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66章 何父出事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931 2017-01-29 13:57:50

  最后关于周家接下来的打算,就是何青莲出资重新购买纺织装备,由他们继续管理,但是何青莲必须是最大的股东,周府自然没有任何异议,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何青莲从周府出来,便上了回府的马车,途中经过父母住的地方,便中途下了车,吩咐赶车的人稍等片刻,便来到院门前,负手叩门。

不一会儿,传来大门“吱呀”的开门声,门里只是出现了她弟弟一个人的身影。

何青莲疑惑地问道:“弟弟,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爹娘去哪了?”

何弟见是她姐姐来了,便很高兴地说道:“姐,快进来,进屋里说。”

何青莲抬脚进入大门,并四处看了看,发现她爹娘真的不在,而这个时候,传来了她弟弟的声音:“姐,你就别看了,爹娘去乡下了。”

何青莲还在纳闷,她弟又耐心地解释道:“就是我们曾经住的乡下。”

何青莲顿时恍然大悟,不过更不解了,疑惑地问道:“爹娘还去那里做什么?”

何弟微微一笑,说道:“爹娘说现在日子虽然越来越好了,但人不能忘本,曾经在乡下,受到乡亲邻里的帮助,如今日子好了,便去看望他们了。”

何青莲听了,微微笑了一下,便点头赞同道:“如是甚好。只是爹娘冒然前去,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害我担心。”

何弟也跟着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何青莲也知道该是走的时候了,便站了起来,叮嘱了一句:“若爹娘回来,记得给我报个信,我先走了。”

……

这已经是何青莲的爹娘离开的第3个月了,还没有等来他们回来的消息,何青莲开始着急了,当她又多等了几天以后,还是没等来消息,便再也等不住,匆匆赶到曾经的住宅。

当何青莲见到她弟弟的时候,原来她弟弟也急得要命,两人相坐在桌边无言半晌后,最后她弟弟似乎下定了决心,深吸口气,才说道:“姐,让我去跑一趟吧,总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何青莲听说,便也知道只有这个办法,便叮嘱了几句:“路上注意安全,无论天大的事,有姐顶着,快去快回,姐等你的消息。”其实,何青莲也心里没底,她总有一种预感,爹娘可能出事了,心里的害怕,最后被那仅存的一点希望勉强压下去,不然这个时候早就乱了阵脚。

这次她弟弟去了,便很快就回来,并且带回来了他爹娘的消息,何弟看见何青莲后,红着眼睛回道:“姐,爹出事了,有次,爹被村里的人相邀去山上踩药,不小心摔成了植物人。”说完,眼泪流了下来,那可是他的亲爹啊,是真的担心。

何青莲听到这个坏消息,怔住了,差点没站稳,手都有点颤抖,她的眼泪不要钱地流了下来,她不敢相信地问道:“爹好端端地,怎么会摔成植物人呢?”

何弟此时已经泣不成声,擦了下眼泪,哭道:“姐,爹该怎么办啊?”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除了无助地哭泣便别无他法,现在只有求救被誉为神医的姐姐了。

何青莲激动过后,现在已经冷静下来,看着她弟弟问道:“爹还在村里吗?”

何弟忙点了点头,道:“爹因为不能移动,便一直在村里的家里面躺着,因为村里偏僻,连大夫都请不到。”

何青莲闻言,又急又担心,恨不得马上回去,可是现在她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等她一切安排妥当,也是半天后了,赶到乡村的时候,已经到晚上。

本来以为,晚上会很少人,可是仍然有些邻里乡亲晚上来串门的,这让何青莲很感动,并决定等爹好了之后,便改善村里的经济条件。

何青莲来到她爹所在的房间,简单地跟村里的人打了个招呼便来到床前坐下,看见日渐憔悴消瘦的爹,毫无感觉地躺在那里,何青莲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母亲也好不到哪里去,整日对着躺在床上的何父以泪洗面,见何青莲在流泪,便解释说道:“你爹变成这样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醒来。”

何青莲也眼露担忧,她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治好,毕竟这是植物人,非同小可。

何青莲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还是照常施了一遍针,什么事要等到明日再说,因为这里也没有中药。

一夜很快就过去。

第二日,天刚亮起,晨光冉冉,何青莲便背着小竹篓上山采药去了。

沿着曾经熟悉的小路上山,似乎又回到了当时采药的充实时光。

一段时间不见,山里的草药又遍布满地,何青莲从背篓了拿出来了挖草药的小锄头工具,用小锄头轻轻刨开地上的泥土,很快便露出一株草药的根茎,何青莲轻松地放进了背篓里,如是这样,何青莲一路采上去。

傍晚时分,何青莲下山,路过一家邻居的草胚房的时候,正好那家人正在吵架。

“你还是不是男人,我家宝儿都快饿死了,你只跟我说等等,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再等下去,宝儿死了我也不活了。”然后传来妇人嘤嘤的哭声。

何青莲已经走到了近前,便看见被妇人骂的男人此时闷不吭声,愁眉苦脸的样子,何青莲知道这一家正是桂花嫂子家。

何青莲听到,便只好走上前,问道:“嫂子,怎么了?”

桂花嫂子看见何青莲过来了,便忙止住了哭泣,擦干了眼泪,上前来,对何青莲说道:“让你见笑了,还不是穷给闹的,我家当家的太没用了,连一家子都养不活,可怜我家宝儿还在嗷嗷待哺,可是家里已经短粮几天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说完又要去擦眼泪。

何青莲听完桂花嫂子的话,终于是明白事情的原委,原来是穷给闹的,不过这对于她这么一个富婆,倒不是难事,如果给钱,这是治标不治本,所以她得想办法帮助贫困乡村发家致富。

想到这,何青莲对着桂花嫂子笑道:“嫂子,你也不用担心,今晚,就到我家吃饭吧。”

桂花嫂子,忙推辞,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总不能次次去蹭饭吧。”

何青莲听完,笑着挽起桂花嫂子的胳膊,道:“嫂子,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有办法,不会让你靠蹭饭过日子的。”

见桂花嫂子还要推辞,便皱巴着鼻子,假装不高兴地说道:“你不吃,还要顾着宝儿吧。”

说完,果然,桂花嫂子终于妥协了。

何青莲见桂花嫂子答应了,便高兴地跟大叔招呼了一声,然后他们一家人就跟着何青莲去了她家去了。

何青莲还没到家门口,就远远地喊道:“娘!你看谁来了?”

何母很快就迎了出来,便笑道:“哟,是桂花一家啊,快进屋。”说完上前来挽住桂花的手臂,桂花忙笑回:“都这么晚还来打扰你们,我们还厚着脸皮来你们家蹭饭吃,都怪不好意思的。”

何母挽着桂花的手臂,已经走进了院子的大门,闻言,便不依道:“说哪的话,大家乡里乡亲的,有事帮个忙,不打紧的。”

何母去招呼桂花一家去了,何青莲却不敢闲下来,忙背着竹篓进了厨房,把竹篓放在一旁,便从里面取出几味药材来,洗净,然后拿出煎药灌洗干净,便把药装入,加了点水进去,把炉子里加了点黑碳,生起了火,便拿了把蒲扇坐在一旁守着,一想起爹的病,便仰天长叹了口气,爹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何青莲一只手机械地扇着扇子,坐在凳子上发呆,直到她娘亲走进来,才惊醒了她。

她忙站了起来,来到她娘亲前,笑道:“娘,你怎么进来了,桂花嫂子一家呢?”

何母摆摆手,道:“他们还在吃呢,我是进来换你去吃饭的,待会都凉了,就不好吃了,快去吧。”说完,就要来拿她手里的蒲扇,何青莲躲了过去,拦住她笑道:“娘,这药还有一会就好了,你先去吃吧,我在这里就好。”

何母知道拗不过女儿,便叹了口气,叮嘱了一番,才出去。

何青莲稍微再等了一会,觉得药已经好了,便先去拿了烧水壶装满水过来,先放在一边,然后拿起湿布取下来药罐,放在灶台上,滚滚水气袅袅飘起,何青莲把烧水壶放在余了点碳火的炉子上继续烧水。

把中药倒出,放在一会亮凉。然后才转身出了厨房,来到院子里,远远地就看见,桂花嫂子一家吃饭简直狼吞虎咽,何青莲有点心疼,走过来,摸了摸桂花嫂子怀里的宝儿,向他们一家,说道:“你们慢吃点,小心噎着,饭菜不会跑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