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八章:长风破浪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098 2016-08-09 23:43:46

  第一节:中

黄玫笄满面崇拜之情道:“我们的夫君真厉害!勿论诸子百家、九流三教之学,简直件件精通,无一不晓。谈兵论道,喻古警今,口若悬河,无一不能。又有富贵家俬,又有倾国相貌,又值英年正茂。夫君,你——便是‘红颜祸水’……是祸国殃民之‘妖孽’降世……”

康柏蕴情有所动,于两位妻妾之间,缓缓地抒情而歌:“忘了有多久,再没听到你,对我说你——最爱的故事。我想了很久,我开始慌了,是不是我又——做错了甚么?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面向白婉莹含情而唱:“我要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复转首望着黄玫笄,深情而歌:“我会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一手搂住黄玫笄的腰,一手抓住白婉莹的左手:“一起写……我们的结局……”

一曲终了,爱妻娇妾,哭得稀里哗啦。“常闻芙蓉别殿,曾居窈窕妖娆之艳姝;又闻杨柳深闺,未乏婀娜轻盈之娇媛。然‘偏’‘长’易获,全美难得,似两位宝贝此等品性与韵致兼优、颜色与情文并丽者,历古罕闻,旷世稀见唉!古有歌舞呈吴,宠冠于苏台,使鸟喙得获‘行成’之请;琵琶出塞,魂销于汉帝,令画工妄撄‘上罪’之诛。犹记当年‘不惜倾城国,佳人难再得’之歌,虽为忘国解‘嘲’,而仍可证美人之色,不易觏唉!夙负情痴的我颇酣艳梦,虽凄凉罗袂,缘铿贾午之香,但丝毫未悔。我寻觅——品列金钗之姿,我已找着了——花吐文通之颖。”他亲了亲白婉莹之鲜唇道:“我没有搜索绝世名姝,撰编柔乡韵谱之闲情,更没有追古思今,按迹生欢,探奇销恨之逸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只沉醉于花之初放,芳菲妖媚之中,更该关怀民族之兴衰、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悲欢……若能把天下之兴亡记挂于胸,哪有时间去羡襄王之巫雨?若把社稷之盛衰担负于肩,哪有兴趣去想阮肇之仙踪?世之风流韵士,慕艳才子,于我而言,皆是废物,于国无益,于民无用,为夫绝不能做此废材。”又亲了亲黄玫笄之嫩唇道:“美人艳处,自十三、四岁以至二十三、四,只有十年颜色。时过此节,则若花之盛开,非花之不烂漫,而乃零谢随之矣。然,世虽有羡慕半老佳人者,以其解领情趣,固有可爱,而香销红褪,终如花色衰谢之后,只有一种可怜之态矣!”

拍拍她们的丰臀道:“别急!为夫有一妙方……”在她们耳畔嘀咕一番,随即昂首狂笑。

黄玫笄一手掐住他的耳朵,白婉莹一手拽住他,将之使劲拉走,步入船舱……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