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14章 景秀田园初显成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3131 2016-09-16 10:12:44

  前几天,何青莲会用一些促进伤口愈合的草药捣烂了敷在伤口处,用干净的纱布一层层的绑住。

尽管这样,伤口处还是会隐隐作痛。

这让何青莲很苦恼,夜里都难以入眠。何青莲暗自咬牙,对李天佑越发的不满了。

想想,李天佑到现在为止,已经两个月没有消息了,不知道他的病情怎么样了。是恶化还是快好了,都不得而知,何青莲忍不住想,难道他已经把自己忘了。

坐在桌前的何青莲一想到这,忍不住叹了口气,忘了倒好,既然不能长相厮守,那么就给她一个痛快,恩断义绝吧。

可是,就在胡思乱想之际,外面传来了她娘亲的声音,“莲儿,有你的信。”

何青莲想,不会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吧,这会还在想着李天佑可能忘了自己,这会他就来信了,真是巧了。

何青莲猛得站起身,顿时牵扯到了左肩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但一想到马上可以看到李天佑的信,这点痛便被她忍下去了,她快速来到门前,打开了门,便见到她娘亲在外面候着,平时没怎么注意到娘亲,现在乍一看去,她娘亲真的是老了,双鬓早已斑白,脸上有了明显的褶皱,看着让人心疼,何青莲心里一酸,这可是她的至亲啊,竟然也逃不过岁月的摧残,变得这么老了。

都是之前的贫穷闹的,就仅凭每日的生计这层压力,就可以压垮他们,但是,何青莲暗下决心,再也不会让她的爹娘再过以前的日子了,跟着她,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何母见自己的女儿打开了门,便把那封信交给她,嘱咐她再过一个时辰就可以吃午饭了。

何青莲答应一声,何母便走了。

何青莲只好关上门,来到桌前坐下,拿着那封信,心里不禁有了期待,他会写些什么呢?

何青莲疑惑地拆开了那封信,然后坐下。拿出信纸,入眼的便是一行行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字,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但是里面的内容却让人很失望,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内容,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大概是两个月没联系了,怕自已忘了她,才来跟他联络,他到底什么意思呢?仅仅把自己当朋友吗?那她也太掉价了,一般男人会把女人当朋友的话,那就表明这个女人不够优秀,只能退而求其次成为普通朋友或兄弟的。

“她才不要这样呢!”生气地把信纸往桌上一拍。

她要貌有貌,要气质有气质,最重要的是她还有才,自己哪点配不上他了。

生气归生气,但看完信还是乖乖回信。

写着,写着,在信中,加了句,‘我受伤了。’调皮地笑了笑,‘哼’让你这么清心寡欲事不关已,自己却患得患失不得安宁。

信很快写好。

等送信的时候,才想到这封信怎么送到他手里呢?他的亲信应该不会这么不上道吧,她猜他那亲信应该还在院子里等着。

于是,把那信纸装进了李天佑送来的那个信封里,便出门了。

来到院子里,果然看见有人等在那,那人见何青莲走过来,便走上来问安,何青莲点了点头,把那封信递给他,那亲信接过了信封,便不作停留,行了一个礼,便很快离去。

这时候,她娘亲喊她来吃午饭了,何青莲便只好往厨房的地方而去。

王府。

李天佑其实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虽然脸色仍有些苍白,但已能走动了。

他此时正坐在桌前看着何青莲写来的信,一边用手捂住口,时不时传来一声咳嗽声,表明着他的身体还没痊愈。

当他看到,信中说何青莲受伤了的时候,便咳嗽得愈发厉害了,惊得下人们立马上前来,关心地问道:“公子?”

李天佑摆摆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道:“我没事,你们下去吧。”

然后,又吩咐一声:“来人。”

随后,他的几个亲信,蜂拥而至,一来到他身前,都躬身行礼,道:“公子。”

李天佑点点头,然后道:“你们几个去保护那位何大夫。”

他的话一出,几个亲信都一愣,但都没有任何异议,正准备领命出去的时候,李天佑的话又传来,“记得在暗中保护她。”

如果何青莲知道李天佑对她的事这么上心的话,她真不知道作何感想,大概是会兴奋得好几天睡不着觉吧。

等他亲信走后,他的七哥七王爷便来了,李天佑见怪不怪,他自小就跟他的七哥要好,两人可以说是穿着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但在这些兄弟中,也只有跟这个七哥感情好了。

其余的几个兄弟全都投靠了皇兄,显然投靠皇兄,比跟他这个失势的九王爷好多了。

宫廷里面的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向来都是亘古不变的戏码。

那位七王爷一进来,就哈哈大笑道:“九弟,你能坐起来,说明你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

李天佑淡淡地点了点头:“嗯。这还得多亏了何大夫。”

七王爷闻言,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严肃地道:“就是那位民间大夫,救了你两次性命的女人。”

李天佑赞同地点了点头。

七王爷又道:“这女人医术如此高明,定不是个简单之辈,来头肯定不小,笼络她,对我们只好不坏。”

李天佑闻言,脸色突然一变,不悦地道:“我是不会利用朋友的,对于她的帮忙,也是出自自愿,我尊重她的意愿。”

七王爷闻言,也自知自己说错了话,便附和道:“我们是应该真心对待我们的朋友。”

李天佑见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说道:“她被皇兄那边的人盯上了。”

七王爷闻言,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李天佑的话又传来,“我已经派人去暗中保护她了,所以这个倒不用担心,倒是她手里的那些对农田规划的巧妙构思,让我很好奇。”

七王爷闻言,立马来了精神,忙问:“什么规划?”

这实在怨不得他,一个堂堂七王爷,自然是对民间的农事一无所知的。

不像李天佑心系百姓,他自然更了解些。

李天佑却也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也并不知情,她保密得很。”

七王爷失笑道:“这是人家发财的机密,怎么可能告诉我们。”

李天佑点点头,表示赞同。

七王爷又道:“这农田世代农民都有,也没见日子过得有多好,难不成这农田到了她手里还能种出个金子来?”

李天佑也是一头雾水,道:“说不定呢。”

然后才想起了什么,道:“我已经两个月没去了,不知她忙得怎么样了?”

七王爷道:“要不我暗中去探查一下。”

李天佑却摇摇头,道:“我虽然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但一些道理还是懂得,这种田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收成的,你现在去了大概也是白去。”

七王爷闻言,更是心痒痒的,但九弟的话他还是听的,谁叫他比自己学识渊博,睿智聪明呢?

只是,等李天佑病好了之后,他们去看的时候,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何青莲因为肩膀处受了伤,在家休息了几日,便不敢再耽搁时间,匆匆地赶往桃花村庄了。

在何青莲受伤的那几日,她是跟村民打过了招呼的,所以,今天才来,他们也没有什么异样。

反倒是他们得了几天的休息时间,让他们心生满意,毕竟能偷懒就偷懒,还是顶头上司放的假,他们更加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个假期。

好像上司的话永远都是对的,他们就这样盲目的信任着。

何青莲一到来,便组织大家带上农具赶往田地去了。

一到田地里,看着早已培育好的土壤被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区分开来,心中一阵满意。

何青莲吩咐扛着种子的村长把袋子放在一块长方形土地区域,这片区域主要是用来秧苗育种的,等种子发芽后,才移植到对应的区域。

村民们对于育苗不会陌生,这种事对他们来说家常便饭,早已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驾轻就熟,这倒省了何青莲不少事。

种子袋子一开,村民们就忙开了,何青莲因为受伤,并没有参与其中,而是在一边看着,看见村民们有不对的地方,便会在一旁指导。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那些育好的苗都已经分门别类种在了对应的区域,就等着长大成熟呢!

村民们看着自己亲手孕育的种子将会变成欣欣向荣的景象,黝黑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一切事宜进行到这里,就将告一段落,村民们也不像之前那样忙碌,只要经常来照看它们就是了,比如缺水的时候,就要补上水,遇到虫害的时候,要捉虫。

但一般情况下,只要照料得好,土壤,气候也适宜,是不会发生虫害的。

这天下雨,但何青莲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到村庄,远远地便看见村民们扎堆在一起聊天,而聊得最多的便是田地里的那些事情,结合着今年的雨水多,更是对将来的收成多了一抹期盼。

正当他们聊得起兴的时候,远远地便看见何青莲撑着一把油纸伞走过来,布鞋都打湿了。

村民们纷纷站起来,他们对于这个聪明灵巧的何大夫还是很敬仰的,要不是她的到来,改善了他们的生活,他们这穷日子还不知道要到何时才是个尽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