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零号

三十章 误会

零号 叶子不会哭 1729 2016-08-13 10:14:41

  远离伯克小镇的Y市,四处转了一圈吃完饭后,萨德·金不紧不慢的将车子停放在一家酒店的车位上,下车做起了开门的小厮,攸束慵懒的伸个懒腰,迈出细长的大长腿,下车扶发动作一气呵成,优雅的像一个贵族少女,迈着。

“你们这样大摇大摆的不怕警察来抓你们吗?”侑凉有些紧张的跟着两人进入酒店,攸束没有搭理他直线走到前台淡淡的说,“两间套房。”声音带着磁性的魔力,前台的服务人员几乎是没有任何违背的意思将两把钥匙交给了攸束。“三楼左转291号房,292号房钥匙请拿好。”

拿起钥匙攸束沿着大厅的走廊走向电梯的方向,两人紧跟其后,“你这样是犯法的啊,又不给钱。”上了电梯,侑凉小声的贴在攸束的耳边说,对于这家伙乱来的行为,他是真的很无奈。

攸束唇边勾起一丝邪笑,幽黑的双眸轻轻的瞥了侑凉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你信不信我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违背。”

“我信我信!你别杀他们。”侑凉连忙点点头,捂着嘴巴退到一边,搞不好等下惹毛这个家伙,直接来个万人斩,他可再也经不起这种刺激了。

“叮”电梯打开了,攸束走了出去,萨德·金闷不作声的跟在身后,对侑凉作死的行为很是不屑,跟0号讲道理跟找死有什么区别,真是佩服这小子的胆量。

“你们住一间吧。”冷冷的丢下一句话,攸束打开291号房走了进去,“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萨德·金哭丧着脸拿着手中的钥匙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侑凉。“为什么我要跟这小子住一起,直接开三间房不就好了。”

进到屋里攸束疲惫的躺在欧伦风的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蓝色花纹的天花板,幽黑的眸子变得有些迷茫喃喃自语道,“R……RRRR……。”

与此同时白皙的皮表下一阵蠕动,深埋的血管突然从手腕的位置一路向上爆裂开来“嘣”……“嘣”……整只手臂瞬间皮开肉绽,肌腱都被炸裂的血管崩碎,“疼……妈妈……束好疼……”感受到撕裂的痛苦攸束缩成一团,紧紧的将一张照片贴到胸口,女人笑颜如花。

从手臂一路蔓延到全身,密密麻麻的伤痕龟裂…崩碎……攸束俨然成了个血人,细白的手早已被鲜血覆盖,攸束慌乱的抹去照片上的鲜血。

“对不起弄脏了妈妈的脸……”攸束低低的喃喃道,充满了焦虑不安的拭擦着女人脸上的血渍,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女人的面容在鲜血的沁透中模糊了,慢慢从照片上消失不见,只剩下怀中抱着的婴儿恬静的睡颜。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抛弃我……”看着女人消失不见的脸,攸束狂躁的怒吼道,眸子被一片赤红覆盖,将照片撕个粉碎,一阵血雾在空气中弥漫,逝去的鲜血开始倒流,伤口飞速的愈合不到一分钟除了衣衫嫣红的血色,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狠狠的将地上碎片中的婴儿拧碎,攸束一脸阴霾走到墙边,挥出一拳打碎对面的墙壁,正坐在沙发上的侑凉错愕的看着墙上崩裂出的一个大洞,“束!你怎么把墙给打碎了。”嚎叫一声,侑凉趴在墙壁上检查着这个脑袋大的洞,“怎么办这得赔多少钱啊。”

攸束伸出一只手指,弹的侑凉嗷嗷叫,冷冷的喝道,“你闭嘴,11去给我买几套衣服,明天去中国。”说完向浴室走去,侑凉这才看见攸束的衣服被鲜血染上了斑斑血迹。

“你衣服上的血哪来的,不是答应我不要随便杀人了吗?我真是白痴还那么相信你。”侑凉趴在墙壁的大洞上,满是愤慨的吼道,回应他的是浴室“哗啦啦”的流水声,侑凉气的抹了一把眼泪向门外走去,心里揪着一阵难受,我真是大笨蛋。

“喂,小子你去哪。”刚出房门准备去买衣服的萨德·金看着从旁边走过的侑凉喊了一声。

“回家去,你们爱杀谁杀谁吧,我不管了。”侑凉头也不回的咆哮一声,向楼下跑去。

萨德·金想也不想的立马追了上去,开什么玩笑要是把这个小子丢了,回去不得被0号直接杀了才怪,“小子你别闹脾气啊,为我这个狗腿想想行不行。”出了酒店,已经灯火通明的大街上,萨德·金满是愁容的劝解着油盐不进的侑凉。

“0号刚刚连房门都没迈出过哪里有时间去杀人,肯定是他自残,像那些精神压力大的变。态,你懂的自残是经常有的事。”走了一段路,萨德·金胡乱的瞎掰着。

“你说真的?”侑凉猛的抬头看着他,萨德·金重重的点点头一副千真万确的表情。

“那我误会他了,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他伤到重不重……”侑凉一脸茫然的想到,猛然回头向酒店跑去。

看着侑凉的狂奔的背影萨德·金挥了一把汗,“总算摆平了一个比一个难伺候啊,现在该去买衣服。”为自己的命运感到一阵惋惜,萨德·金朝最近的一家服装店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