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七章:摧枯拉朽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2190 2016-06-19 19:32:02

  第三节:上

怒涛滚滚,汪洋汹汹,一道倩影推舱出,纵身一跃,飘飘玉腕凌波去,滚滚香魂逐浪浮……

康柏蕴打量着穿一套缟素衣裳、做仆妇装束的白婉莹,跟挽一个轻盈鬟髻、扮时样梳妆的太安公主,笑嘻嘻的道:“虽是裙布荆钗,却掩不住花容月貌。好好好,不必绫罗袄。青衫白练裙,好的只是好。”一身男装的李恩祯也步出船舱笑道:“虽是淡妆素裳,却掩不住国色天姿。俏俏俏,不用菱花照。清水淡梳妆,俏的只是俏。”白婉莹没跟康柏蕴打闹,反拿李恩祯打趣道:“冰肌藏玉骨,衫领掩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仪容俏,天然性格清。体似燕舞柳,声如莺啭林。”李恩祯很骄傲地点首道:“我虽不及瑶台仙子,也算个窈窕佳人吧!”一步一步走近皮肤香细、容貌端庄的白婉莹,站在康柏蕴身旁道:“轻盈绰约不为奇,妙在无心入画;袅娜端庄皆可咏,绝非有意成诗。或曰绝世佳人,或曰出尘仙子。”

康柏蕴一把抱住她们道:“两位宝贝啊,你们何时变得若此的油腔油调,滑嘴滑舌了?”

春融楚国之腰、香挽甄家之髻的太安公主,微微地递了递眼风道:“有其夫,必有其妻!”

康柏蕴嘿嘿冷笑道:“公主请回船舱吧,以免风大浪急,你一不当心,锦裙飘时,一闪芳影留不得,玉碎珠沉,葬身于波涛之中。若真有了三长两短,我没法向你的天子父亲交代!”

浑身水湿、似带雨海棠笼晓日的黄玫笄上了船道:“柏蕴哥哥,波多野结依想寻死……”

遍体泥淤、若经霜金菊弄秋晴的李芝莜拎着浑身精湿的少女——波多野结依,飞身跃上船板:“她想跳水自杀,但撞上了我跟玫笄姐姐!柏蕴哥哥,我一身脏兮兮的,全拜她所赐!”

康柏蕴快步上前,抱了抱黄玫笄跟李芝莜道:“乖,玫笄宝贝,芝莜宝贝,你们快去洗个澡,换掉湿衣裳,依依姑娘之事,便由为夫来处理吧!”以热吻送走两位爱妾,冷眼怒视躺在船板上的波多野结依道:“你虽非素门之德妇,但乃富家之娇娘,蝼蚁尚且贪生,我不信你不爱命!我一没绝你食物、断你汤水,使你饿得受不了了想投水;二没让手下对你群起而攻之,使你倍感耻辱而自杀……我想来想去,左猜右猜,答案只有一条:为了不让倭寇船队闯入我布下的陷阱,你想放手一搏,哪怕希望非常渺茫,哪怕你会因精疲力尽而葬身水底。”

波多野结依眼神清澈凛莹道:“我想救我的同胞,何错之有?”康柏蕴隔空狠狠滴扇了她一巴掌:“你想救你的同胞,便去反抗你们的天皇,便去刺杀你们的幕府将军——没有实权的足利义澄啊,去干掉细川政元、伊势贞宗等逆臣贼子啊,潜入我们天朝烧杀掳掠,还敢诡辩自己没错?这整个太平洋都是我们天朝的海域,是的,不止太平洋,五大洲七大洋全是我们天朝之疆域。天朝想海禁便海禁,想解禁便解禁,管你们东瀛倭寇屁事?我朝天子大仁大义,大慈大悲,开日月临空之恩,赐予你们一块弹丸之地安身立命,已是皇恩浩荡,可你们不知感恩戴德,竟还恩将仇报!我迟早把你们当猪牛一样运往非洲,为我们天朝开山挖矿!”

波多野结依让他一巴掌打蒙了:“我的家中,当卖俱无,柴米油盐一样没有,我整整饿了三日,米星粒也没有沾牙。若此苦命,还活着做甚么?曾三次上吊,又求死未成;多次跳下深水,也没能死成。之后邂逅了武田家族的两位少主,才得以吃顿饱饭,才得以换上华装!”

康柏蕴眼眶泛红:“你若在自己家乡混不下去了,来我们天朝循规蹈矩的工作,安分守己的讨生活,我们伟大仁慈的华夏民族,是能够容纳你的。我很同情你之前风飘断絮、水泛浮萍之处境。我们天朝也一样,前朝奸臣当道,炎黄子孙一样哀鸿遍野,饿殍载道。我康柏蕴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民智未开的你们彻底脱去和族身份,投入我们华族怀抱,成为我们华族之一份子,我便对你们一视同仁……这是我的底线!我不是一个滥杀无辜之人,我不嗜血!”

波多野结依惊目张嘴:“你让我们卖国忘祖?有点小聪明之人,玩弄权术之时,常遭人讥笑。康大人对人推诚置腹,往往能获得民心。你真是一位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奸若诚之人呐,谁若把你当作花柳中之班首,风月场之领袖,他离身败名裂、死不瞑目之日不远了!”

康柏蕴浅浅一笑:“我本是走马蹴鞠、丝管乐器、放浪潇洒之辈,不懂明枪暗箭、阴谋诡计,依依姑娘看到的是我个人道德修养之境界,但你错误地把它解读为收拾人心之权术。”

波多野结依气塞胸膛,火星直冒道:“对或错,还重要么?康大人没有匹夫之勇,更没有妇人之仁。之前尚未想通,而今瞬间醒悟,因为运筹布局的你不需要呈匹夫之勇,因为心黑手辣的你不存在妇人之仁。难道让我栽了筋斗,埋怨地皮么?所以,我不会跟你讨论对错!”

康柏蕴微微一笑:“我是提醒你错误地解读了我的天性,无关对与错!倭禽寇兽,所过之处,无不残灭,天下百姓怒怨,自恃强威,名虽为盗为贼,实已天人共愤。我当替天行道!”

手指浩渺接天、泓浵绝地之万顷汪洋道:“依依姑娘,康某钦佩你宁甘玉碎,未肯瓦全之精神。唉……自此啊金屋屏空,往事已成幻梦;往后呢玉箫声断,未晓何处秦楼。烟花化作空花,欲海总成苦海。明年今日,贵国之民又有多少孤零零丧偶鸳鸯,冷清清失群孤雁?”

沧海茫茫,瞬息千里,波多野结依望着一艘艘锦簇花攒之商船,望着一座座酒阑歌欢之货轮,望着前船才过后船追,前浪初平后浪催,感慨滚滚波涛千古恨,飘飘舟楫何时回……

康柏蕴仰天长啸:“东瀛倭寇,翻巧弄拙,依旧赤手空拳;财散命亡,只因负恩忘义。”

波多野结依掩袂悲啼:“水里得来水里去,遭人杀处曾杀人。”抬目祈望道:“请康大人赐依依一死!”康柏蕴嘴泛坏笑道:“依依姑娘若想多救一些贵国百姓——好死不如赖活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