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38章 替香妃诊断病情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035 2016-10-03 18:32:39

  何青莲是个闲不住的,可是最近又闲得慌,便进宫去看香妃娘娘了。

她还惦记着香妃娘娘的身体健康呢。

香妃娘娘一听到她要来的消息,便早早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不一会儿便在院门口看见了何青莲的身影。

香妃忙迎了上去,携住她的手,笑道:“难得青莲这次能进宫来看我,快快里面请。”

何青莲自然脚步向前跨越跟随着她进去,甭提多开心了。

她们在院落中坐好。

此时刚过午时,阳光正好铺满了整个院落,让院落的花园渡上了一层金光,慵懒而惬意。

何青莲仔细瞧了瞧香妃的脸色,发现她的脸色更不对劲了,眼里装满了担忧。

香妃似是看懂了她的心思,便安慰道:“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对于生老病死,看得也开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能活这么些年,也够了。”

何青莲如果不知道她的故事,可能还会有一些感慨,可是既然她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她断然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她理解香妃现在的苦衷,她是觉得自己失去了心中的挚爱,此时又得了病,便变得生无可恋了。

可何青莲是一个不轻易服输的人,她安慰道:“香妃娘娘不必自暴自弃,凡事看天,成事在人,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要放弃,任何一件事情的成功,都不是偶然,而是别人付出了人们难以想象的努力和汗水,努力还有希望,不努力,那只能坐吃等死。”

香妃娘娘深表赞同,点头道:“你说的是,可是,我们拿什么跟皇上抗衡,除非他下台了,我才有出头之日。”

何青莲道:“这个你倒不用担心,我和九王爷自有对策,现在皇上只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只是收拾他还不到时候,现在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

香妃闻言,顿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心思活了,连对待自己的病情的心境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变得焦急起来。

香妃娘娘对何青莲恳切地道:“还请青莲为我治好病,我不想就这样早早地离开人世。”

何青莲却‘呸呸’呸了两口,道:“尽是说些不吉利的话,放心吧,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就算是阎王下了通缉令,我也有办法从他手里抢回人来。”

她的这句话逗得香妃娘娘噗嗤一笑,道:“知道你厉害。”

眼下之急,就是治好香妃娘娘的病,何青莲不敢耽搁,立马诊断起来。

何青莲伸出手在香妃娘娘腕上号起脉来。

过了一会儿,何青莲才收回了手。

香妃娘娘马上问道:“怎么样,我的病情还好吗?”

何青莲略一思索,才道:“你的脉象很虚弱,气血两亏,身体的疾病主要是表现在虚浮上,是中了一种慢性毒引起的。”

香妃娘娘一听说自己中了毒,立马急了,脸色因为急切也变得越发苍白起来。

何青莲忙道:“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你的香味体质本来是好事,证明你体质特殊,是一种罕见的能散发出香味的体质,只是这种体质难得,你又处在这种尔虞我诈的后宫中,难免被有心人惦记并加以陷害,所以你身上的香味由原来的好事变成了别人下手的入口,到后来变成迎来灾难的导火索,所以,你的病症就在你身上的香味上。”

何青莲说了一大堆,香妃娘娘听得云里雾里,只能讷讷地道:“那该怎么办?”

何青莲略一沉吟道:“身体能散发出香味本是一种好事,但若变了味,沾染了些毒气,反被人体吸收,那就成了一桩坏事了,所以,你旁边一定是多了一个毒气障。”

“什么?”众多奴婢惊呼一声。

香妃也是震惊的神色,道:“那会在什么地方呢?我的屋里都是由我可信的贴身奴婢在打理,是我娘亲家陪嫁的奴婢,这应该不会有错。”

何青莲皱眉深思,突然瞥见香妃娘娘腰间的香囊,立马皱眉问道:“这香囊袋子从何而来?”

香妃立刻回道:“这是我娘亲在我入宫前送给我的平安福,里面加了点香料。”说到这,她脸色一怔,立马看向何青莲,脱口而出:“难道问题出现在这个香囊上?”

何青莲点点头,给出了回应。

香妃娘娘脸色顿时苍白如纸,颤声哭泣道:“我娘亲绝对是不会害我的。”

何青莲神色微凛,忙解释道:“香妃娘娘别误会了,我是说这香囊有问题,并不是说令母会加害于你。”

香妃娘娘忙止住了哭泣,疑惑问道:“那是为什么?”

何青莲道:“令母买的香料被人暗中做了手脚,只是她不知道,才把这个有问题的香囊袋做好之后送给了你。”

香妃娘娘闻言,顿时扯下了那个平时视若珍宝的香囊袋,扔在了地上,好像拔除了一个毒瘤似的,吩咐下去:“来人,把这个香囊袋处理了。”

立马有一奴婢领命上前来,捡起那个香囊袋就立马退下去了。

香妃娘娘在心理作用下,顿感轻松不少。她忙向何青莲笑言谢,“青莲,这次多亏于你,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在我母亲送给我的香囊袋上做手脚,那人应该知道我会常带在身边,才出此下策的吧。”

何青莲抿了一口茶,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不过,虽然解决掉了病原,你的身体还需好好调理,毕竟亏损较大。”

香妃娘娘虽然心里也有些担心,但总算是有了着落,不像之前身在危险中还不自知。

何青莲道:“我写个方子给你,你以后就按照这个方子来取药调理身子。”

香妃娘娘立马吩咐上笔墨纸砚。

笔墨纸砚很快就上来了,何青莲铺开白纸,在纸上落下她娟秀的小字,很快,一个处方就写完了,交给了香妃娘娘的贴身奴婢。

何青莲呼出一声,笑道:“香妃娘娘,想必今晚就可以熬一剂药喝了。今天也出来很长时间了,我该回去了。”

香妃娘娘本来想留她吃饭,不过她既然这样说了,只好亲自送她出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