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25章 下江南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449 2016-09-21 16:11:31

  李天佑一席话瞬间就笼络了朝堂之上的众多大臣,都念着他的好,让那高高在上的皇上瞬间没了脸面,但既然李天佑肯认下这个亏,他也没什么好说的,救济江南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此了事的,他便准了。

皇上却不知从此,他便大势已去,这一次的对决,李天佑看似吃了亏,却在人心上完胜。

李天佑出发的前一晚,悄悄地来到何青莲的房外,用手轻轻敲了敲门,里面瞬间传来何青莲的声音,“谁?”

“李天佑。”李天佑也没有废话,直接报上姓名。

可谁知,里面传来何青莲叹气的声音,道:“李公子请回吧,我已歇下了。”

李天佑眼露懊悔,看来何青莲这几日的日子定不好过,便又小声道:“我明日要下江南,你不如随我去散散心。”

房间里为之一静,随后,何青莲从里面开了门,露出何青莲风华之姿,道:“进来吧。”

李天佑一闪身就进入房内。

仔细端详着她的脸,见她神色如常,并没有萎靡不振,便松了口气。

李天佑满含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吗?”

何青莲淡漠地道:“什么好不好的,就那样。”

李天佑顿时满眼的心疼,正好被何青莲看到,心中一软,问道:“你介意我的名声被毁了吗?”

李天佑闻言,无奈地笑道:“怎么会?我怎么会跟他们一样的见识,你在我心中可是遥不可及的女神!”

何青莲闻言,轻笑出声,道:“嘴贫!”何青莲听到李天佑的夸赞,心里瞬间乐开了花。

但为了避嫌,李天佑到底没再留下。

第二天,天还没亮,何青莲便上了李天佑早等在门外的车,从北方京城赶往南方受灾城市,有半个月的路程。

何青莲是第一次坐马车,忍不住有点好奇,左看看右摸摸,末了,还不忘掀起窗帘往外瞧。

李天佑笑问道:“第一次坐?”

何青莲点点头,李天佑上来把窗帘卷起,好让她更方便地看外面的景致。

窗帘卷起,外面吹进来一丝凉爽的风,何青莲闭着眼享受着。

路途漫漫,何青莲最终敌不住困意,歪着脑袋靠在李天佑肩膀上睡了过去。

她的这一举动让李天佑哭笑不得,便也随她去了。

可是,半途中,何青莲是被颠簸的马车惊醒的,她忙睁开眼,惊讶地看着李天佑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天佑面露凝重地道:“我们遇到刺客了。”

看到她那惊慌的神色,便又安慰道:“没事,有我在呢。”

他的话仿佛有一种魔力瞬间就让她安静下来,而这个时候,马车却停了下来,赶车的亲信,却在这个时候,传来话语,“王爷,外面来了很多蒙面刺客,已经过去不了。”

里面闻言的李天佑脸色一变,当看清外面的刺客要放箭的时候,他立马粗鲁地抱住何青莲的纤腰,点地借力往上面腾空而起,随即那辆马车便被射箭刺穿,瞬间裂开。

那些箭还不停地射向他们,李天佑一手紧搂着何青莲,一手持刀挡箭。

何青莲吓得紧紧抱住李天佑的劲腰,连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李天佑力敌不济,肩膀上中了一箭,何青莲惊得‘啊’了一声,捂住自己的嘴,眼泪却瞬间流了出来。

而李天佑这时候却往下坠,带着何青莲一起摔在地上,为了何青莲不受伤,他自己垫在下面。

何青莲立马起来,扶起他抱在自己怀里,急切地道:“天佑,你还好吗?”

李天佑却站起来道:“不碍事。”

然后双眼望着那十来个蒙面黑衣人。

这时候,他的亲信赶了过来,连忙催道:“公子,我来打掩护,你带着何大夫快走。”

李天佑却厉声拒绝,道:“不行……”

还不待他把话说完,那些黑衣人却举刀冲了过来,李天佑把何青莲护在身后,自己则上前杀敌,那个亲信更是首当其冲杀上前去。

一时两方僵持不下。

何青莲看得又惊又急。

她也不是一点武功都不会的花瓶,她忙从荷包里拿出一瓶毒药来,对着李天佑喊道:“天佑,回来。”

李天佑闻言,迅速后退,亲信便迎了上去。

李天佑疑惑地望着她,她笑道:“这个是毒药,把它滴在剑上。”

李天佑闻言,不敢耽搁,直接把那瓶药倒在剑上,然后又冲进敌营中,顿时那些只是受伤的黑衣人,被他的剑刺中,便如割麦子一样倒下,死得不能再死了。

李天佑见效,便松了口气。

很快那些到来的刺客都灭光了。

李天佑顿时脱力地曲腿跪下,何青莲马上上前来,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吗?”

看着周围漆黑的一片,一时也找不到客栈,马车又被毁了,她顿时愁苦不已。

当务之急还是替李天佑疗伤,何青莲示意那亲信抱住李天佑,何青莲则暗自咬咬牙,一狠心,随着李天佑轻哼的声音,便把那把剪拔了下来,顿时李天佑肩上的血如血箭一样射了出来,正好射了何青莲一脸,何青莲吓了一跳,但一想到现在可不是管这个的时候,又从荷包里拿出一包药粉,这是她平时闲来无事炼制的,可以促进伤口愈合。

把它倒进伤口处,随后用刀片撕下李天佑的一块长布,包裹住伤口,促进愈合。

而李天佑因为失血过多,此时陷入了昏迷。

何青莲看着心疼极了。

这样子看来是赶不了路了,便吩咐那位亲信,把他抱到山上一处宽阔的地上躺下。

那位亲信自觉地去找马车吃食去了。

何青莲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喃喃自语,道:“你真傻,为了我这样一个不想干的女人,竟然以身犯险。”

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地道:“我在你心中应该是重要的吧,至少也是特别的。”

“可是,怎么办呢?你越优秀,对我越好,我越来越放不下你了,这是你惹出来的祸,你就应该对我负责到底。”

随即又似乎觉得自己很霸道,遂扁扁嘴,作罢。

经过一夜的睡眠,李天佑的伤势控制住了,天一亮,便准时的醒了来。

“这是哪?”

何青莲坐在一旁,本来抱膝睡着的她,听到他的声音,便立刻醒了来,过来扶起他,回道:“山里,放心吧,马车已经被你的亲信找到了,现在可以走了。”

李天佑其实受的伤不重,只是有些虚脱,经过一晚的睡眠,便好得差不多了,但路上少不了何青莲的照顾,比如端茶倒水,上药,绑纱布等。

直到到达了目的地,李天佑的伤口才见好,他们的车停在了知府门口。

而知府大人早已等候在那,见到李天佑等人下了车,忙上前来问候,道:“九王爷这次下江南,真是幸会幸会,快里面请,你要的院子,我早已派人打扫好了,就等着你到来了。”

李天佑见这知府大人这么啰嗦,不由得眉头一皱,不悦道:“知道了。”

那位知府见自知自己多言,便讪讪地住了口,只是一面笑迎着他们往早已准备好的院落而去。

待把他们带到院落后,便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又派人送来洗澡的热水和餐点。

何青莲洗澡吃过饭后,便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她坐那马车早已腰酸背痛了,碰到床,哪有放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