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八章:长风破浪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154 2016-07-27 09:22:02

  第一节:上

黄玫笄未置可否道:“柳絮逸思的谢道韫呢?张嘴瞎讲乱道的他,给谢道韫配了哪位?”

康柏蕴眨了眨眼道:“配给她——‘花封冶意’潘安仁。理由是:一个风高林下,一个美擅车中,移花就柳,定不恨天壤。圆音曲转、困于驽庸之夫的朱淑真,他给她指定了诸若苏子瞻、秦少游、晁无咎、陈季常、黄山谷、王晋卿、晏同叔、苏子美、柳耆卿等宜配人选。”

黄玫笄浅浅一笑:“全是北宋一朝,绮舌应酬、锦肠不断之名士。性格旷爽超尘、命运播迁以还、受辱贻羞牙侩之才女李清照呢?又擅自给她指派了哪些文坛‘奇葩’、当世名家?”

康柏蕴掐了掐指道:“李清照生于北宋末、南宋初之间嘛,配给她的有王十朋、谢希孟跟米元章等……噢,还有陆务观。理由是:皆可以‘金石剩录’,乐此桑榆。该才子更把英华鲜颢、诏可催花之武曌,配予挟天子以令诸侯之魏武帝,将其锁之铜雀台上,毋使其播秽牝晨,传淫论秽;或配予金海陵,将帅旗鼓,颇足相当。我只当此配乃一笑话,有失我天朝文士墨客之水准!我建议青冢难埋凄情惋韵之王昭君,宜配受辱牧羊十九载、气节未改之苏子卿,理由嘛,都是汉民,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旄落毡残之余,拨琵琶一曲,了塞外孤身之苦。典赡渊深之班昭,宜配集思广益而治学、博采众长以注经之郑康成,理由即六经作庖厨,百家作异馔嘛!巧偷鹦鹉、命倚孔雀、孤了残生之薛涛,宜配杨柳张绪,蝴蝶魏收。”

黄玫笄愣了半晌道:“噢,明白了!柏蕴哥哥,你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我要想很久很久,才明白你话中之意。薛涛有《鹦鹉离笼》之诗及‘韦令孔雀’之佳话,虽一生空作了风尘染滥,但其才情为后世津津乐道。杨柳张绪,引自稼轩先生‘最怜杨柳如张绪,却笑莲花似六郎’之句,至于蝴蝶魏收呢,史载‘魏收轻薄,时人号曰惊蛱蝶’,故杨柳张绪跟蝴蝶魏收皆指轻浮之意……唉……我也用了‘风尘染滥’字,指责薛涛举止轻儇,恣佻冶荡。”

康柏蕴嘻嘻一笑:“宝贝可有崇拜引经据典之为夫啊,有没有景仰旁征博访之本官啊?”

黄玫笄嘟着嘴哼道:“我跟薛涛皆出身乐籍,夫君指桑骂槐,讽我举止轻儇、恣佻冶荡。”

康柏蕴抱她入怀道:“有多少善男信女,因彼此曲解话意,双双郁闷而死,死不瞑目啊!”

白婉莹走上甲板道:“玫笄姐姐莫生气,相公爱妻如命,岂能有此‘薄情寡义’之想法?”

康柏蕴转首微笑道:“娘子,古往今来,有多少痴男怨女,无法像我们一样甜腻而死呐?”

白婉莹走近他身前道:“倡情冶思、恣情纵欲的坏相公,我问你,历史上有位史籍少有提及之薄命红颜,鲍照之妹——鲍令晖。帮她配配姻缘呗!我想听听,你会给她找甚么品味!”

康柏蕴信口即言:“鲍照跟鲍令晖兄妹,使我想起历史上的左棻跟左太冲,以鲍令晖流传至今的诗作判断,可谓清奇灵巧,宜配当时‘穷南北之胜’的文坛宗师——庾信跟博涉史籍有辩才之徐陵,使他们珊瑚斗咽,琉璃斗舌,为华夏历史增添一丝……不,增添万千霞彩!”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