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六章:招贼练兵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403 2016-06-16 20:57:07

  第三节:下

杨嫚妮?

乃朱紫彤行走江湖时之化名!

天生琼肌玉肤、兰香桂气的康柏蕴,当着一帮纨绔子弟之面借用了,让一旁花娇柳媚的朱紫彤,啼笑皆非。

她跟蓝芝兰同时透过假相,察觉其真貌,皆因她们记住了他身上的特殊香味。

借用“杨嫚妮”之名,自有深意,又何苦点破?

康柏蕴嘻嘻哈哈道:“诸位举止蹁跹、袅体飘摇、婉态若仙之美女啊,你们一个个梅妆淡添,梨花轻扫,妖娆不输娇飞燕,旖旎两弯嫌污面。我原想欣赏一下你们柳舞花飞,钗摇钏荡之风韵,无奈肩负重担,或许……这便是我一肩担尽古今愁、两腿踏遍红尘路之宿命吧!”

唐雪艳浅浅一笑:“你想溜之大吉?”

许小姐闻言一呆:“公子,带我走吧!奴婢愿做牛做马伺候你,切莫把奴婢留下,任人践踏,任人打杀!”

康柏蕴正待出言安慰,她便委委屈屈的掉泪道:“公子,奴婢忧思朝夕,恐断送一生窈窕身。

奴婢原想逃得远远的,但恶姻缘偏向奴身绕。

奴婢自负一身才学,然吹箫有谁和?梅花片落江皋!

奴婢时常空思,嫉妒弄玉谐同调,没紧要的良宵偏杳。

窗棂窄又小,恨冷月偷窥,使奴婢烦恼。

悲嗟,奴婢容貌若花命似草,至今魂消魄落,天天风雨飘摇,满地落红谁轻扫。

满腹含恨,骄狂恶少欲把奴婢玉山搅。

霎时间,夭桃娇柳,难免摧残倾倒。”

康柏蕴紧紧皱了皱眉头:“姑娘啊,世上,稍稍有点良心之人,听了你这般怨恨之气、充满肺腑之倾诉,又岂能无动于衷?

我相信此时正懒床的千金小姐们,听你之言,定捶床捣枕,悲恸不已,满腹伤悲,枕上含泪,欲睡不能……”

许小姐见他没有收留自己的意思便又可怜楚楚、悲哀惨惨道:“满腔悲怨多萦绕,声声啼血噍嗷。奴婢恨难消,似黄河之浪难消,何不把残生爽爽快快的弃了。

遥想当年的梁国夫人后从良,嫁着韩王好夫婿。

奴婢怒难消,清清白白之两家子,何以落得朝不保夕无处逃?”

康柏蕴唉声叹气:“姑娘冰肌玉肤,仙姿佚貌,李公子一身膻臭啊,自十万八千毛孔中透出,甚是难闻,你若真跟他苟且成事,哪里有夜深私语口脂香?

我相信,世上任何有点血性的男子,决不允许你这一块嫩羊肉,落入狗嘴里。”

目光飘向谢君杰道:“帅哥,你忍心煮鹤焚琴吗?

你忍心明珠暗投吗?

你忍心暴殄天物吗?”

谢君杰总算搞清眼前“假面人”之真实身份了,急忙摇头道:

“一颗明珠圆又圆,奇珍理当你为先。

毋使落入村夫手,异宝埋粪忒可怜。”

许小姐见康柏蕴仍无留下她的意思便道:“算了,公子莫再为奴婢烦恼。

奴婢祈祷他年年景能好,且耐今宵。香躯相伴肮脏体,当是乌鸦彩凤同巢,唉……

伤心恨怎消?此情试问天知否,只有空烦恼。

倒莫若惜花园内双飞鸟,难忍泪珠抛。

叹今朝花谢,昨日曾娇。”

康柏蕴指着似笑非笑的朱紫彤道:“姑娘啊,朱小姐乃我尚未过门的媳妇,世人皆道她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更有一颗救苦救难之心、一份大慈大悲之爱。

你先跟着月挂双眉、霞蒸两靥的她走,等我忙完正事,再帮肤凝瑞雪、鬓挽祥云的你处理后面之麻烦!”

朱紫彤想反驳却又不愿,欲解释却又未语。

蓝芝兰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江面,忽地灵机一闪,转目望向康柏蕴:“在‘莺燕阁’里弄了半天,绕了若此大的弯子,是为招贼练兵啊!”

康柏蕴惊诧的张了张嘴道:“不愧是我媳妇,睿智聪慧,定能给我生个英明神武的儿子!”

蓝芝兰听得骨节皆酥道:“让紫彤妹妹给你生儿子!”

感知康柏蕴炽热似火之目光,朱紫彤含羞欲避,却又红着脸横道:“你不是惦记着招贼练兵么?怎么又妄想芝兰姐姐给你生儿子了?”

康柏蕴满心高兴道:“没有冲突,我既要招贼练兵,更要你们给我一人生一窝儿子!”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