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30章 李天佑的成全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684 2016-09-25 14:41:16

  李天佑冷哼一声,大手一挥,“给我上。”顿时两方人马打成一团。

李天佑直接找上那个头儿,冷冷地道:“你把青莲藏哪了,快点交出来!”

那土匪头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倒不至于因为对方的一句威胁就唬住了的,他翻了个白眼,道:“等你赢了我,再问也不迟。”

李天佑冷冷一笑,那一笑仿佛如冬天的雪花,瞬间就冻住了整个冬天,道:“等我赢了你,你认为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嚣张吗?那只会是你的死期!”

说完,李天佑再也不跟他废话,拔剑出鞘,一上前就向他劈去,那一剑下去,仿佛要把他劈成两半似的,力气之大,气场强势,竟无人可挡,那个土匪堪堪躲过了这一剑,脸上却是吓出一身的冷汗,肥胖健硕的身子都颤了颤,李天佑显然也知道自己一招是不能奈他如何的,在空中转了身,举刀快准狠地又飞出一剑,眼看着是往他脖子上劈去的,土匪头儿现在变机灵了,举起自己宽大的刀挡住了这一剑,但人也被那股大力气,震得往后退。

经过这几招的试探,他终于明白自己不是李天佑的对手,便连忙求饶道:“王爷饶命,恕在下眼拙,竟然有眼无珠,招惹上九王爷。”

李天佑冷哼一声道:“饶你这条狗命,好去祸害天下百姓吗?招惹不招惹我,竟然你干了这一行,我迟早就要找上门的,快说,你把青莲藏哪去了?”一想到何青莲现在的遭遇,脸上终于掩饰不住焦急。

那位土匪颤颤巍巍地道:“她从后面不远处那悬崖处跳下去了。”似乎觉得立了一次功,就可以以功抵过一样,免死一次。

李天佑脸色一白,想到何青莲现在生死未卜,便怒从心来,吩咐道:“把这些土匪都给我抓起来!”

然后,一刻也不敢耽搁地往悬崖处赶去。

他在悬崖处上下翻飞地查找着,终于在崖底荒山谷底处找到了何青莲。

当看到了何青莲满身浴血的时候,李天佑心疼地牙龇欲裂,他马上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她,摸了摸她苍白的小脸,心疼得无以复加,才抱起她,快速地飞身上去。

一回到府里,不知请了多少大夫,都摇摇头,说自己无能为力,最后一个大夫却说了句,“救是有救,不过你要到一处地方寻找一株蔚魂草,才能让此姑娘还魂回生。”

李天佑闻之精神一振,忙问:“什么地方?”

那大夫叫他稍安勿躁,道:“别急,那地方可不是常人能去的,其险恶之处,成曡百出,一不小心,就是致命的。”

李天佑却已下定决心,不管是下刀山还是下火海,他都要前去,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淡定地道:“还请告知。”

那大夫见他这样,叹了口气,道:“幽冥谷。”只不过,值得吗?这简直就是以命换命的结局。

李天佑在大家满含担忧的眼神中,离开了府上。

半个月后,他不负众望,携草药而归,并且是自己亲自给何青莲熬药喂下。

他把熬好的药端进何青莲的房中,看着脸色苍白但安静祥和地躺在床上的何青莲,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他走过来坐下,自言自语道:“青莲,不要怕,我给你采来了药,你喝了它,就会好了。”

可是,何青莲现在的这种状况,也就是现代医学常说的植物人,她已完全失去了知觉,李天佑用勺子喂她喝药全都流在了外面,一点都没有喝下去,李天佑现在是真的急了,这好不容易采来的药,竟然不能让她喝下去,这也不是办法。无奈之下,李天佑似乎想到什么办法,突然仰头,那碗药全数倒进了他的嘴里,然后对着他的嘴全数喂了进去。

喂完了药,他的脸色露出些许疲惫之态。

看着已经慢慢恢复过来的何青莲,他满意地离去了。

至于他离去的那半个月中,没人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从他那踉跄的脚步不难看出那些日子中的艰辛,李天佑自从亲自给何青莲喂下了药,就再也没从房里出来过。

有一次,梦雪偶然打开的他的房门,便看见正在运功的他,赤裸的上身,全部都变成了黑色,而额头上却是冷汗淋漓,吓得梦雪捂住了嘴唇,眼泪瞬间流了出来。但还是忍住了没打扰,轻轻把门关上。

李天佑中的是一种阴毒,是那些鬼魂散发出来的阴邪之气入体导致的,那些阴邪之气,唯孔不入,避无可避。中了此邪气的人,整个人出现衰败之气,身体的器官功能也在日渐下降。最主要的表现症状就是身体发黑,人感觉疲惫。

何青莲经过几日的调养,终于好得差不多,对于那几日的昏睡,仿佛睡了一场,眼一闭一睁就醒了,并没有过多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依稀记得自己在晕过去的前一刻是跳崖以此来逃离那些土匪的追捕,可是现在的她却在自己房里,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其他的人都被李天佑敲打过一番,别把那件为她寻药的事情说出去,何青莲自然不清楚其中的缘由。

所以,她醒来还是以前那副冷淡的神色,对于李天佑不出现在她面前,她也懒得去询问。

梦雪见到她这副样子,又想到在房里受罪的李天佑,就忍不住瞪向她,仿佛如一把刀子,要活剐了她。

何青莲对于她的态度见怪不怪,还以为她是因为李天佑的缘故嫉恨她,却没想到其中还有另一层缘由。

但梦雪是不会告诉她,让她冷漠心肠,突然对李天佑感激涕零,她还不会傻到这样去做,让他们重修旧好,尽管这样对李天佑很不利,但她也只能如此。

知府大人年近40岁,有一个20来岁的儿子,叫王昆明,长得清隽秀气,斯文有礼。

何青莲要出外巡查,便点了他跟随。

从此,两人在知府出双入对,而为她辛苦采药归来的李天佑却独自一人坐在房中忍受病痛的煎熬。梦雪看得几次暗自落泪,她都忍不住要告诉何青莲真相,她真想问问,何青莲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可以这样过分,这样无情?她的无情就像一把利剑一样刺向李天佑的心,让他本来受伤的身体真是雪上加霜。

但李天佑为了不让何青莲担忧,硬是抗下了所有的痛,因为痛在他身上他还可以忍受,倘若疼在她心,那种锥心的痛,便放大了百倍疼在他心上,所以,就这样吧,只要她好,就好了。

李天佑这几日好了一点,便和何青莲、王昆明、梦雪几个年轻人坐在一起,看雨聊天。

王昆明坐在何青莲旁边,和她低头低声聊天,何青莲只是听着,一言不发。

梦雪则在一旁看得火冒三丈,特别是还看到李天佑那苍白的脸色,何青莲竟然连一眼都没有瞧他,以至于他脸上的异色都没有发现。

何青莲听到可笑之处,竟然抿唇一笑,轻微的声音,却还是被李天佑捕捉到了,李天佑虽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心里却为何这么痛,到底没有那么大肚,看着她和别人的幸福吧。

但是此刻开口,却是显得更加狼狈,索性不开口,便找借口离开,梦雪见此,便迅速跑上前来,用手挽着他的胳膊,笑道:“我陪你。”李天佑头一次没有厌烦,竟然露出个勉强的笑,在她的掺扶下一同离去。

何青莲看向离去的他们,静默不语,表面平淡地坐在那里,或许,这样对大家都好吧。

既然他们已离去,何青莲便向身边还在说话的王昆明,道:“我回房了。”

她的话让王昆明的话语一滞,随即笑道:“何大夫真是个大忙人,不如我做何大夫的下手如何?”

何青莲却道:“不用了。”说完便站起来,往房里去了。

王昆明见此便作罢,站在那里目睹她离开,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