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31章 重修旧好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3273 2016-09-26 16:16:05

  何青莲从此便成了大忙人,每天早出晚归,对于农民的耕作非常上心,其实,何青莲想早点把这边的事情弄完,早点回去。

这天,雨幕绵绵,何青莲在王昆明的带领下,去了比较远处的村庄,探查民情。

王昆明一路上不可谓不殷勤,何青莲既没拒绝,也没表现得多欣喜,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

虽然细雨连绵不绝,但何青莲还是一刻不停地赶往田里,仿佛这样,才能缓解她心中的烦闷。

何青莲看着田里岸上,杂草丛生,乱七八糟,不成样,便皱眉对农民说道:“凡事都要从美观出发,如果一切弄得乱七八糟,那你们的忙碌还有什么意义?这岸上的杂草可以不用全部拔除,但也得弄短了,地里的杂草是一定要拔除掉的。”

说到这里,突然远处传来一道女生,“何青莲,你还有心情在这里闲逛!”

梦雪说完,人已经跑上前来,伞都没打,衣服也淋湿了,她向何青莲大吼道:“天佑哥哥,为了你,在屋里疼得翻来覆去,都快要死了,你还在这里陪你的情郎取乐。”

何青莲闻言,整个人都呆掉了,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怎么会,李天佑这几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就得了病不行了呢?

何青莲赶到李天佑房间的时候,就看见李天佑全身发黑的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脑海中还是回忆着梦雪当时的话,天佑哥哥为了能救回你一命,冒着危险前去幽冥谷替你采药,回来还亲手给你熬药喂你喝下去才放心,这还不算,他还叮嘱我们为了不让你担心,不让你受此困恼,让我们不要在你面前说起他所做的事。

一想到这,眼泪唰唰地往外流,他在一角替她受了所有的苦,而她这些天都做了什么,那就像一把刀子一样不断地在本来就病痛的他身上捅刀子,她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伤害了对她这么好的人,她简直罪该万死,也抵不了他身上所受的罪。

何青莲颤颤巍巍地上前,抱住他放回床上去,连别人的帮忙也不要。

她替他把了脉,发现他的身体内有一股气流四处乱串,肆意毁坏着他身体,当下之急就是要把那股外来气流引出身体。

而何青莲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用冰床。

何青莲突然看向知府大人,道:“麻烦知府大人替我准备一张冰床,我要用此床替天佑治病。”

知府大人闻言,连声说是,并把站在一旁的王昆明一起拉了下去。

很快一整块冰做成的冰床就放在地下室一角,何青莲轻手轻脚地把李天佑放到冰床上,大家站在一侧等待奇迹的发生。

令大家没想到的是,才放上去平躺的李天佑,他身子的上空突然就冒出一团黑气,而反观,李天佑的脸色却不见刚开始的痛苦之色,整个脸色显得很平静,似乎睡着了般。

待那团黑气散去,何青莲便命人把李天佑抬回他的房间去。至此,她才完全放松下来,但整个人累得都快虚脱了。

她疲惫地跟在那些人后面,但这点累,相比于李天佑为她做的那些事和所受的伤,便不算什么了。

她来到厨房,取出草药来熬炖,都是些温经通络,修补身体器官的药草,现在用来给李天佑疗伤是最好。

何青莲端着已熬好的药汁,来到李天佑的房间中,相比之前烦乱的他,现在倒是很平静,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显示他的病情还没好。

何青莲端起药碗,舀起一勺药轻轻吹拂,然后喂入他口中,李天佑的病和何青莲的不同,何青莲是因为整个人没有知觉,而李天佑是有知觉,只是处于昏睡当中,所以才可以吞药。

何青莲喂完药,端详着他的脸庞,轻声呢喃:“你好傻,怎么可以这么委屈自己,其实我很在乎你的,只是看到你身旁有个梦雪缠着,才吃醋不理你的,没想到竟然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倘若我知道你是这么在意我,还为我做这么多事,我是不会故意做那些糊涂事的。”

何青莲正说得出神,突然李天佑咳嗽一声,便瞬间睁开了眼,向何青莲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道:“小妮子,你的话我可都听到了,以后可不准跟我闹别扭了,那样的滋味我可不想再受一次。”

何青莲却脸一红,想发怒,却想到他还在病中,便压了下去,掩饰地道:“你还是好好养伤,别的等好了之后,再说吧。”

李天佑的脸色虽然还有些虚弱,却幸福地笑了,他握住她的手,笑道:“我有幸能听到你的肺腑之言,以后,我再也不会误会你了,我们好好在一起吧。”

何青莲想抽回自己的手,但知道现在不是跟病人计较的时候,便由他握着,只是:“我去跟你熬点米粥来,你好好躺着养伤。”

李天佑却不放手,笑道:“有你陪着,我伤还能好得快点。”

何青莲嗔怒道:“那也得补点营养,才能好得快。”

李天佑见此,便也不做坚持,放开了她的手,何青莲便收回手出去了。

在何青莲出去不久,梦雪却在这个时候进来了,李天佑此时状态挺好的 ,自从听到何青莲的肺腑之言,他的心情就一直都不错。

梦雪坐在床边小凳子上,哭道:“天佑哥哥你受苦了。”

李天佑却不以为意,笑道:“这还多亏了你何姐姐。”

梦雪闻言却气不打一处出来,愤愤不平道:“就是因为她,你才受的苦,你不知道,你在房里被病痛折磨地死去活来的时候,她在干嘛,她在陪着他的小情郎郊外幽会,这样的女人,你还提她干嘛!”

李天佑闻言,却怒了,道:“梦雪,我不准你说她的不是,都是我错在先,才导致她误会我,不过现在好了,误会都解除了。”

梦雪流泪的眼睛一滞,随即更多的眼泪流出来,哭道:“天佑哥哥,你跟她在一起了,那我怎么办,我们是从小定了亲的啊。”

李天佑闻言,顿时眉头一皱,道:“梦雪,你心里应该清楚,我只当你是妹妹,我真正爱的人却是青莲,你这样的话,就不要在青莲面前提起了。”

梦雪却大吼出声,道:“要我成全你,那是不可能的,你们都幸福的在一起了,那我的幸福又在哪里,天佑哥哥,我嫁定你了。”

然后,不管不顾地冲了出来,正好遇上端着熬好的米粥过来的何青莲,梦雪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才从她旁边走远了。

何青莲一头雾水地走了进来,疑惑地问道:“她怎么了,你欺负她了,刚才她还哭来着。”

李天佑见何青莲进来,本来不好看的脸色顿时松懈下来,笑道:“由她去吧,别管她,快过来坐,弄了什么好吃的给我吃,闻着好香呢!”

何青莲闻言也是一笑,道:“撒了点桂花,你能闻见香味也正常。”何青莲走了过来,坐在凳子上,一口一口喂他吃着。

这温馨的一幕,恰好被走至门口的王昆明看到,他从虚掩着的门缝中瞧着。随即无奈摇摇头,失落地离去。

来到厅前,正好看到梦雪在厅外面的沿廊上戏雨。

他走上前来,落寞的脸色一览无余,梦雪伸出手,让那些雨滴从她指缝间滴落,她看见他,转过头,看向他道:“被心上人抛弃啦,我也跟你一样。”

王昆明震惊地看着她,“难不成你也喜欢李天佑?”随即又想到何青莲也喜欢他,忍不住叹口气。

梦雪有些游神,浑不在状态的她,随意地道:“我不喜欢天佑哥哥, 难不成要喜欢你吗?”

王昆明对于她的不客气,并没有生气,毕竟身份摆在那,他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对侯府千金发怒。

他落寞地道:“我以为这些天跟何大夫相处,自己是有希望的,可是如今看这浓情蜜意的他们,我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梦雪闻言眼珠一转,随即眼神一亮,道:“你若坚持下去,也并不没有一点机会,你若喜欢她,时间久了,多少会在她心里留下点痕迹的,特别她还是闵怀天下的何大夫,对你的痴情,更不会视而不见。”

王昆明闻言,顿时精神一振,道:“果真如此的话,那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谢谢了你给我提的意见,若能在何大夫心里留下点痕迹,此生便足够。”

梦雪闻言,心里嗤之以鼻,那何青莲有什么好,也就天佑哥哥抬举她,她才高人一等,不然就是市井平民一个,哪还轮到她在自己面前撒野。

这段日子,何青莲不断地往厨房和李天佑的房间跑,就怕一个不注意就耽搁李天佑的养伤,每一次都被李天佑打趣:“再这么养下去,小心把我养成个大胖子,要是,你不要我了,那我哪天还得虐自己一番,以便瘦下来。”

等李天佑伤好后,并没有如他所言的胖起来,只是较之前更有精神气儿。

看得大家心中都有松了口气,总算是好了,要是这两尊大佛在他们府上有个好歹,那这全府上下都不够陪他们的命的。

回去的时候,何青莲他们两人中多了个梦雪,但这也并不妨碍何青莲跟李天佑的浓情蜜意,只见何青莲靠在李天佑的怀里,闭目养神,好像在这天下,李天佑成了她一个人的 ,他们就此私定了终身一样。

李天佑砌好一壶茶,然后倒入一小杯,递给靠在她怀中的何青莲,笑道:“青莲,喝杯茶,时间久了,会渴的。”

何青莲却就着他的手里的茶杯,一口喝了下去,李天佑对此有点无奈,他家的青莲似乎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让他哭笑不得,却也乐在其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