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七章:摧枯拉朽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985 2016-06-19 16:39:01

  第二节:下

康柏蕴之言论又何止“弘治三君子”,还把刘健、李东阳、谢迁称作“弘治三贤”,之后更把成化朝的万安、刘珝、刘吉称之“纸糊三阁老”,把成化朝的吏部尚书尹旻、户部尚书殷谦、礼部尚书周洪谟、兵部尚书张鹏、刑部尚书张蓥及工部尚书刘昭称之“泥塑六尚书”。

勿管朝堂若何解读他之言论,反正军营里的将士们则另有“妙论”:“康大人是讲急需民族复兴之天朝,在追求天朝利益之时,须以父兄之姿态,照料别国之妻女。在谋求天朝强国之中,促进各国共同降伏。我们要在被天朝占领之国,坚持和平纳妾、坚持云雨合作、坚持婚姻共赢之方针,参与各国建设。我们攻打南洋诸岛,是帮他们建设家园、推进经济及维护生活秩序,是帮他们实现财富公正、婚姻民主、夫妻和谐……像康大人讲的甚么‘保护人类文明多样性’,甚么‘包容不同文明、不同价值观,乃炎黄子孙理当为人类做出之贡献’……”

勿论康柏蕴欲重振天朝国威、复兴华夏民族是真或是假,反正他把对自己国家、民族跟自身之生命价值,全部赌上了,他要堂堂正正地告诉世界:“复兴我华夏民族,它不仅造福华夏圣族,更惠泽世界各国百姓。重振我天朝国威,既能制衡其它帝国飞扬跋扈,又能牵制其它帝国之霸权威慑……华夏民族若强盛,世界便会和谐;世界各国能降伏,天朝便会赐福。”

欢欢喜喜地返回庄家,康柏蕴先去宝髻盘云、珠光照采的冉美君处,同衣裳艳丽、态度妖娆的她,闲聊了半晌,然后抵挡不住她的满面春色娇还媚,惹蝶芳情软欲浓,便告辞离去。

刚回他们自己的院子。“紫陌春光妙,红楼醉管弦。韶华短有限?不乐则徒然!”柳眉颦蹙的白婉莹迎步上前道:“相公舍得回家了?”杏眼含珠道:“以为你沉醉章台,与甚么莺莺燕燕女貌郎才,跟甚么花花柳柳如鱼如水,每日燕尔新婚,房中厮守,一步不离,忘了家中妻妾了呢?”康柏蕴轻搂她入怀道:“为夫时至今日,可以骄傲地宣布:年十五岁时,已采了成百上千朵鲜花——它们朵朵俱有颜色;年十八岁时,已攀了成千上万枝嫩柳——它们枝枝皆有品味……但从未狎过甚么妓、嫖过甚么娼……”寻了他的樱唇深吻半晌道:“为夫今天去军营了,做战前演讲!”一把将她抱入臂弯道:“宝贝,还没吃晚餐吧?”白婉莹眉横远岫之烟,眼媚湘江之水道:“相公真是未卜先知!但你真的有过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女人?”

康柏蕴哈哈大笑道:“为夫一向洁身自爱,懂得宁神理气、清肝利胆之重要性,懂得补肾和胃、益阳固精之必要性,哪能像公猪公牛一样,四处征伐,随性恣战?”抱她一步一步走入客厅道:“对名花宜赏其艳,对新月宜赏其妍,对瑞雪宜赏其幽静,对美酒宜赏其谨饬。”

黄玫笄跟李芝莜等一齐迎上前,李恩祯、许韵梅、申姗娅跟崔琗绮等端上美酒佳肴……

康柏蕴放下秋水丰神、远山眉黛的白婉莹,夫妻八口,围桌而坐,恩恩爱爱,合家欢乐。

阵阵粉香兰气,熏得他色授魂飞。妻妾们争相喂他喝酒,他逐一深情地喂妻妾们吃菜。

腹饱半酣,乘着酒兴,与白婉莹于香飘兰麝之纱帐中,娥眉惯把箫吹;又同玉腕款笼金钏之李恩祯,两情如醉如痴;随即黄玫笄春点杏桃红绽蕊;李芝莜风欺杨柳绿翻腰;许韵梅燕雀池塘语话喧;崔琗绮蜂柔蝶嫩总堪怜;待申姗娅雪莹玉体透房帏之时,禁不住魂飞魄碎。

翌日清晨,冷冷清清的码头上,没有多少人影,只有三三两两的挑夫,凑做一堆笑谈……

江上虽狂风扬威,黑雾迷漫,石势横空,飞涛卷雪,但一艘艘货轮,仍于江面扬帆起航。

慵态宛若三眠初醒的波多野结依从睡梦中睁眼,耳闻窗外哗哗啦啦的潮音涛声,惊诧又骇然。“康柏蕴,你是人还是鬼?”她娇喘吁吁道:“天哪……你在钱塘县一闹,势必惊动我们的眼线,为了以防万一,你提前起航——给我们造成了‘你们因目的暴露、行踪危险而提前出海’之错断,既让我们欢欢喜喜地误判,也轻而易举地打了其它势力一个措手不及……”

康柏蕴携重重瑞烟、淡淡灵光,走入船舱。“平心而论,你很聪颖!当今天朝,周围诸国正处于形势复杂之政治格局中,我们要复兴华夏民族,必须拔出前行道路上的所有障碍物跟潜在危险!”懒姿疑似半面倦妆之波多野结依,横波一笑道:“我们袭扰了天朝,给你们驻军增添了麻烦,给你们海防造成了困扰……”康柏蕴剑眉一扬道:“是给我们的百姓造成了生命威胁!我知道,闽浙一带,有许多官僚、商贾及武装集团跟你们有勾结,我啊,最近很缺钱。所以,我要杀吃里扒外的贪官、杀卖国求福之奸商、剿灭祸国殃民之武装集团,更要把你们倭寇斩草除根,赶尽杀绝!”温柔一笑:“我们华夏民族,乃世上最高等之民族,我们炎黄子孙,乃世间最高贵之生命,岂是尔等卑倭贱寇可比?有我在,贵国注定要从世上抹去!”

波多野结依凄凄一笑:“若有一天,你占领我国,你会怎样安置平民百姓?”康柏蕴毫不犹豫道:“我们华夏英雄,跟你们大和畜牲有云泥之别。我们不会滥杀无辜的!我们华夏民族乃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之民族……最多把老幼迁往西伯利亚定居;青壮年男子留在本土为我们做牛做马,挖矿劳作;青壮年女子全部运回天朝,为华夏百姓为奴为婢,生儿育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