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八章:长风破浪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294 2016-08-15 00:00:02

  第二节:中

李芝莜似笑非笑道:“夫君毋须嘴硬!我相信夫君确有——复兴华夏民族、重振炎黄龙威之决心,但夫君有开天辟地之仁慈、单凭你有对邪恶势力开膛破肚之冷酷,远远不够……”

稍稍转动身子,与他面对面道:“夫君真的会对东瀛人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么?他们当中也有善良百姓、无辜妇孺,向他们拔剑——不是华夏民族之骄傲、不是炎黄子孙之胸怀!”

康柏蕴趾高气扬道:“我的芝莜宝贝啊,你没听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言?剪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哪能跟子孙后代留下隐患?我已有不滥杀无辜,又可以绝后患之法!”

李芝莜唉声叹气道:“古往今来,英雄豪杰,多贮蓄材术,树置功利,镃基富贵,焯耀家邦……我的宝贝夫君倒好,心心念念,想的是若何名正言顺地灭人一国、诛人一邦……”

康柏蕴咽口唾沫道:“爱妻啊,为夫真有若此残忍吗?总之,为夫会竭尽全力,保留一份仁慈!”牵着她的手道:“走,我们回船舱,让为夫欣赏一下——我轻裙冉冉、罗袜纤纤的芝莜宝贝,似洛神出浦、依稀小步凌波之神韵。之前欣赏了身着淡淡春衫、宛似嫦娥明月下的玫笄宝贝,裙拖轻轻环佩、犹如仙子洛种行的姗娅宝贝,为夫迫不及待,你的精彩表现噢!”

李芝莜羞答答地道:“以为只记得夜夜跟你枕上浇红烛之韵梅宝贝,次次配合你隔墙偷焰火之琗绮宝贝,及总缠着你粉蝶探香花萼颤、蜻蜓戏水往返狂之恩祯姐姐呢?世间定有相思种,真怕夫君那些蹙金结绣之文、衔华佩实之词,惹出千家万户的多情辗转心……脱掉你的紫绶金章,搂住别的玉簪珠履……情浓乐极犹余兴,珍重檀郎莫相忘。算了算了,我管不了朱楼青阁,管不了舞女歌婢。任由夫君掁臂长啸,风动云兴吧!只要你欢爱之余,没有忽视镂金铺翠之景色,没有忘却菽水承欢之欢愉,还记得我等‘寂静兰房簟枕凉,佳人憔悴意幽长’便行!再优秀的男人,也挡不住外头玉箫金琯之音乐、记不起家中风鬟雨鬓之憔悴……”

踮脚仰首,咬了一口康柏蕴的鼻子道:“自古被褐怀珠之辈,含素藏脩之才,待其一朝荣贵、名扬四海之后,谁不从俗浮沉,与时俯仰?又何况我夫君这种——人生便若一本鸿笔丽藻之书、一副浓墨重彩之画、且惯于酣歌恒舞之才子?唉……我啊,人生一世,草生一秋。”

康柏蕴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属狗的啊,咬我鼻子?我需要一位不矜不伐、不蔓不枝的芝莜宝贝——所以,你要戒骄戒躁,更要有礼有节……我希望:我披沙——拣的是金,我劚山——觅的是玉。唉……或许有一日,为夫……我们恐再无‘破镜重圆’、‘分钗合钿’之日。”

李芝莜吓了一大跳:“夫君此话何意?甚么叫再无‘破镜重圆、分钗合钿’?我们生是夫妻,死也是夫妻,为甚么要分钗破镜,劈凤断带?夫君是嫌弃芝莜身份卑微,不堪匹配……”

康柏蕴伸手轻轻按住她的红唇道:“傻瓜,或许有一天,为夫可能会返回故乡,但为夫未必能带得走你们!即便带走了你们,或许会有意想不到之事发生……为夫若何敢冒险啊!”

李芝莜满面迷糊道:“我虽听得云里雾里,但夫君若真的因为甚么缘故,没法带我们同回故乡,那……那夫君便时常回来看我们呗!真是奇怪,我们去不了,夫君难道还来不了吗?”

康柏蕴摇头苦叹道:“为夫怎舍得把陪我跋山涉水,餐风饮露之爱妻丢下呢?待布完星罗云布之局,设下盘根错节之棋后,再从长计议。况且,即便我想回,也未必能回得去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