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29章 何青莲被掳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920 2016-09-24 15:33:34

  李天佑额头突突地跳,怒气蹭蹭地往上涨,怒道:“这样说,你还有理了。”而且看着她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更是怒火中烧。

就在爆发的边缘,一把搂过何青莲的纤腰,何青莲反应过来,用手抵住他的前胸,怒道:“你干什么?”

李天佑现在在气头上,道:“我干什么,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说完,不管何青莲的挣扎,对着她的唇吻下去,何青莲的眼睛睁得老大,可是李天佑像疯了般,特别是尝到她的清甜,更是让他欲罢不能,直到口中传来她眼泪的咸味,他才放开了她,何青莲一怒之下,扇了他一巴掌,就把门关上了。

何青莲背靠住门上,还惊魂未定,她抬起手轻抚上自己刚才被吻过的唇,低垂的眼眸,仿佛进入了凝思,任门外的李天佑怎么道歉都不理。

接下来,何青莲越发不理他了,知府大人自从被李天佑警告过后,便也不再往前凑。但这也不妨碍何青莲对李天佑的态度。

至此,李天佑才发现自己对何青莲的感觉,并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而以前的那些以为的好哥们关系,现在都变了味,可是发现得似乎晚了点,因为何青莲已斩断了她对他的情,让他心乱如麻,却也无可奈何。

又是一天的早饭时间,他们三人依次而坐。

李天佑为了试探何青莲的心思,便故意跟梦雪打情骂俏,何青莲早已见怪不怪,面上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热。

只见李天佑霸道地把碗放在梦雪面前,霸气地道:“给我盛碗饭来!”

梦雪撅起嘴巴,表达自己的不满,虽不乐意,但还是站起来去照做。

他们的互动,何青莲看在眼里,却没有表态什么,仍是静静地吃着自己的饭,细嚼慢咽,斯文有礼,一点也不受影响,这让李天佑很挫败。

梦雪很快盛饭就回来了,殷勤地把饭碗放在他面前,笑嘻嘻地道:“天佑哥哥,快吃吧。”然后才拿起自己的筷子,快速地吃起来。

何青莲却在这个时候,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要走。却惹来梦雪的一记白眼,嘀咕一声:“早就该走了,那么多余,也不嫌碍眼!”

何青莲的身子却一顿,转过头看向她,梦雪吓得立马低下头,使劲地扒着碗里的饭,以显示着她的心虚。

何青莲见她这样,冷笑一声,道:“我多不多余,还轮不到你来说什么,倒是女人要活成你这样,真是白活一场!”

梦雪的脸色唰得白了下来,她一怒,把碗筷往桌子上一扔,火冒三丈地道:“你说谁白活一场呢?大胆刁民,我一个侯府千金也该是你可以随意辱骂的吗?”

李天佑见要闹起来,立马站起身,道:“梦雪够了,本来就是你惹她在先,现在说不过了,就来拿身份压人,丢不丢人!”

梦雪闻言,立马收敛了自己的性子,但还是委屈的哭了,她一跺脚,哭着跑了出去,可李天佑并没有追出去。

反而看向何青莲,说道:“梦雪年纪小,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

何青莲讽刺地道:“你不该去安慰她吗,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

李天佑知道何青莲并没有对他回心转意,心里暗叹一声,道:“相比于她,我更想安慰你,毕竟我伤你更多,若是你受伤,也不至于对我如此冷漠了。”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何青莲对他死心了,真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而他的真正的悲哀,莫过于伤害了爱自己自己也爱的女人,现在他只想好好安抚她那一颗受伤的心,挽回那颗本来就属于他的心。

夜里,听雨而眠,只是,今晚的夜显然不平静,正在睡梦中的何青莲突然被窗户的响动声惊醒,只是她还未来得及惊叫出声,便被人捂住了口鼻,随即被那人手上的迷香迷昏了过去,瞬间失去了知觉,很快便被那人掳走,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似乎除了雨声,再也发现不了一丝异常。

直至天亮,大家才发现了何青莲的失踪。大家顿时陷入了惶惶不安。

李天佑更是急出了冷汗,满脸焦急,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大堂里聚集了很多人,连与何青莲最不对付的梦雪都来了,但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还有闲情喝喝茶,仿佛了如指掌,神券在握的样子。

李天佑坐在首位,脸色沉凝地说道:“青莲夜里被莫名其妙地掳走,想来知府上应该是戒备森严,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这种情况,还请知府给我个交代。”

知府大人现在已经紧张得冷汗直冒,九王爷的朋友在自己府上莫名其妙地失踪,这可是大事,一个不小心就是掉脑袋的事。知府大人顶着巨大的压力,恭谨地道:“是,是,据我说知,江南这一带有一个巨大的土匪,最是喜欢掠走良家妇女,不如九王爷去那里看一看。”

本来悠闲的梦雪,闻言,脸色一变,想要出言阻止,便被李天佑抢先说道:“你前面带路,现在就出发。”

何青莲一被掳来,就丢在黑漆漆的洞穴里,外面却是传来热闹的庆祝声,略一细闻,竟然都是男子的敬酒声,甚至还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声。

“大哥,那小娘子看着挺标志的,不知现在醒了没有?”

那老大闻言,一巴掌扇过去,呵斥道:“少惦记了,那女人也是你这种不入流的小子惦记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滚一边去!”

那小弟自讨了个没趣,便也没往前凑。

何青莲在石洞里待久了,也适应了周围昏暗的光线,看清里面的布置,周围简直不能用垃圾场来形容,一些战利品,丢得到处都是,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因年份久远,竟发出腐臭的味道,让人闻之做呕。

何青莲顿时皱了皱眉,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但一想到外面的那些粗言粗语的男声,便没了出去的勇气。

何青莲在石洞里焦急地转圈圈,时而看向外面,时而走来走去,这样下去,仿佛过一会就会得焦虑症似的。

没想到,在这种紧急危险的情况下,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那张温煦的俊脸——李天佑。

可是,怎么办呢,他到底还是不在这儿呢。

何青莲闭了闭眼,反正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如拼一把,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一咬牙,就冲了出去。

在外面的几桌大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快速地跑走了。

何青莲在前面不要命地往前跑,那些反应过来的男人们便骂骂咧咧地站起来,纷纷追向她。

尽管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还是比不过那些有武力傍身的男人,很快就被追上了。

其中一个老大,上前就是扯住她的头发,眼神狰狞地道:“你跑啊,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

何青莲吃痛一声,便被那个老大甩在几个手下的脚下,道:“把她抬回去,我现在就把她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何青莲心里一慌,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绝望。尽管她显得柔弱可怜,也不能动摇那些冷硬心恶的土匪们半毫。

何青莲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要交待在这里。顿时不安分起来,加上心慌的她,手上的力道也大了许多,竟然一时让那些土匪们不能得逞。

何青莲趁现在,施展那还没成型的轻功,轻脚点地就飞越过他们,然后在树上借力,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没有任何方向地往前飞,可是,最终迎接她的却是那道悬崖。

何青莲看着那些追上来的土匪,脸上浮现一抹悲壮,然后毫不犹豫地掉头就从悬崖处跳了下去。

让那些土匪们又急又怕。

其中一个小弟,道:“老大,这怎么办,听说,她可是当朝九王爷的女人。”

那老大闻言,立马一个耳光甩了过去,道:“你懂什么,这是皇上下的旨意,还会怕了那九王爷不成。”

那个小弟闻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一看到老大的瞪眼,便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其实他想说,九王爷不敢拿皇上怎么样,但他却是不怕我们的啊?奈何大哥不听劝,他也说不出口啊。

那些土匪们见事已至此,已成定局,便也没继续留下来的兴致,便打道回府。

只是没想到,半路上却遇到了赶来的九王爷团队,各个人人自危。

李天佑一看见他们,脸色立马沉了下来,道:“你们所掳来的姑娘呢?快点交出来,不难别怪我不客气。”

那土匪老大,过了一会儿,似乎才找到主心骨速似的,竟是丝毫不畏惧地迎了上来,道:“既然知道是我掳来的,那就是我的压寨夫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