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花时节又心伤

第九章

落花时节又心伤 杰弟弟 5308 2016-09-13 19:09:34

    这一天早上起来,何静雨感觉头有点晕,起床都有点起不来。上官雪雪起床了以后,发现了何静雨的不对,忙叫上何天阳,开着车去了医院。

  经医生检查,何静雨只是普通的感冒,打打针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何静雨一直在打哆嗦,何天阳看着,心疼啊,于是就将何静雨的手拉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将自己的手盖上去,这样做可以让何静雨的手好过一些。何静雨说自己脸冷,何天阳就用自己的脸贴在了何静雨的脸上。何静雨是被何天阳抱着回到宿舍的。

  第二天,虽然何静雨已经说自己好了,但是何天阳还是不让她出去,不让她碰冷水,还每天都做好吃的东西给何静雨吃,看得上官雪雪在旁边羡慕的要死啊。

  晚上,何天阳请求上官雪雪帮何静雨洗洗澡,但是上官雪雪不同意,她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要把我当作你的亲姐姐来看,不允许把我当作外人。”何天阳还有什么办法呢?只好答应了。

  晚上,何静雨要抱着何天阳睡,但是上官雪雪非不干,一定要自己抱着他,何静雨说:“雪雪姐,何天阳他不要你抱啊。”上官雪雪没说什么,径直走到了床前,抱住了何天阳。何静雨期待的没有出现,何天阳反而在感受到了上官雪雪的怀抱之后,还往她的怀中凑了凑,一把抱住了上官雪雪。上官雪雪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何静雨,就悠悠的睡去了。

  第二天,雏鹰特别突击队进行训练,训练跑完了一次,何静雨低声说到:“总算完了!”这被葛霸天听见了,他笑了笑,说:“你们当中,还有人有闲心啊?要不然,再来一趟?”何静雨赶紧解释:“不是的不是的,已经够了,大队长我错了。”“全体再来一次!”接着,七个突击队员一字一句的说“你”“多”“那”“句”“嘴”“干”“嘛”。何静雨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只好跑去了。突击队员都跟在了她的后面,一起陪着她。葛霸天在后面深沉的笑着。林行过来了,在他的后面看着他说:“你这样培养他们,总算收到了成效了啊!这群小鹰,总有一天,会成为一群直击长空的雄鹰的,只是要时间的问题。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有了团结的概念了。哦,对了,有一个任务,要一个突击队去协助特种部队抓捕要不,就让这群小鹰们去吧?”葛霸天没有回答他,只是大喊:“不用跑了,立刻过来!”不一会,八名突击队员都来到了葛霸天的面前,葛霸天看着他们说:“现在有一个任务,是协助特种部队抓捕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你们可以做到吗?”“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很好!现在,去准备,等待命令的下达!”于是,下一秒,雄鹰特别突击队的八名队员,就像土匪一样冲进了枪械室。。。。。。  今天的天气,不算太好,也绝对算不上太差红海市特警支队的飞机场前,八名全副武装的突击队员站成一排,他们,就是特警突击队的新生力量,雏鹰特别突击队,他们今天将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协助特种部队抓捕这个任务,算不上特别难,但是也是一次不小的行动,大队长葛霸天在进行队员:“勇士们,还记得你们的誓言吗?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你们这一次去,就是去履行你们誓言的,祖国和人民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回答我,你们怕吗?”“不怕!”“你们这样的状态,我很满意 希望不是装出来的。祖国和人民在需要你们,他们在召唤你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登机!”随着大队长一声令下,八名突击队员以整齐的队形登上了直升机。

  “哇,好久没有与我的兄弟们并肩作战了!”何天阳一脸兴奋的说。

  旁边的突击队员们听了这句话不乐意了。龚兴阳说:“我去,剑齿虎,难道我们不是你的兄弟吗?你这话什么意思?嫌弃我们是不是,我们白跟你那么久了啊?”

  “呃。。。。。。那个什么,凤凰啊,那个我是一时兴奋,没有注意,你们当然是我的好兄弟了,对不对?只是好久没有看见我特种部队的队员们了,这一次,我们终于又要一起并肩作战了!”何静雨看着何天阳这样的样子感觉甚是喜爱,于是,何天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何静雨直接一把拉着,然后,一口亲在了何天阳的脸上。

  “咦。。。。。。你们两个啊,没看见这边还有人吗?当然,你们两个是亲姐弟,但是,你们两个。哎呀!”突击队员们笑了起来,何天阳不好意思的躲在了何静雨的怀中,突击队员们又哄笑起来,这一次,飞行员也看见了,转过来打趣何天阳:“小弟弟啊,平时看你就像一个机械战警一样,但是实在没有想到啊。”听到了飞行员说了这一句话,就连何静雨都不好意思了,笑骂着飞行员。就这样,雏鹰特别突击队乘坐的直升机上一直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伴随着这样的笑声,他们来到了特种部队。

  一看到特种部队专属的绿色,何天阳就兴奋了,这个就是自己曾经待过的特种部队啊!终于又回到了这个军营,这个绿色方阵,自己的家。

  何天阳正在抒情着,突然从指挥室里面出来了一位大校,是大队长,而且也是何天阳和何静雨的爸爸。

  大队长一出来,就看见了何静雨,根本就没有了一个大队长的样子,直接就忽视了何天阳,跑到了何静雨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一旁的突击队员们看得目瞪口呆。苟建林一脸惊讶的说:“这个何静雨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这可是我的大队长啊!”苟建林曾经也是这支特种部队的,但是他不知道大队长和何静雨姐弟的关系。

  听到了苟建林的这句话,大队长转过身来,看见了苟建林,他对这个人还是有点印象的,知道他曾经是自己的部下,就骂到:“妈拉个巴子的,你小子穿上了特警的衣服就了不起了是不是?我告诉你啊,她是我的亲女儿 找到了吧?”除了何天阳,其他的六名突击队员都惊讶的看着何静雨,没想到何静雨有怎么个老爹。一旁的何天阳还是特别怕自己这个老爹的,只敢小声的叫了一声:“老爹。。。。。。”大队长转过来看见了何天阳,说:“你小子,不错呀,啊,去了特警。本事也不知道有没有长进,待会跟我去训练场,我要看看。”听了大队长的这句话,何天阳的脸色变了变,他了解老爹,一旦老爹这样说了,恐怕没有什么好事了。一旁的何静雨听了这句话,嘴嘟了起来,朝着大队长就说:“好啊老爹,你可以啊,长进了不少啊,这样骂弟弟,等到什么时候我一定要去告诉老妈,你死定了。”大队长的脸色变了,丝毫没有之前的霸气了,笑着说:“乖女儿啊,我错了。我不敢了,你千万不要告诉你妈妈啊,要不然她还不跟我拼命啊?”何静雨听了,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劈腿就招待过去了,大队长这个特种部队的大队长也不是盖的,他也是枪林弹雨中走过来,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人,反应特别快,一躲就躲过了她的攻击,但是紧接着何静雨的拳头就过来了。虽然大队长真正的打起来,何静雨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是何静雨是他的亲女儿啊,他也不敢下手,只是躲闪着,何静雨也是抓住了大队长的这个心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怎么样也伤不到自己这位老爹的,就连连攻击,大队长也是连连躲闪。

  何静雨一个扫堂腿过去,大队长躲闪不及,被打到了,正要翻的时候,一个身影就闪现在他的后面,扶了他一把,他才总算是找到了平衡,这个人自然就是何天阳。大队长站稳了以后,哭笑不得的对一脸笑意的何静雨,说:“丫头,你也不先告诉我一声,让我又一个准备啊?这把老骨头经不起你的折腾了呀!”何静雨给了何天阳一个眼神,何天阳“啪”的一个立正,一脸严肃的说:“对于敌人,我们不能给他们有反应的余地,一定要一击必杀。”“你小子啊,用我说的话来反驳我 可以啊?闺女,你进步不小啊?好了好了,吃饭了,从小就知道我闺女是个标准的吃货,这次我特意让炊事班做了好菜,吃完了以后我们去见你们的战友。”说完,搂着何静雨和何天阳进去了,突击队员们赶紧跟上。  在中国某军区特种部队的一个绝密的房间里面,八个身穿特警服的突击队员和七个身穿特种部队服的特战队员正负手而立,他们的面前,特种部队大队长严肃的站着,他的身后桌子上放着一些东西。

  “你们这次的的任务,就是抓捕这个人,”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照片,“现在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这个从境外请来了一伙高手,这个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高手。这次我们请来了特警突击队的同志们,就是为了这个。”

  “雇佣兵?”

  “对,就是雇佣兵。他们的危险,你们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他们这一次来的,都是外军退役的特种兵,他们都是精锐,你们一定要小心。”

  “报告大队长,我们也是精锐。”

  “我相信你们。大家都是顶尖的突击队员,你们也都是经历过战斗的。战前动员,在你们参战之前,都已经完成。勇士们,你们准备好为祖国和人民牺牲一切了吗?”

  “时刻准备着!”

  “好,准备,十五分钟以后出发!”

  队员们都回头去准备去了,擦枪的擦枪,验枪的验枪。十五分钟一到,队员们都站了起来,标准的持枪姿势。大队长从外面走进来,向队员们敬礼,队员们同时行持枪礼。

  “登机!”大队长高声喊到。

  随着最后一名突击队员登上一架绘有特种部队的标志直升机,直升机开车完毕。机下,大队长正在向着直升机敬礼。

  “看看吧,兄弟们,这是他的资料,记住了。”

  “嚯,这个人不简单啊?这样的案件,判他个几百次死刑都不够啊?厉害,真是厉害。”特种部队的代号为太阳的特战队员说。

  “废话,要是这个人不厉害,怎么可能要特种部队和我们一起行动?”

  “对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这次的行动,特警突击队的同志们也跟我们一起行动。你们的队长,曾经是我的兄弟。祝愿我们这次,精诚合作。”

  “队长,精诚合作。”

  队长代号为山鹰,他看着突击队员们,说:“按照我们陆军特种部队的规矩,来吧。”说完,他身边的突击队员们都俯身抱在一起说:“同生共死!”队员们一起低吼到:“同生共死!”接着,看完了资料,大家都闭上眼睛睡觉了,只有何静雨和上官雪雪睡不着,透过眩窗往外看着,何天阳感觉到了两个姐姐没有睡觉,就过来坐到了她们的身边说:“姐姐们,你们怎么了,快睡一会吧,等一下到了任务区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也知道,开始,我们真的睡不着啊?怎么办呢?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没有后援的行动,我们还是有点紧张的。”“哦,就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没事的,真的没事的,要不然,你们抱着我睡吧,你们要相信自己。”“嗯,好。”说完,何静雨抱住了何天阳,闭上了眼睛。何天阳亲了上官雪雪一下,上官雪雪笑笑,也睡了过去。何天阳在何静雨的怀中,却久久都睡不着,因为他闭上眼睛,就会想到自己曾经执行任务时的一点一滴,他一想到硝烟和鲜血,就睡不着了。但是,做为一个职业的突击队员,他知道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于是,他就闭上眼睛,也算是闭目养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何天阳感觉到直升机不在行驶的状态下了,而是在空中悬停,他睁开了眼睛,发现大家都已经醒过来了,正在做准备。何天阳叫醒了上官雪雪和何静雨,这俩丫头睡的很沉啊,何天阳给了她们口香糖。

  随着突击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的从直升机上面下来,直升机也走了,太阳用手势告诉何天阳,把突击队员分为2队,纵深穿插,到2356地区汇合。何天阳同意了,带着自己的特警突击队员走了。一路上,突击队员们都没有遇到什么问题,顺利抵达了2356地区,但是特种部队突击队还没有到,何天阳通过耳麦与他们联系。

  “太阳,太阳,我是剑齿虎,我们已经抵达了2356地区。完毕”

  不一会,太阳回到了他。

  “好,我们正在朝2356地区赶去,我们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完毕”

  “严不严重,要不要我们支援你们?完毕”

  一会,特种部队突击队也来到了。队员们坐在地上吃着野战干粮,太阳和何天阳讨论着行动计划。

  “白天我们机会不大,所以,我们只有晚上动手了。”

  “好,现在是17:00,我们五个小时以后行动。”

  何天阳抱着自己的95式突击步枪,因为他现在还是做特警突击队的队长,所以还是第一突击手。

  看着自己手中的这把自动步枪,它是那么的威武,骨子里透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威严。何天阳抱着自动步枪,睡了过去。

  何天阳恍恍惚惚听见了何静雨的一声尖叫,他以为是有情况,于是直接跳起来,手持的自动步枪瞬间上膛,但是他看见的,就是一条蛇正吐着红芯子朝何静雨游过去。这条蛇没有毒性。何天阳松了一口气 ,摘下腿上的匕首飞了过去,那条蛇瞬间毙命。何天阳无奈的看着何静雨,他知道何静雨是在城市中作战,没有见过这样的蛇。他对何静雨说:“姐姐啊,我们这是在敌后啊,随时有可能失去生命。”何静雨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何天阳,然后,一把拉过来抱着,哭了一会,就沉沉的睡去了。

  22:00到了,十五名突击队员们全副武装,按照他们拟定的作战方案,兵分两路,纵深穿插。

  他们来到了的领地。特警突击队在正前方,正面突击,特种部队的突击队在后面,从后面突击,一切准备就绪,就是狙击手一定要消灭掉,狙击手是所有步兵的克星,包括狙击手,所以,狙击手正在寻找着敌方狙击手的位置,在找到他们之前,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随着狙击手的一声枪响,突击队员们全部冲了出来,一枪撂倒一个敌人。正当突击队如鱼得水的时候,突然,从里面冲出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应该就是雇佣兵了。这些雇佣兵,至少有几个突击队,是我方的好几倍的兵力。这时,何天阳听见了隐隐有直升机的螺旋桨的声音,知道低估了敌方的实力,也知道这次的任务不可能完成了,于是,毅然决定,自己断后,掩护队员撤退。他下达了撤退的命令,队员们都陆陆续续的撤走了,何天阳一个人在孤军奋战。突然,子弹打完了,他拿出手枪,打光了几个弹夹,剩下最后一颗子弹的时候,他毅然拿出了匕首,飞了出去,接着,拿起了手枪,准备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的时候,一名雇佣兵突然开枪打中了何天阳的手,惯性使得何天阳手上的枪飞了出去。看着雇佣兵们包围了过来,他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