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34章 与香妃一见如故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3043 2016-09-29 15:26:02

  皇后的脸一沉,严厉地道:“你可知违抗皇命该当何罪?”

那位妃子见事态不妙,便连忙劝解道:“青莲,凡事不可鲁莽,有话好好说。”

何青莲深吸口气,缓声道:“这银子谁都不嫌多,何况这是我研发出来的,赚钱的路子来历很清楚,不觉得违反了那一条皇家规定,而你们皇家想将我的赚钱法子占为己有,这跟民间作恶的强盗有什么区别,就因为你们权位高中,就可以明着抢吗?”

皇后娘娘本来以为可以利用她的善心来打感情牌,倒没想到这一层,说什么她们皇家跟民间的强盗一样,这让她最不能忍受,于是,颤抖着手指指向她,怒道:“你竟然敢把皇家跟那些卑贱的强盗相比,你简直是轻蔑和侮辱皇家的威严,来人,把她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那位妃子顿时着急起来,她忙站起来,拦住那些上来的奴才, 轻声软语劝解道:“皇后娘娘息怒,我想青莲也不是那等不知礼数的人,容我劝劝她,再做定夺也不迟。”

皇后娘娘把这位妃子放在眼前,其实就是希望她在自己劝解何青莲中起到作用,现在她既然这么说,便毫不迟疑地点头,道:“那你带她下去说吧,什么时候有了结果,什么时候来回话,越快越好。”

香妃应了声‘是’,然后领着何青莲下去了。

香妃把何青莲领到她的院落中,在院落的凉亭中坐下,奴婢们一一端上来一些点心,和茶水,便退在一旁。

香妃先笑道:“青莲,来皇宫的次数应该很少吧。”

何青莲抿了口茶,润润喉,把刚才在皇后娘娘那里所受的气全都疏散了去,呼吸准算是通畅了。

她笑道:“这已是第二次进宫了。”

香妃似乎觉得两个人很有缘,见何青莲这样亲切,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便笑道:“若无事的时候,可以常来我这玩,我一个人呆在宫中也闲得无聊。”

何青莲笑眯眯地应下,随即脸色微正,道:“香妃年纪轻轻,怎么脸色出现不健康的蜡黄呢?”何青莲因为投缘,倒也没怎么注意自己的用词,只是实话实说。

香妃闻言,脸色一黯,垂眸道:“我也不知道什么病,看了好多大夫都束手无策,这一切还来源于我身上的自然香味,不知怎么的,身体就虚弱了下来,连怀胎都难,眼看着其他嫔妃都已有了自己的骨肉,可偏偏我就……”

何青莲脸色一凛,轻语劝道:“香妃娘娘,别急,我身为大夫,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的。”

香妃娘娘闻言,拭去了泪痕,脸上没有过多的惊讶,仿佛预料之中一样,脸色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我知道青莲是一个很厉害的大夫,而且我也相信青莲对我的病症一定会有对症之策的。”说完,轻笑看着她。

她的温柔之色,正对何青莲味口,正中下怀,便浅笑回:“这还得从长计议呢。”

香妃娘娘若有所思,道:“我的病也拖了这么久,并不急在一时,倒是皇后娘娘的提议,你有什么对策?”

何青莲用手撑着下巴,锁眉苦思,道:“就按正常程序来吧,反正已经跟他们结了死结,也不再介意多一缕。”

说完,拿起盘里的一小块桂花糕塞进嘴里,细嚼慢咽起来。

香妃对此也是六神无主,不过还是道:“我所了解的皇上可不是什么宅心仁厚之人,有关于自己的利益,更是分毫不会退让的。”

何青莲吃完桂花糕,用帕子揩了揩嘴角的糕屑,才皱眉道:“既然他这么坏,你为什么还嫁于他为妃?”

香妃闻言,眼泪瞬间蓄满眼眶,哭泣道:“我能有什么办法,皇命不可为,不喜欢又能怎样,就算我已有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恋人,他也不放过,狠心拆散我们,但谁叫我们低人一等呢,这都是命。”说完,擦拭了泪痕,静静地看着何青莲。

何青莲听了,才知道这香妃娘娘竟然还有这样一段故事,顿时满眼喷火,怒道:“这皇帝老儿竟然仗权欺压百姓,实在是可恶,他所读的经书,都喂了狗去,良心何在?这跟民间的下作强盗有什么区别,就因为他有权有势,就可以这样为非作歹吗?这种风习传扬出去,天下岂不要大乱,这样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居心何在?”何青莲气愤得说了一大通道理,让香妃娘娘震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还有人不畏惧强权,敢这么直言不讳的,还好这是在她院落说的,不然传扬出去,对她肯定不利,虽然不至于掉了脑袋,但因为得罪了皇权,是被人看不起的,别人只会避她如瘟疫。

于是,她忙劝道:“青莲,此话可不能到处乱说,是要杀头的。”

何青莲扁扁嘴,道:“这年头说真话都不能说,果然有个昏君老儿,大家都别想安生。”

香妃轻叹一声,道:“自古都是这样过来的,大家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倒是你说出来的这些,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何青莲撇撇嘴,显然不想就此放过,又继续辩解道:“所以,自古除了孔子那些大人物,就没见过像样的让人舒服的一个人。”

香妃轻叹一声,一时无语。

何青莲觉得自己已来了些时,便打算回去了。

李天佑自然还等在当地,见何青莲出来,脸上并无异色,心下稍宽,上前来笑道:“看你脸色不错,这次相谈甚欢?”

何青莲越过她往马车边走去,一上了马车,才嘟囔一句:“有什么欢不欢的,还好认识了一个很投缘的娘娘,不然被皇后那副惺惺作态的嘴脸要怄到什么时候?”

李天佑也跟着上了马车,笑道:“既然这么不喜欢,那就少去皇后娘娘那了。”

何青莲看向他,正色道:“你有办法?”

李天佑坐在她身旁,搂着她,才笑道:“办法自然是有,这天下唯一可以博了皇命的人就是我,你既然不想去应付,就全都交给我吧,他们不敢拿我怎样的。”

何青莲闻言,立马来了精神,神色也精神了许多,笑道:“早就该如此妈,害我在皇后娘娘那多受了两回罪,幸好认识了个香妃,这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李天佑听她两次提起这个香妃,便也上了心,笑道:“你所提的这个香妃,可是皇兄的第七个妃子,闻言,她身体状况不好,一直都很难有子嗣,虽然性格很好,现在过得却比冷宫中的那些妃子不会有多好,传言她入宫之前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她跟那位恋人可谓情投意合,两情相悦,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一直成为市井间的一段佳话,可惜好景不长,那香妃却被偶然路过的皇上瞧见,便横刀夺爱纳她为第七个妃子,因为身上有种奇香,便赐予香妃这个名号。”

何青莲对于棒打鸳鸯的皇上,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有些无能为力,最后只好道:“你最好快点打败那个皇上败类,让他当皇上,简直玷污了皇上这个称号。”

李天佑淡笑不语。

何青莲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问道:“香妃的初恋后来哪去了?”

李天佑闻言轻叹一声,道:“被派去边关了,长年累月的守在边关,不能回来,他叫杨成军。”

何青莲恨恨地道:“记得你当了皇上后,一定地让分散的他们重归旧好。”

李天佑默然不语,更换皇位,说得轻巧,可真正实施起来到底有多难,没有经历过,是不可能知道的。

不过,他还是承若,道:“好。”

他暗暗发誓,对于何青莲的愿望,不管有难,他都会帮她实现,爱她一生,就是他此生活着的目标。

由于何青莲用的花儿还是从她原来建立起来的那些果园里,跟农民们买来的,所以这对于生意荒凉的村民们纯属意外之喜,那些何青莲本就栽种好的各色花朵,全都被何青莲买来入库。

那些花朵制作出的胭脂水粉,涂在脸上,娇柔白皙的肤色中透露着粉红,可谓人比花娇,风轻轻拂过,便一阵清甜的香风从旁人的鼻尖拂过,沁人心脾,让用的人对此满意得爱不释手,让闻的人恨不得多闻几下。

京城中从此掀起了一股胭脂水粉热潮,都成了闺中小姐热捧的东西,让美女们越美,让丑女们更是挤进了美女的行列,正所谓一白遮百丑,就是这个道理。

第一批货很快就断货,市场供不应求,何青莲便在李天佑的帮助下,加赶第二批货的上架。

对于馨香一系列的护肤品,买到的人沾沾自喜,没买到一听说还有后续出货,便都早早地预定了。那一系列的预购名单,让何青莲都吓出一条冷汗,她这才发现京城人口也不少啊,在这上面的名簿中,男的女的都有,足足上了百万人口,让何青莲不禁惊叹,京城人口真多,这还是一部分人士,要是全都算起来,那人口数之多,可不是她能想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