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28章 李天佑吃醋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3110 2016-09-23 16:59:46

  一到府上,李天佑就命令奴婢去给何青莲沐浴更衣。

至于站在一旁默默无闻的梦雪理也不理。梦雪期期艾艾地跟着。

李天佑见此,不悦地道:“还不快下去换身衣服。”

梦雪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全都湿了,有的地方还沾染了泥土,一向爱干净的梦雪,此时只想晕死算了,立马下去了。

可是梦雪因为身体弱,半夜却发起了高烧,难受得闹个不停,何青莲却换了身衣服后,给自己煮了碗姜汤喝,驱寒散热,整个身体也好了不少。

本来睡得好好的,半夜却因梦雪的事被李天佑叫醒,她有点生气,打开门,怒道:“你们知不知道半夜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啊?那梦雪生病关我什么事?就因为我是大夫,就欠她的吗?我不会去给她看病的,让我救一个害我的人,我还没那么大度,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完,门砰地一声,就关上了。

李天佑被她一箩筐的话轰得措手不及,没想到此次前来碰了一鼻子的灰,见她不愿,便也只能作罢。

他亲自打开油纸伞,冒雨前去请城里的大夫,何青莲看着这一幕,眼中的眼泪无声地流下,他到底还是在意她的吧,不然也不会亲自前去,这一幕就像一个聚光灯一样刺得她眼生疼,就连前半夜李天佑骂梦雪的那一幕,此时想来,都显得那么刺眼,他们的关系应该很好吧,好到可以随意地发怒,这让何青莲心痛的同时,也心生荒凉。

她应该忘了他的,可他曾经的温柔缱绻如一个巨大的暖炉一样,温暖着她清凉的心,她变得贪得无厌,仿佛已忘了自己的本心。

本来困意满满的她,此时已睡意全消,曲腿坐在床上,耳边却响起了窗外的雨声,就这样呆坐到天亮。

梦雪经过一夜的治疗,现在好了很多,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却好了很多了。

早餐的时候,何青莲、李天佑、梦雪三人围桌而坐,萎靡不振的何青莲较精神抖擞的梦雪来说,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梦雪见此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何青莲看得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见不得她这样嘚瑟,眼珠转了转,随即本来无神的眼眸一亮,抿唇笑道:“我可是天佑光明正大请来的,不像某人死皮赖脸地跟过来,跟屁虫也就罢了,还落得个小三的名字。”

何青莲因为一夜睡眠不好,此时又在气头上,说话不打草稿,倒让本来不笨的梦雪捡了个漏洞,只见她嗤笑一声,道:“谁说我是第三者了,你们有在一起吗?再说当天佑哥哥的跟屁虫不好吗?若是不好,你也不会跟着我明抢了。”

何青莲仿佛被说中了心事,脸色唰得一下变白了。

李天佑见此,忙打圆场,道:“梦雪你太不懂事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何姐姐神的心思,你不要瞎猜,污蔑人家的闺誉,可不是你能够做出来的。”

梦雪看着无论是从五官还是气质上,都比她优秀百倍的何青莲,心里怒气就不打一处出来,连着说话都没有分寸,变得毫不客气,“闺誉,她配拥有吗?她的闺誉早已在京城丢尽了。”

李天佑见梦雪这么不听话,反而句句带刺,又看了看连身子都变得颤抖起来的何青莲,看着梦雪的目光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冷声道:“再不好好吃饭,你就别吃了,给我滚下去。”

梦雪被骂得眼泪都出来了,气呼呼地甩手就下去了。

何青莲脸色用惨白来形容也不为过了,她本来饿了的肚子,此时被气饱了,没了继续吃饭的心思。

李天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忙关心地问道:“青莲,别跟她小孩子一样的人计较。你脸色这么不好,更应该多吃些补补,身体要紧。”

何青莲冷哼一声道:“还不都是因为你!”

然后,甩手走人了。

李天佑却放心不下,连忙跟上来,何青莲却一进屋,就把门关上了。

李天佑只好在房外轻声哄道:“青莲,梦雪的话不过孩子气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见屋内没有回声,便暗自懊恼地抓了抓耳朵,又道:“我知道你心里受了委屈,别憋在心里,有什么不快就全都冲我来好了。”

倚在门上的何青莲闻言,却只是无声地流出眼泪,她的不满和生气,还不都是因为他吗?若不是他四处沾花惹草,她有必要像防贼一样防着他身边的花花草草吗?那个梦雪一看便知,是他的死忠粉,他若会照顾她的心情,真的担心她的话,就不能与那个梦雪保持距离吗?

说来说去,他到底不是爱她的吧,那她又何必在这里吃哑巴亏呢。想到这里,便收拾好了心情,打开门,道:“你回去吧,我自有分寸,以后不去惹梦雪就是了。”

李天佑看着这么平静的何青莲,为什么心里却有点心塞呢,见惯了爱闹的她,突然变得乖巧听话,他怎么就不适应了呢?

他迟疑地道:“你,真的没事了吗?”

何青莲平静的表情,略有些淡淡的,闻言,抬起头,问道:“难道你希望我有事不成?”

李天佑打哈哈道:“哪儿啊,你没事就好。”说到这,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下去,怎么也开不了口。

梦雪后来见何青莲并没有针对她的意思,她也好没意思地去招惹人家,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何青莲不愿意起纷争,那她也不好意思再去闹是吧。

只是何青莲从此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理会他们俩,而是随着知府大人同进同出,便成了工作狂,而跟在他们后面的李天佑和梦雪就只有干瞪眼的份。特别是李天佑心里极度不舒服,看着曾经跟他要好的何青莲,此时却围着知府大人鞍前马后,他便就怒气从心中而来。

这一日,何青莲在知府大人打伞的情况下,踩在稻田的岸上,看着四处忙碌的农民,便道:“让那些农民一定要注意每颗植物只之间的密度,不能过密也不能过疏,这两种情况都影响美观,而且还会影响这些植物的涨势,所以植物之间的密度要掌握好,至于具体事宜,请一个懂料理植物花朵的师傅来提点他们就好,想必这些勤劳肯干的农民一点就通的。”

知府大人闻言,马上派来手下,吩咐下去,立马找个园艺师傅来。这样一来便少了何青莲不少事。

然后七拐八拐,走了一段路程后,又停了下来,道:“大家挖出的水沟排出的水,往中间聚集就好,在这些稻田中间挖个水池,让那些水沟都通向这个水池,既安全又方便植物生长。”

知府大人闻言,喜不自禁,直拍手叫好。

看着他们精彩的互动,梦雪还好,巴不得他们搅在一起,就没有人来跟她抢天佑哥哥了,可李天佑看得怒火中烧,真的想把何青莲拎过来细细问,她到底想闹哪样,为什么突然就不理他了呢?

而身为当事人的知府大人对于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并不知情,也不知道无意中对何青莲的献殷勤,竟然把李天佑得罪了,他还以为只要巴结好了何青莲,就万事大吉了,孰不知,祸事将近了。

打道回府,一进入院子,知府大人待何青莲走上没有雨滴的走廊,便收了伞,何青莲点名知府大人道:“我的晚膳端进我屋内来就可以了。”

然后先一步离开,回房间了。

留下李天佑等人干瞪眼。这样的何青莲,让李天佑的怒火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知府大人看见脸色不佳的他,吓了一跳,试探性地问道:“九王爷,府上有照顾不周到的吗?”

李天佑却冷冷一笑,道:“周到,就是太周到,连跟我一起来的何大夫都不放过,怎么不周到呢?”

知府大人也很无辜,他是没想到,本来李天佑因何青莲发的怒火,现在却爆发在他身上,而不知情的知府大人,此时却一脸的雾水,面对李天佑的怒火,便只有自责的份,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了。站在那里战战兢兢的。

李天佑却甩手离去,留下一干众人面面相觑。

李天佑此时的怒火还没消,而且看到那知府殷勤的嘴脸,更是越看越不顺眼,火气蹭蹭得往上涨。

他一脸怒容地来到何青莲门前,连带着敲打房门的力道都重了些,何青莲受不住这份吵闹,就打开门来,看着他,皱眉问道:“你到底想闹哪样?”

李天佑本来怒火中烧的脾气,一见到何青莲那淡定的脸神,便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低着头,看着比他矮半个头的何青莲,像困兽一样,低低地道:“青莲,闹也闹够了吧,咋们还回到从前那样不好吗?为什么避着我不跟我说话,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伤害到我,那你成功了。”

何青莲面对他的苦恼,无动于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显得冷酷无情,淡漠地道:“理你做什么,你以前不是嫌我烦吗?我只不过是如你愿罢了,再说你身边有个梦雪不离不弃的影子跟随着,还要我干嘛,我无非是在忙我自己的事情罢了,难不成就围绕着你转,才能称了你的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