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32章 皇后娘娘宣见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981 2016-09-27 13:07:17

  他们的互动,让像个第三者坐在一边的梦雪,眼里喷火,本来就是个不能忍的主,现在自然不会无动于衷,道:“何青莲,你还要不要脸,还有我这个外人在场,你们就亲亲我我好上了,想要秀恩爱,麻烦躲起来再秀,好不?”

何青莲背靠在李天佑的肩膀上,仿佛不受她的话的影响,悠闲地说道:“你也都说你自己是个外人了,权当你是空气了。谁叫你自己硬要上我们的车的。”

“你……”梦雪现在愤怒到了极点,特别是在一旁一直脸带微笑的李天佑,对她坐视不管,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没想到何青莲不仅有一手的本事,连口才都这么好,真是毒舌毒死人不偿命。

梦雪哭着向李天佑诉苦,道:“天佑哥哥,你就由着她这样欺负我吗?她太过分了。”

李天佑闻言,收敛了笑容,道:“你不去招惹她,她又怎么会说你,还是安分点吧。”

梦雪却是一心想要赢何青莲,不仅在嘴巴上,在心上了也要赢了她,得到李天佑。

李天佑转而看向何青莲,笑道:“回去后,搬进我府上住如何?”

何青莲不在意地道:“好啊,只要不耽搁我做生意就好。呆得近了,也更好地看着你,不然哪天你被人拐跑了,我向谁哭诉去。”

李天佑失笑道:“我好端端的,怎么会被别人拐跑呢,要拐跑,那个人也是你。”

何青莲笑笑道:“这样最好。”

时间就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言,在梦雪含怒的眸中度过。

半个月后,他们如期而至,到达京城。

何青莲想了想,既然她要进王府,还是不要带上自己的亲人,等自己稳定下来,再带上他们也不迟。

对于搬去王府,何青莲也找了个借口,糊弄她的亲人就过去了。

李天佑也不吝啬,专门拨了个宽大,景色也优美的院落给何青莲。

而何青莲在古代的活动,在现代简直就是个宅女,她总是喜欢呆在自己的书房看书,研究那些书籍上的知识,好让她赚钱的本领多一条出路。

没事,闲下来,练练字,抄写些经书,这样即可怡情养性,又巩固了自己的知识,一举两得,何青莲对此也很满意。

经过大半年的时间,何青莲的闺誉风波总算是过去了,京城也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自从何青莲搬来了以后,李天佑天天往这跑,让梦雪看得干瞪眼。

这天,皇后娘娘不知什么风给吹的,竟然宣旨要见她,何青莲不得不进宫。

李天佑一直把她送到皇宫门口,才罢手,何青莲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回首紧张地看了一眼李天佑,李天佑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道:“去吧,放心,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何青莲这才稍放了放心,在等候在旁的宫里太监的引导下,来到皇后娘娘面前。

她曲腿跪下向皇后娘娘行礼,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皇后娘娘让她起来,待看清里面的情行的时候,竟然发现梦雪也在,而且她就坐在皇后娘娘身边,皇后娘娘还亲昵地拉着她的手,浅笑交谈。

这一幕,何青莲看得眉头不由得一皱。

皇后娘娘见时候已到,便淡淡地道:“起来吧。”

何青莲忙谢恩,站了起来,虽然对皇后娘娘不感冒,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废,不然这传出去,那她的名声却是彻底臭了。

皇后娘娘看着何青莲,主动问道:“你就是那个何大夫?有一身的高明医术,还会种田经商?”

何青莲坐在下手的一张椅子上,闻言,立马颔首回道:“正是民女何青莲,对于那些民间的谣言,民女不敢当,权当一些笑话罢了。”

梦雪似乎在皇后娘娘这里很得宠,说起话来,也是毫无顾忌,本性演出,她听闻,冷哼一声,道:“怎么了,见了皇后娘娘就焉巴了,在我面前不是挺横的吗?”

何青莲对于梦雪的刁蛮却置之不理,权当没听到。

梦雪见此,怒气就上来了,怒道:“大胆刁民,竟然对本千金这么目中无人,想吃板子就直说。”

何青莲这才看向她回道:“梦千金的话句句带刺,我不回答,就是不想顶撞梦千金的,有话好好说,才好说。”

皇后娘娘跟梦雪交换了一下眼神,她们都意识到了这个何青莲不好拿下。

她们本来以为好拿捏住何青莲,可是从目前的情形看,根本不可能。

皇后娘娘只好岔开话题开口道:“你的这一身经商本领哪学来的?”

何青莲正色道:“书上琢磨出来的。”

皇后娘娘露出惊讶的表情,疑惑地道:“我们这些熟读经书,怎么没有这番际遇,看来还是要读活书啊,读死书,没用。”

何青莲正襟危坐,未知可否,皇后娘娘又道:“那你最近在忙什么?”

何青莲的身子一顿,想套她的话,让她说出商业机密,傻瓜才上当,便笑道:“在屋里玩赏一些字画,并没有什么打算。”

这话说得圆满,竟然让皇后娘娘不知说什么。

何青莲清楚,皇后娘娘这是想从她这打听到什么风声,好让她为对付他们做好准备。

李天佑跟李国良的皇位之争,看来是昭然若揭,名闻天下了,这也加紧了皇上维权的步骤。

而李天佑的名声,因为他宽阔的胸襟,爽朗的个性,赢得满朝文武的赞赏,反观皇上,自私自利,不为民着想,已经惹了很多人不满,眼看就要更位变天了。

皇后急,皇上更急。

这不,皇后便要宣这个在皇权争位里举足轻重的何青莲觐见来查看一番情况。

梦雪见皇后娘娘被噎住,便开口毫不客气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你做的那些事情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被她这么一说,皇后便来了精神,问道:“哦,是什么事?”

梦雪讽刺地道:“她叫天佑哥哥派人给她赶制胭脂水粉。”说完,挑衅地看着她。

皇后娘娘却脸色一变,脸色严肃地道:“何青莲,你不是说没有什么动作吗,那胭脂水粉是怎么回事?你可知欺上瞒下该当何罪?”

何青莲吓得一愣,她没想到平日里她没有放在心上的梦雪,会在最紧要关头坏了她的好事。

何青莲虽然心下着急,但还是面色不改地道:“那胭脂水粉还在实验当中,并没有完全制作出来,等研究成功了,自然会对皇后相告的。”

何青莲的话,让本来盛怒的皇后娘娘,脸色稍缓,道:“改明儿研究出来了,拿来我瞧瞧,我们做女人的都离不开呢!”

何青莲暗暗叫苦,这样是被你掌控了,那还了得,她不相信皇后娘娘只是要一份她的胭脂水粉,她必定会收刮了大半部分,才会善罢甘休的。

何青莲就这样满面愁绪地走了出来,见到还等在外面的李天佑,脸色才稍好了点,忙走上前来,笑道:“你还真在这等了一上午啊,要是我被皇后娘娘留午饭,那你岂不是要饿肚子了?”

李天佑笑道:“饿肚子算什么,你的安危才是最大的事,若能保你安好,饿肚子又何妨?”

李天佑把何青莲扶上车,然后自己也上去,两人在马车中做好,何青莲习惯性地靠在她怀里,眯着眼,养神,显然刚才应付皇后娘娘,费了不少精神。

秋天的风儿透过车窗吹进来,外面的景色飞快地闪过后面去,李天佑悠闲地挑起何青莲的一缕秀发,轻声问道:“皇后娘娘有没有为难你?”

何青莲继续悠闲地眯眼,不过还是回道:“当然没有啦,也不看看是谁,我这么聪明能被她抓住把柄惩罚我吗?”

李天佑笑道:“那看来我担心了上午,看来是瞎担心了。”

何青莲翻了个身,把脸朝向外面,更好地享受风儿的吹拂,才道:“谁说不用你担心了,我有几次差点就栽在皇后娘娘手里,得等着你来救呢!”

李天佑虽然心疼,却还是笑问:“哦,是什么要紧的事,让你栽了。”

何青莲顿时满眼睁圆,不高兴地道:“我们制作胭脂水粉的事情,被偶然发现的梦雪说出去了,而我差点得了个欺君的罪名,还好被我说还在研发之中,躲过了这一劫。”

李天佑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以示赞赏,笑道:“人没事就好,至于皇后已知道了这事,我们不打紧,毕竟我们赚钱的法子多的是,特别是你那层出不穷的点子,更是不用放在心上,以后小心一点就是,看来那个梦雪是他们安插在我们之间的眼线啊,我们要小心防着她。”

何青莲撇撇嘴,不满地道:“既然要防着的人,何不直接赶出去,岂不清净些。”

李天佑闻言,却叹口气,道:“青莲,不赶她走,自然有我的苦衷,但你要明白一点,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