说完直接上了二楼。

赫远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对林韦有了新的认识。

林韦走出房间的时候,家里人空空的,她叫了两遍兰婶,没有人回应。走进厨房,在冰箱上有兰婶留的字条,原来她一早就请假了。脏衣服框里有赫远换下来的衬衣,要送干洗店吗?可是,每次干洗店取回来的衣服,都有一种刺鼻的香气,有一次无意中听到赫远要兰婶换家洗衣店,不过,换来换去都不是怎么满意。

今天家里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不如自己把这几件衣服洗了,给自己找点活干,再说每次衣服上淡淡的肥皂味是林韦最喜欢的。

晾好衣服,好久没给兰打电话了,不知她现在可好。拨通兰的电话,“你还记得我呀,这都多长时间了。我也不敢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的工作。”兰的埋怨在林韦的意料之中。

“想你了”

“臭丫头,我也想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就这几天吧,我在这里一切都好,你那里怎么样?”

“我听了远哥的忠告,现在公司已经走上了正轨,还有,我跟何超准备结婚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

“我等你回来跟我一块办婚礼,怎样有时间吗?”

“有,到时候无论如何我都会回去的”

她们就这样若无其事的聊着,都没在意,时钟已经指向了下午。

“在跟兰讲电话吗?”

“林韦你在跟是说话?怎么好像有我的名字?”

“你听错了,是我的同事,不跟你说了,领导回来了”林韦匆匆的挂断电话,生怕兰听出真相。

“这几天兰婶请假了,家里的事你能应付的过来吗?”

“你说如果我们把兰婶辞退了,她是不是就失业了?”

“你想让兰婶辞职?”

“我是觉得我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的,不如把家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当然,如果这样会害兰婶失业的话,那就不要了。”

“不会,兰婶本来就是冯派从朋友的酒店请回来的,人家酒店的老板找我要过好多次人了,是我一直霸者不放”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同意让兰婶回酒店工作吗?”

“家里的事,你确定能应付的过来吗?”

“能,别的什么我都不在行,可这方面我是专家。”

“那专家,请问今天下午我们吃什么?”

“哎呀,对不起我光顾着跟兰聊天了,忘了做饭了。”

“那就别麻烦了,今天山庄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来,说菜长得可好了。明天礼拜天不用去公司,我们去山庄度个假怎么样?”

“真的吗?虽然我很高兴,可开车会不会太累?”

“不会,今天公司没什么劳神的工作。”

“那我们今天晚上吃火锅怎么样?哪里的菜那么新鲜,想想都有种满足感。”

“好,一切听夫人的安排。”

刚开始林韦每次听到“夫人”两个字就会非常的抵触,现在从赫远的嘴里说出,竟有些享受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