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10章 李天佑的亲信找上门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830 2016-09-14 18:19:16

  此时,鸦雀无声,其中一个人突然问道:“泼粪,会不会太臭了?”

另一个人也附和:“而且上哪去弄那么多粪啊,毕竟50亩呢!”

何青莲见大家这么积极地问问题,自然高兴,她道:“臭吗?也只是跟土壤搅拌的时候,有点异味,但过了些时日,那些粪就会被泥土吸收,形成有机堆肥土壤,那时候,原来贫瘠的土壤会变得肥沃,而且不会再有异味,大家可以放心种植。”说完第一个问题,顿了顿,再回第二个问题道:“对于粪便不足的问题,这更加不是难题了,只要准备一个大坑,大家每日的粪便都可以倒进去,这样积少成多,只多不少,再说不是还有十头奶牛吗?就是大家对于这个粪坑要好好管理,要离你们村最远的地方挖而且还要弄几条长板盖住,这样异味就不会那么浓。”

其实,农民们务农惯了,什么苦头没吃过,只是异味而已,他们还能够接受。

会开完了,大家便被何青莲遣去做事了,何青莲自然也跟着去了,当她看到农民们都很勤快,动作娴熟麻利的时候,放心地点了点头,眼中满是赞赏。

可是,不等何青莲继续观察,李天佑的亲信便找到了她,这亲信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人也显得严肃,让何青莲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断定李天佑肯定出事了。

但这里人多嘴杂,不是说话的地方。

那亲信却先说道:“何姑娘请随我来。”

等走到无人的地方时,那亲信便压低声音,道:“九王爷出事了,现在病危在榻。”

何青莲听说,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想起了李天佑曾经丰神俊朗的样子,他温暖宽容的笑容,还有他那完美如妖孽的五官,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何青莲心里不禁焦急起来,急切地问道:“他得的什么病,好端端的,怎么会出事了?”

那位亲信见何青莲的反应,似乎很关心自家公子,便松了口气,咱家公子果然堵对了,这何姑娘可信。于是,说道:“姑娘先上马车,路上慢慢说给姑娘听。”

何青莲点头道:“好,那快走吧。”

一路上,何青莲打听到,原来李天佑病危,也请了不少宫中的御医,但都束手无策,只是说中了一种他们也不认识的奇毒。在绝望之际,李天佑突然醒了过来,派了他来请自己进宫。

何青莲现在已经恢复了镇定,坐在马车里冷静地思索着。

毒,她前世也接触过不少,不管是来自动物还是植物,或者混毒,她都有涉及,看过的医书更是数不胜数,想到这,慌乱的心便定了定。

就在她一路琢磨时,马车的速度飞快,带着急切的紧迫感,仿佛中了催命符般不要命的往前飞速前进。

一个时辰的路程硬是缩减到半个时辰。

可尽管这样速度够快了,到了王府见到床榻上的李天佑的时候,何青莲仍红了眼眶,只见李天佑此时面容憔悴发黑,本来健硕的身体现在瘦弱不堪。

何青莲快步走上前,先是号了号脉,她温热的手指腹碰上他冰凉的手腕上时,李天佑有所感应地睁开了眼,入眼的却是何青莲那清秀绝伦的脸庞,虽然有点模糊,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她,虚弱地叫了声:“青莲。”

何青莲眼睛微湿,安抚他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李天佑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因为疲惫虚弱,昏睡了过去。

何青莲从自己的荷包中拿出一枚银针,命人点上蜡烛送过来,整个王府上下都显得很肃萧,下人更是垂手在一侧随时待命,这会听到任务,便立马有个奴婢送上来了一盏灯放在何青莲手能够到的地方。

何青莲整个人显得很严谨,丝毫不敢松懈,银针放在灯火上轮番烤着,待消毒完毕,何青莲再稍等片刻,待冷却后,便扎进手腕上一个穴位,然后拿到眼前来看,大家的眼神也看过来,当看清上面五颜六色的颜色时,倒吸口冷气,这是谁下手这么狠,更可怕的是竟然不知道公子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何青莲看见银针上的五种混毒,脸色也是微凛,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脸色越发沉静了。

没想到这个世界暗中竟然也有用毒高手,而且还是针对九王爷的,到底会是谁呢?当下还是救人要紧,那些问题以后再商讨也不迟。

何青莲命人端上一碗水来,把银针清洗了遍,然后收起来,看着静候在旁的人希冀的眼光。

何青莲走到桌边,用早已准备好的毛笔和白纸,写出了药方,交给一个亲信,那亲信迟疑了下,这何大夫不解释下吗?

何青莲似是看出他心中的想法,便道:“这毒是五花混毒,我能解,你尽管按我的吩咐去做。”

李天佑不懂医理,被人暗算也是情理之中的。

那位亲信走后。

何青莲在室内打量了一圈,发现室内正好摆放了武盆颜色各异的花,看着异常鲜艳美丽。

本来这五种花分开放是没有什么问题,可聚集到一起,就会产生一种损害人体器官的混毒。

而罪魁祸首的便是那盆郁金香,香味最浓,颜色最艳,本来带了点毒素,再在其他四盆花的刺激下,便成了一种剧毒,人平常闻一点是没事的,毕竟人体的免疫力可以化解少量的毒素,但看李天佑这情况,恐怕是从小就被人下了毒了,而最近身体免疫力终于崩溃,毒素容量又多,才病发了。

世上没有解不了的毒,只怕身体免疫力被破坏,当人体层层保护被外来毒素攻破时,人体器官便悲剧了。

何青莲叫来人把那盆郁金香端到室外去,又命人拿一把小刀,一根绳子,还有一个盆子上来,何青莲的到来,真的是让他们大开眼见,医术更是前所未见,但大家看着危在旦夕的主子,便没有了怀疑的心思,他们还是听大夫的为妙。

何青莲先用绳子绑住他胳膊上端,然后,把小刀消毒过后,切开静脉放血,顿时,屋里充满了腥臭的血液味道,那血色也是让人不舒服的暗红。

其中一个亲信看着自家公子本来就瘦弱的身体,还要放血,顿时上前来阻止,道:“何大夫,你这是做什么,还嫌我家公子苦受得少吗?”

那愤懑的神色,大有你再不停止,我就不客气的意思。

何青莲却不管,自顾放血,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李天佑本来发黑的脸色现在变成了不健康的苍白,虽然虚弱,但已不是那种随时一命呜呼的情况了。

眼看那亲信就要上来动手阻止,另一个亲信,却立刻上来阻止,为了不起争执,便提醒他道:“公子已经好了很多了。”

虽然对于被毒素侵蚀得瘦弱的身体放血很不利,但李天佑眼看气只有进的,没有出的份,当下放血毒是最明智的法子。虽然这样会伤了元气,但这点损耗对于一个常年习武之人,还是可以忍受的。

果然,那位想要阻止的亲信看见自家公子本来急促的呼吸变得平稳,虽然气息微弱,但显然好多了,损失的血日后补回来就好了。

于是,他向何青莲道了歉,便退了下去,沉默地站在一旁静候吩咐。

放了适量的血后,何青莲便封住了口子,命人把那盆毒血拿出去好生处理了。

经过了这么久的折腾,她已经有些累了,但没有停下来,下一刻,只见她又一次拿出银针,只不过不再是一根而是一包,她准备施针。

大家见公子有救了,便像吃了颗定心丸般,静静地看着何青莲的动作,看到何青莲扎针地动作行云流水,每一针都准确的对准穴位扎下去时,眼中是异彩连连。

大家看得叹为观止。

在何青莲施完针后,抓来的药方正好已熬炖好,端了进来。

何青莲示意一个奴婢把李天佑后背垫高点,好让她喂药。

李天佑此时还在昏睡当中。

那药已经温热,大概是下人先把它放在凉水里冷却了,再送来的。

何青莲暗赞好细心。

她一勺一勺地给他喂药,李天佑似乎还有点意识,那药便一点也没有浪费地全部喝了下去,喝下去的药刚起了效果,这几日倍受折磨的他终于可以舒心地沉睡了。

何青莲很是满意。

等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何青莲便留在府上过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