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快乐幸福遇上他

第二章:命运转折的起点

快乐幸福遇上他 一支眉笔 4168 2016-09-13 19:15:57

  大二的上半学期放暑假,兰说要跟何超到这里找我玩,要我暑假不要回家,因为何超要来这里实习,兰表哥的分公司这几天开张,她姨妈忙不过来,要兰过来帮几天忙。兰说让我在这里找个暑期工,怕她和何超忙起来我自己呆着无聊,这样我们白天各忙各的,晚上回来就能像高中时候一样,在一起吃喝玩乐。兰的表哥在这里有好几处的房产,我们就住在他其中的一处。

我们三个住在这里从没有人约束我们,也没有任何人打扰我们,兰的表哥也从来没有来过,我们自由的像在自己的家一样,有吃有喝有说有笑,我也找到了一份电脑技术员的工作,虽然到处跑有些累,可也过的挺充实的,也增进了不少实践的经验。我们三个当中就我的工作最轻松,所以晚饭自然是我做,有时候他们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就带我一起出去吃,付帐的事自然就交给了兰。

有一次,兰在她姨妈家受了表哥的责备,何超更是气的不得了,非要拽着兰回老家,最后好说歹说算是安静下来了,看着他们这样,我是真的很羡慕,幻想着有一天也会有一个人这样保护我、心疼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样的生活离我太遥远。一天中午下班的时候下起了雨,虽然不是很大,可没有带雨具的我不知道该怎样回家,拿出手机准备给兰打电话,头顶上忽然多了一把雨伞,我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有点帅气的脸,不由得心脏砰砰直跳,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离我这样的近,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这样直直的看着他,他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一听这样的话我更不知如何反应,脸一下就红了,“你今天穿的衣服跟我朋友的很像,请原谅我的唐突,这下我反应过来了,马上从他的伞里退了出来,拿起手机准备给兰打电话,伞很快的又回到了我的头顶上,他笑着说:“这是一种搭讪的方式,你怎么没有识破啊?你是是不是故意让我说真话的?”这是什么节奏,我是真的招架不住了,只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看着我木然的样子,弯下腰一直笑,我以为他是在耍弄我,转身准备离去,他拉住我又一本正经的跟我说:“我也是这个公司的技术员,注意你很久了,你的技术是真的不错,看去多的客户都点名让你去维修呢,有一次聚餐听老板说你还是在校的学生,只是暑假过来实践一下,老板说希望你毕业了还到公司来工作,我个人也很期盼你会过来,作为长期工,公司的工资还是可以的,你的技术也不错,关键是态度好,让我们这些人省了好多的事”“老板真是这样说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毕业后就不愁找不到工作了”听到这个好消息让我也有勇气面对他了,抬起头冲着他微笑的脸微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拿起手机把这个好消息分别告诉我妈和兰,兰说回去后给我庆祝,我妈在电话里唠叨了一大堆,最后一句仍然是让我最熟悉的也是最讨厌的那句话:韦啊,你是全家最让我省心的那个。我只是笑着答应着,挂上电话,发现他看我的目光有些不一样,“怎么了?”我问他,“你在你家里一定很懂事吧?”“为什么这样说?”“看你跟你妈通电话就知道啦。”“这有什么不好吗?”“不是懂事有什么不好,而是我发现你为了懂事而在压抑自己,你快乐吗?”“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抢了去“你不快乐,所以说有时候要认真的想一想,自己想要做一个怎样的自己,人来世上这一遭不能白来,做什么事情首先要让自己的心理上得到满足,快乐的生活,如果你是委屈的过完这一生,最后让你的家人知道了,你说他们会不会为了,给你挂上一个懂事的帽子,使你没有得到你该有的快乐而感到自责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为什么对我说这样的话,人就消失在了远处。

原来他的名字叫肖杰,在公司已经工作了四年,肖杰为人特别的随和,人缘也特别的好,提起他大家都是赞不绝口。下午的时候我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昨天走的匆忙,忘记告诉你如果决定毕业后还会来公司上班,记得到经理那里报备一下,老板说你以后没什么课程的时候可以来公司帮一下忙,工资也会按天发给你的。”看完信息才知道这是肖杰的手机号,本应该回声谢谢的,不知怎的心里就是不愿意回,所以就什么话都没回他,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变的这样的不懂礼貌了,是他那天说的话过分了吗?我自己现在也搞不懂自己是什么想法,只是默默的保存了他的手机号码,突然感觉老天对我还是挺好的,对自己的未来冲满了信心。

这样以来日子过的也挺快的,转眼我的假期结束了,我要从公司返眼睁睁住在兰的表哥家,兰提议我们搞一个结束派对,我也没有反对,何超说:“横竖就我们三个人,无非多一些好吃的,那我们自己做吧,这样多一些乐趣”三个人都没有反对,我们一起到超市买好了做饭用的材料,还买了彩带和气球,等我的菜全部上桌,兰把客厅也布置好了,我们要开始准备庆祝了,刚坐下,门被打开了,我们三个都惊呆了,大晚上的以为进贼了呢,结果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兰急步向前,我和何超意外万分“表哥你怎么来了,来之前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呦,我进我的家还得提前给你报备一下?”“我哪是这个意思呀,万一~~~~~~~”“万一什么,你们在做什么坏事不能让我知道吗?”话被他表哥抢过去说了,兰急的不行,而且她表哥的眼神一直望向何超,何超的脸现在是红的无法形容,弄得我也特别的不好意思,兰发现了事情的不对,不知如何的解释了,口不择言的说:“我们能做什么坏事,我是说万一林韦在洗澡,比就这样用钥匙进来多不好啊。”这下该脸红的是我了,事情就这样僵在那里,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把话接下去,最后还是兰的表哥打破了僵局,用手敲了一下兰的头“瞧你,永远管不住你的嘴,我只是回来取我的笔记本,明天有急用,所以晚上过来了,取完就走”,说完直接上了二楼的书房,何超埋怨兰说话从不考虑后果,兰拉着我的手一直跟我说对不起,我知道她是无心的,更何况也从没跟她计较过,所以就原谅了她。

不一会兰的表哥从二楼走下来,看了一样兰,摇了摇头,向大门走去“表哥,如果你今天晚上没有应酬的话,就在这里跟我们一块吃点吧,我们做了好多好吃的,也对我们在这里打扰你这么久表示一下。”兰讨好的对她表哥说。我和何超更是蒙了,可是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兰根本无视我们的尴尬做起了介绍,她乐呵呵的说:“大家好,这是我表哥,大家不要见外,他是一个很大方也很好相处的人,对了最重要的一点给忘了,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宁浩。”又转身对我们说:“何超,林韦这是我表哥,不要跟他拘束,我表哥这个人没什么的”说完了,她轻松的拍拍手,“好了,大家都认识了,表哥地到底要不要里在这里吃饭?我们都很饿的。”宁浩向餐桌上看了一眼说:“发现你们今天准备的还挺丰盛的,那个饭店的外卖?看对不对的上我的胃口?”他说着走向餐桌,我们只好也跟过去,兰站在前面“什么那个饭店的外卖,今天的饭菜可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她很是不服气的说。“你没有那能耐”肖杰看都没看兰一眼,直接有点蔑视的说。兰向他撇嘴“不是我做的,是林韦做的。”“欧,小小年纪会做这么多菜,不容易啊”他望向我,被他这样一看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兰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马上领会其中的意思,很有诚意的说:“表哥如果不嫌弃我做的才不好吃,就留下来一块吃点吧”“好,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吃两口,不好吃的话我可会毫不留情的批评的。”宁浩又看了我一眼,我总觉得他的这个眼神跟刚才的有些不同。“不好吃该怎么批评就怎么批评,下次一定改正”兰举起手做发誓状。“呦,说的跟你做的一样,如果不好吃堵不上我的嘴,我一个不小心,给姨妈打个电话,告诉她老人家都谁住在我的公寓里,到时候看你是要怎样跟她老人家解释?”我知道宁浩是故意逗兰的,可兰最害怕这件事情,马上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快的附合着她说:“有什么不好吃的,表哥你告诉我,我下次一定改正”我也做发誓状。宁浩没有再说什么,等他坐下来,我们就直接开饭了,饭间我们都喝了一点红酒。气氛还是挺好的,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是肖杰,感觉脸突然有些发烫,“接电话呀,怎么了,响了好长时间了”兰催促着我,我怕兰又说东说西的,就马上接了起来“喂,你好”对面传来肖杰愉悦的声音“林韦,你明天就回学校了,大家想你明天晚上出来庆祝一下”“不用了,我们学校晚上出不来的”“不用那么严厉吧”“是,我们学校管的挺严的”“别再用乖孩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你马上就要毕业了,出来吧,体验一下放纵自己的感觉”,兰一直在在问是谁,宁浩看我的眼神也很是奇怪,弄得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接电话了,“好了,就这样决定了,明天晚上我会去学校门口接你”还没等我回答,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我拿着手机呆呆的站在原地,在想着明天晚上是去还是不去,兰在一旁打趣我“接个电话,饭都不用吃了”,我回过神,走向座位,兰一甩手,不小心把整瓶的红酒洒在了宁浩的笔记本上,宁浩慌了,擦了一下笔记本就准备开机,我出于职业的本能,急忙拉住他的手“现在不能开机,否则里面的东西都会丢失的”宁浩看着林韦放在自己手上的手,心里很是窃喜,林韦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忙把手拿了回来。兰也吓坏了,一直躲在何超的背后,“对,表哥交给林韦吧,她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这个丫头总是毛手毛脚的”宁浩这次是真的有些怒了,我马上替兰解围“表哥别生气,我帮你看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那你帮我看看吧,大概什么时间能好,我有急用的”很感激宁浩没有给我连带责任,“我得看一下才能给你准确的回话”,宁浩看来一眼缩在何超后面的兰“如果资料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然后他转身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他递过来的名片而是说“不用了,有什么情况我会让兰告诉你的”,宁浩直接把名片塞到我的手里“不,你直接给我打,这丫头能把事情说清楚了才怪呢,更和况她明天不就开学了吗,联系起来也不方便,还是我们直接联系吧!”宁浩拿起衣服准备离开,又对兰瞪了一眼说:“我吃好了,谢谢你们的招待,但是功不抵过”,兰乖乖的躲在何超的身后敢怒不敢言。宁浩走到门口又叮咛了我一句“记得亲自给我打电话,我不相信兰那丫头的话”,我答应了一下,宁浩走了,兰从何超的身后跳出来,我和何超大笑,兰凑到我跟说“林韦,你觉不觉得我表哥对你挺好的?”“是你惹他生气了,我又没有,他干吗对我不好,再说他还有求于我呢”我情绪很高涨的对她说,“你不承认不要紧,心理有数就行,我的心脏真的是吓得不轻,你们收拾吧我要休息一下了,”兰说完转身进了她的房间,何超也跟着进去了。我看着走进去的兰在想:真是吓傻了,要不怎么能说出这样的疯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