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医妃闯天下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9-13上架
  • 13914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河边捡到一个人

重生医妃闯天下 薰浅馨 2091 2016-09-13 19:04:55

  日当正午。

放眼望去,却是连绵的山脉,何青莲此时背了个背篓,擦了擦额际的汗珠,沿着溪河往家的方向走去。

何青莲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她转眼16岁了,成了个大姑娘。

她前世是出生在医术世家,把祖上的中医掌握了个透彻,本以为她从此就和中医相依到老,没想到会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她魂穿到这个何青莲身上。

由开始的惊慌到现在的淡然,她大概了解到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这个世界叫日月轮回大陆,何青莲因为身处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所以对这个世界还不是很清楚。

虽然世界换了,但好在药草还在,这个世界只是比前世的灵气浓郁了很多。

何青莲背篓里装的是满满的草药,什么样的草药都有,只要是草药,何青莲都不会放过。

就在何青莲继续往前走时,远远的,发现河边正趟着一个人。

何青莲皱眉走了过去,发现是一个男子,俊美如画的五官,差点像耀眼的太阳一样,闪瞎了她的眼。

这名男子很显然是个成年男子,具体多少岁不得而知,只是,他此时身负重伤,身上的衣服一大半都已被血染红。

何青莲再一次皱紧了眉,以她前世的年龄加上现在的,经历告诉她,这不是她可以惹得起的,可是看他痛苦的样子,身后可能还有仇家在追杀,想到这,她有点于心不忍,终是放不下,救了他。

这个时候,李天佑已经趟在了何青莲的床上,何青莲的床上除了木板搭成的,便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此时,正值夏季,是一年四季最热的时候了,趟在床上的李天佑自然是不要再盖什么的。

何青莲正在检查他的伤势,衣服上的血迹已干涸,想褪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于是,何青莲打算用剪刀剪下来。

何青莲拿着剪刀手脚麻利地剪掉他身上的布料,何青莲刚开始还没注意衣服料子,现在才发觉,这些布料虽算不上多华丽,但是却很有讲究,给人一种低调的奢华的感觉。

何青莲心中越发觉得这个男子定非寻常人家。

何青莲几乎把他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只留下私处没有动。

这时候,她的娘亲端了一碗药进来,那显然是中药熬成的,她吩咐了她娘亲这个时候端进来。

虽然这个世界是武力为尊的世界,但在何青莲看来,中医研究也不遑多让。

她娘亲把那碗药搁在了靠近她的那边桌子上,便出去了。

何青莲并没有立即去动那碗药汤,而是先给他处理伤口,既然打算救人,就要救到底。

她用干净的毛巾放在沸水中浸湿,然后拧到半成干,擦拭着他身上的血迹,无意碰到伤口,传来那男子痛苦的呻吟,吓得何青莲忙抽回手。

一个待嫁姑娘,一个成年男子,本该在一个房间里不成体统,还是一个不穿衣服,更是不雅。

但何青莲不管这些,要是注重繁文缛节,那受重伤的他恐怕要归西了。

等清洗完他身上的血渍,何青莲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她直起身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这才端过已经亮凉了的药汤,她坐在他床头,抱起他靠在她怀里,他此时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何青莲用左手手掐住他嘴唇两边,他的嘴唇随即张开,何青莲用右手舀了一勺倒进他嘴里,昏睡的他本能地吞下去。

就这样喂药,不多时,已经全喂进去了。

然后拿出针线,替他缝住被刀砍伤的大口子,好在一切顺利,完成这些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

何青莲出来,看了看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对着夕阳伸了个懒腰,享受着傍晚凉风的吹袭,一脸的惬意。

她不知道的是,她救的那位男子,确实不是什么普通的男子,而是当朝的九王爷,因微服私访,受到内奸的陷害,才落魄至此。

好在仇家也不打算追杀,大概是因为他们已经相信他已死的事实吧。

第二日清晨。

李天佑已经醒了过来。

何青莲因为床被占,所以跟她娘亲挤了一晚,而他爹爹跟弟弟睡去了。

何青莲算着时辰来到那男子床前的。

只是,她一靠近床边,就被他反手桎梏在怀里,手已经掐住她喉咙,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何青莲虽然被禁锢得有点难受,但还是淡定地回道:“救你的人。”

李天佑脸上严肃的表情蓦然一松,手也随之放开。

何青莲如获大赦,马上站了起来,微退几步,拂了拂胸前的几缕长发,微笑道:“公子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初次见面,就给了个下马威。”她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此时,他已经穿上了他爹爹的衣服,虽然窄小,但好在穿上了衣服,不至于袒胸露乳不能见人。

他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此时,却有点不自然,道:“有劳姑娘了。”

好在何青莲不打算追究,受过重伤的人大多都是敏感,刚才那一举动也在情理之中。

她道:“你的伤口有点严重,需要好好调理几天。”

可李天佑脸上却有焦急之色,道:“我还有事,能不能快点?”

何青莲却摇了摇头,道:“中药向来注重修身养性,需要长时间调理身子,我说的那些时日,还是根据你的身子,最保守的估计。”

李天佑焦急的神色也只是一瞬,便恢复了正常。

何青莲却是手端起一旁的药汤,递了过来,笑眯眯地道:“把今天的第一碗药喝了。”

李天佑本来就不是亏待自己的人,见到那碗黑乎乎的药汤,皱眉道:“可以不喝吗?”

何青莲却是淡定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微笑道:“可以,只要你等得起,病好的日子却要延长了。”

待她说完,李天佑便头一仰,那些汤汁全都倒进了嘴里。

何青莲给他喝的药都是些固本培元的汤药,早上喝一碗,最好。

等他喝完了药,似乎想起来了什么,问道:“敢问姑娘姓名,日后定当重谢。”

何青莲却是抿唇一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道谢却是不用了。”

说着,已经拿起那只碗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