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第7章 针灸治病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249 2016-09-13 19:04:56

  有了这一次,后来,李天佑每天晚上基本会来,偶尔不来,也是因为有事耽搁了。晚上来,一大早就走,似乎已成了习惯。

何青莲这里看病很便宜,她前世就是个中医大夫,自然有着怜悯天下的父母心,所以她秉承着减轻百姓病苦,造福百姓的旗帜,不为赚钱,只为看病。当然钱是要赚的,但不能昧着良心赚黑心钱,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是这个道理。

这天,来了两个人,从他们的衣着细细看去,不难看出是一对有钱的夫妇,之所以说有钱,是因为他们锦衣华服,男的大腹便便,女的稍好些,且年纪都上了50岁。

从这中年男子被老妇人掺扶着的情形来看,何青莲便猜想这中年男子便是要看病之人。

何青莲一如既往地跟客观热情打招呼。

那位老妇人点了点头,恳切地说道:“何大夫,我家老爷最近一直闹肚子疼,有时会上吐下泻,吃不饱睡不着,这样已经折磨了他大半年了,看了多少大夫都不见效,希望何大夫能救救他。”

何青莲点了点头,道:“这个自然。”

那对夫妇闻言,喜出望外,自然就放了心,好像大夫对他们这些病人来说,就是救苦救难的大菩萨,神一般的存在。

何青莲示意他们坐下。

随后,她的娘亲从里间端着一盘茶出来,掀开门帘,走过来,就热络地道:“两位客官,慢用茶。”

那对夫妇自然道了谢。

随后,她娘亲便退了出去。

何青莲待他们喝了几口茶,才上来替那位中年男子号脉,半晌才说道:“令郎是虚胖体质,因为过度肥胖,造成血液流通不畅,导致气虚血压高,有钱是好事,但饭量应适可而止,不可大鱼大肉,暴饮暴食,这样会增加肠胃的负担,继而出现胃病,便秘等问题,我常跟病人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多吃五谷杂粮,素菜,荤菜要少吃或者不吃,保持清心寡欲的心态,疾病自然就远离了。”

那位妇人听何青莲这么一说,忙担忧道:“那大夫,怎么办?”

何青莲道:“别急,我自有对策。”

然后,转头向她爹和弟弟,喊道:“爹,小弟,你们过来把他扶到里间床榻上去,我要针灸。”

那对看病的夫妇一愣,他们还从来没有听过有针灸一说,听过也只是传闻,并没有当真,如今亲耳听到这位大夫要针灸,顿时震惊不已,那位妇人迟疑地问道:“何大夫,你会针灸?”

何青莲笑道:“自然是会的,还请大娘相信我。”

那位妇人也只是迟疑了一会,便看到自家老爷痛苦的神色,便没了怀疑的心思,丈夫都这样了,她还能说什么,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很快,她爹和小弟就上来了,把人扶到了床榻上,躺下。

她娘拿来了针灸所要用的工具,三人便退下去了。一家人相处和睦,关系和谐,搭配有方,让人一看,就是家风良好的人家。

在前一世,何青莲针灸用的针都是用专业工具消毒的,如今没有那工具,就只能放在火上烤来消毒了。

何青莲从清洗过的针中取出一根,放在蜡烛上烤,似乎感觉到两人的紧张,便出声安慰:“别怕,放轻松,一会就好了。”

大夫的话对病人向来有一种魔力般,闻言,两人自然而然就放轻松了。何青莲呼出一口气,她最怕的就是病人不相信她,或者不听她的话,那可真让人头疼。

何青莲感觉针消毒得差不多,待针冷却,便动作麻利地插在一个穴位上,病人只是感觉一点点麻,不疼,甚至还因为大夫的缘故,感觉有那么一点舒服。

接下来,何青莲针灸的动作行云流水,一刻都没有耽搁,半个小时后,这位病人的上身便插满了密密麻麻的针。

何青莲擦了擦额头前的汗珠,舒心地呼出一口气,心想:总算完成了。

然后叮嘱那位老妇人看着。

自己便出来了。

取出毛笔和空白纸,写下药方,递给她爹,这药方也很详细,药膳和吃什么都写得一清二楚,只见药方上写到:药膳,黄芪、当归、山楂、陈皮,放入适量清水中小火熬炖,半个小时即可;食谱类,开始用小米粥养胃,多食蔬果,比如韭菜、海带、玉米等养颜排毒的食物,水果最好蒸一下,主要去寒毒。

做好了这些,便又回到里间,针灸时辰已经到了,她取出那些针,老妇人忙上前来询问自己的丈夫:“怎么样?”

那位中年男子欣喜地回道:“我身上轻松多了,不像之前那么沉重了。”他们对视一眼,暗道,这个何大夫不简单,便纷纷上来答谢。

何青莲连摆摆手,道:“这是我应该的,你们去掌柜处取药吧,记住一定要忌口,按照我药方上的来,半年后就可痊愈。”

那对老夫妇又对何青莲连说感谢的话,才出去了。

何青莲在里间收拾了一会,才掀开门帘出来,才发现那对老夫妇已经走了,便来到掌柜台处,用算盘算起了这些时日来收获的银子。

算盘上珠子被她麻利的动作拨得‘噼啪’响。

可是,站在她一旁的爹看着在拨算盘的女儿,欲言又止。

何青莲似乎有所感应,若有所思地问道:“爹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被女儿发现问了出来,何父便只好全盘托出,道:“莲儿啊,爹知道你有一颗菩萨心肠,我们店里虽然来看病的人很多,但入不敷出,再这样下去,我们店可要关门大吉了。”说完,满脸的焦虑,不再掩饰。

这种情况,何青莲也是知道的,她也能体谅她爹的心情,毕竟穷怕了的,手上有点钱才安全,若没钱,自然很没安全感,眼看现在生活有了起色,他是再也不想回到那穷乡僻壤的农村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乞丐日子了。

何青莲点点头,示意她爹稍安勿躁道:“爹,别担心,我自有赚钱的法子,但我们开医馆,必须秉承医者父母心的忠告良言,造福天下百姓,这才是医者之道,钱,我会另外想办法的。”

他爹闻之有理,一想到女儿还有别的本事,顿时放了心,道:“是爹过滤了,莲儿辛苦了。”

何青莲笑道:“莲儿不苦,为了这个家能过上好日子,再苦都是甜的。”

又一个晚上。

何青莲手拿一本诗经坐在窗前看着,等待着李天佑的到来,这种等待的心情慢慢变成了期待。

不过,她现在,眼神并没有放在书上,而是一手撑着脑袋在发呆,似乎思考什么已经入了神。

以至于李天佑到来的时候,都没有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