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七章:摧枯拉朽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278 2016-06-17 21:29:32

  第一节:中

康柏蕴虽很生气,但没有表露于外,淡淡一笑,留下一句:“冉姐姐!老婆们!你们陪公主在家歇着,哈哈……年少才高、天资疏放、目空一世、睥睨不群的我要去外面办点事!”

虽非莺花呈媚时节,但通往陆金鑫家之道旁,仍美景欲滴,车水马龙,春光秀色皆风流。

康柏蕴跨着他从兵营中骑来的马,嘴里哼着他当年发行的首张专辑之主打曲,一颠一簸的走着。迎面遇上一位杨柳为眉,芙蓉若面的少女,打扮得珠光侧聚,珮响流葩。“舅舅……”

听得这位粉颊上晕着两个酒涡的少女一声娇唤,他方才记起她便是冉美君之女、庄周生的胞妹庄岚玫。“岚……噢,岚玫!你怎会在此?”庄岚玫眉锁春山,目澄秋水,似笑非笑的低头敛手,站在原地弄衣角,久久方抬起头,飘了他一眼,又微笑一笑,媚眼横波、红潮上颊,越显得光容绰约、丰彩飞扬道:“舅舅,岚玫是来探望哥哥病情的!结果他神清气爽……”

陆家地处幽静之所,华而不奢,广而不靡。

步入正门便是一块花圃,往左是一片青青幽幽之竹园,往右是一座万紫千红之花园。

通往竹园的路上有这亭那亭,这阁那阁,通往花园的路上有这台那台,这馆那馆。

两名丫鬟领着他们慢慢步出回廊,循着朱阑,转绕垂杨右旁之荼蘼架。右是金鱼池,池上活泉亭,可凭朱栏俯赏金鱼,似一片锦缎浮于池面。

他们先是上了一座高台,然后又自高台背面而下,两旁皆是深幽广阔之假山假仙洞,每座洞中皆有石棋盘,石壁悬挂铁笛铜箫,弄得真似仙家一样;再南北横穿太湖石铺就之路、东西弯绕屋梅花三十树之亭。

“少爷跟白公子、庄公子等正在楼上饮酒品诗,二位自行前去,奴婢等告退!”

当两位家伎端的绕梁之声,唱的娇喉婉转时,康柏蕴携庄岚玫布上二楼,掀卷帘子而入。

座中有五位俊美少年,他们一齐抬首,除了另外两位少年痴痴望着庄岚玫外,另两位少年则满面崇拜地盯着康柏蕴,唯有坐在靠里的少年面露不屑之色。

“二位乳臭未干、奶气未脱的臭小子……”

康柏蕴悠然自得地道:“眼睛死死盯着我家神色犹若光照桃花、仪态恰似风吹杨柳的岚玫,失礼之极唉!”

两位少年闻言急忙低头,频频道歉。

“算了算了,你们是男未婚,女未嫁,哈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伸手指了指陆金鑫道:“别满面崇拜的瞪着我,你若有事,请告诉我,自古邪不胜正,只要你以前没干亏心事,你的脑袋不会掉的!”

陆金鑫连忙点头道:“草民没有做下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只是做了些许伤风败俗之勾当!”

康柏蕴淡淡一笑道:“有没有强迫之举?”

白礼彦很卑恭地抢着回答:“我们挑衅世俗风化之时,提倡两情相悦,你甘我愿。”

康柏蕴点了点头道:“当真若此,你们便没甚么可担忧的了!轻而易举便上钩的少妇或少女,生性不坚,品行不贞,极有做路柳墙花之潜质,即便没有让你们攀上巫山,直通桃源,迟早也要沦为……唉……前世之因,今世之果,因果循环!”

精神暗淡、蛾眉半蹙的庄岚玫随着康柏蕴一同入座。“岚玫啊岚玫,我不是让你自己回家么?”

玉面布满云霾的少年冲她哼道:“你怎么跟为富不仁、倚势挟权的陌生人在一块?”

康柏蕴打量面色铁青的庄周生道:“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位如花似玉的俏姑娘,一位月貌珠容的美丫头,你让她孤身只影,独自回家,不怕遇上意外莫测之危险?朽木不可雕唉!”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