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零号

三章 死亡的意义

零号 叶子不会哭 1490 2016-08-09 21:00:06

  阴暗幽深,潮湿充满着腥味,所有一切负面的词都可以附加在眼前的这个地方,这是一层修建在地下的刑室一共有44间刑房,聚集了世界各地搜刮过来的刑具,被送到刑房的犯人们往往不死也要脱成皮。

  从最基础的鞭刑,棍刑,电刑……到老虎凳,灌铅,剥皮,车裂,具五刑,桶型,双叉型……所有的刑具上都是血迹斑斑。

  此时第28间刑房一个满身伤痕三十岁左右身材丰盈的女子吊在刑房内,周围的灯光有些暗淡。

  两根锋利的倒钩穿过女子的****将女子悬空挂在刑房的上空,长长的金发哒耸下来,遮住了女子的面容,一个身宽体胖的男性施刑者,狠狠的挥动着手中的长鞭,“你不是很牛叉吗,隔着铁栏都能撕下送餐员的手臂,怎么现在就跟一条死狗一样。“施刑者奥托骂骂咧咧的鞭打着女子。

每打一下女子的身上就溅起一道血花,今天是圣诞节奥托本来是准备给家里人打一通电话聊聊家常,结果出了这一茬事,现在心情不太好。

  女子发出一声低吼,野兽的目光从湿粘的金发后射出,暴虐,嗜血……这是奥托对上女子眼神后的想法,忍不住毛骨悚然冷汗直流。

不过很快就意识到女子并没有行动的能力,奥托有些恼怒的冲上前去,几巴掌甩在女子的脸上,“贱货,让你瞪我。”

  居然被一个任人宰割的罪犯给吓住了,奥托懊恼的想到,转身去捡地上的鞭子背对着静静吊在倒钩上的女子,女子突然双腿猛的向前夹住奥托的头将他拉到身下,奥托惊恐的挣扎着。

倒钩死死的拉扯着女子的胸部划出深深的血洞,女子好似没有痛觉一般,一双留着锋利指甲的手绕到奥托的耳后,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一对双耳带着血剑被撕扯下来,奥托的整张脸差点都被撕扯下来。

  “啊啊,救我!快救我!”奥托捂住空荡荡的双耳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女子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将指甲戳进奥托的眼眶,迅速的扣出两只黑白相间带着血丝的眼球,女子将眼球塞进嘴里,不紧不慢的咀嚼起来,只听见“噗嗤”一声,眼球在嘴里爆炸开来,流出浓浓的汁水。

  囚室外的两名狱警听到惨叫声立马冲了进来,其中的中年狱警看到屋内的景象勃然变色,对着女子的手臂开了一枪,“砰”的一声女子左手臂上血肉横幅,中年狱警抬枪瞄准着女子的脑袋厉声喝道,“371号快住手,不然下一枪崩掉的就是你的脑袋,别给我装傻,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

  女子缓缓抬起埋在奥托脖颈撕咬的头,看向前方的中年狱警,微微一咧嘴露出一排沾满碎肉的牙齿,慢慢的放开手中的奥托,然后在挂钩上轻轻的荡着,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脱离女子的掌控奥托嘴里冒着血泡,“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中年狱警一只手抬着枪警惕的瞄准着女子,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将奥托拉了过去,“已经没气了。”中年狱警在奥托的鼻子上探了一下,对着另一个年轻的狱警摇摇头说。

  “该死的,老子一枪毙了你。”年轻狱警看着面目全非的奥托,急红了眼,举起手中的枪,对准挂在倒钩上悠闲的荡着秋千的女子,没等他开枪射击,中年狱警拦住了他,焦急的说道,“你干什么,杀了她你会受到处罚。”

  年轻狱警没有放下手中的枪,双眼里含着眼泪,看向中年狱警怒吼道,:“为什么这种人不直接一枪毙了,关起来有什么意义,每天有着警卫因为这些该死的人牺牲,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建立这所监狱,那些被这些变态神经病杀掉或者吃掉的同事,原本可以有更美好的未来。”说道最后年轻的狱警有些泣不成声,为什么啊,如果一开始就把这些罪犯给枪毙,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谓的牺牲。

  中年狱警压下他的枪头,叹了一气苦笑着说,“这些罪犯虽然都该死,但我们的任务就是听从上面的命令,不明白就不要多想了,带着他的遗体走吧,上面会给他的家人丰厚的抚恤金的。”

  年轻狱警抹了一把眼泪,默默的扛起奥托的尸体,向刑室外走去,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变得冷淡,变得麻木不仁,可是现在他做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