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零号

十章 七年前

零号 叶子不会哭 1400 2016-08-09 21:00:06

  走出公园是一大片80年代的老式建筑,这里是整个C市最贫穷混乱的区域,俗称西大灾区,虽然已经0晨1点了,但是路边的烧烤摊依旧生意火爆,穿过几条街道,走进一条阴暗潮湿的巷子对面是一栋只有三层的老旧楼房,楼道狭窄又肮脏,上了三楼左拐最后一间就是曳和栎的住所了。

刚进到屋里,曳就笔直的走进浴室,关上大门,“你们住的也太寒酸了吧,我看的电影里那些杀手都是住的别墅呀,高级公寓什么的。”看到眼前的空荡荡的只有一套座椅和冰箱的客厅,攸桀忍不住吐槽到,。

“少罗嗦,把你哥哥的资料都给我吧,”栎走到沙发旁往上一躺,环抱着手臂冷冷的注视着的攸桀,被这个小子摆了一道让她心里极度不爽,现在要找回场子才行,让这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攸桀扭着肉圆圆的身子,敏捷的爬上栎旁边的沙发,摘下头上的飞行帽丢在一边,向条咸鱼一样躺着,对着栎天真无邪的说道,“这个,除了知道哥哥是在法国不见的,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法国,什么时间。”栎沉吟了一下。

“7年前。”

“7年!还是在法国,我说小鬼,你是在逗我吗。”栎顿时一记黑线划过额头咆哮一声,掏出一把袖珍枪,顶在攸桀的脑门上有种想要一枪蹦了攸桀的冲动。

攸桀连忙爬下沙发缩到桌下,探出一个脑袋无辜的瞪大水汪汪的眼睛,表示自己没这个意思。

“以你们攸家的势力,都找不到他?”栎有些无语的问道,攸家在中国也算是名门世家,势力之大,而且听说攸家和法国的那位公主联姻,不因该在自己的国土上,还找不到自己的儿子吧。

攸桀被栎问的一愣,神情低落的低下头,两只短胖的小肥手搅动着衣角说:“我不知道,妈妈很想念哥哥,可是从来没去找过。

“这都什么鬼。”栎哀嚎一声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七年啊就算是有消息,隔了这么久的时间调查起来都困难无比,还有谁知道这小鬼的哥哥还有没有活在这个世上,说不定已经死了!对肯定已经死了,不然这么可能不去找,这个小屁孩多半被蒙在鼓里。

早知道就不那么爽快的答应的,抓狂了一会,栎还是有些不理解这个小屁孩为什么要找杀手寻亲,怎么想都很可疑,当即问道,“这种事情找侦探比较可靠把,为什么找我们。”

“因为我哥哥是变态呐,一不小心就会被杀掉哦,只有很厉害的人才能把他带回家把。”攸桀眨眨眼,好像对自己哥哥变态没有丝毫的反感。

“变态?”栎顿时来了兴趣,这个任务貌似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聊,“是呀我听管家爷爷说的,这个给你,是我偷偷存了好久的零用钱,300万,只要你们帮我找到哥哥,我可以给你们更多。”攸桀拿出一张银行卡有些不舍的递给栎,认真的说道。

“300万。”栎抢也是的接过银行卡,兴奋的吼道,果然还是外水更赚钱啊。

“不过现在不能拿出来,因为我家里人在找我,能不能让我跟你们呆在一起。”攸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行。”栎用闪电般的速度收好银行卡,然后毫不犹豫的拒绝,开什么玩笑带上这个小鬼,不知道多麻烦。

等了半天没有回应,栎回头一看,攸桀已经趴在地板上睡着了,“果然是小孩。”栎心里暗叹一声像拎小鸡一样抓起熟睡的攸桀,扔进一个空房的床上。

这时候浴室的门开了,曳裹着一条白色的浴袍,褐色的头发有些湿润,静静的看着栎,淡淡的问道,“要去法国吗。”

“是的,线索有限。”栎美目流盼,一改面色沉声说道。

“组织那边怎么样。”

“暂时不用管。”

“那我睡了。”淡淡的丢下一句,曳走进左边的房间,咿呀一声关上房门,栎静静的躺在沙发上,有些疲倦的闭上双眼。“法国,希望不会是那个地方。”

相比C市的和谐,左邻的T市却乱了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