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五章:运筹秒杀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318 2016-06-08 08:32:02

  第二节:中

康柏蕴似笑非笑道:“冉姐姐,据闻杭州知府李荣昌垂涎你的美貌已久,始终心有不甘!”

冉氏哼之以鼻道:“团团圆圆臭肥脸,卷卷曲曲三撮须,眉粗鼻塌体若猪。双眼微微似一线,腹内空空冇学问,言谈字字粗又俗。未晓诗书乃何物。留此鱼肉百姓之贪官污吏何用?”

康柏蕴心若刀割道:“你可是吃了他的亏?”冉氏闻他之言,打了一个寒噤,胸内噗噗嗵嗵乱跳,不知不觉间,四肢皆已酥软。

“没有,蕴儿!真没有,但当时险些……险些便清白难保了!”

康柏蕴紧紧闭上双眼:“胆敢觊觎冉姐姐,险些毁了冉姐姐清白之身,杀无赦!”

杭州知府李荣昌贪污嗜淫之事,他早有耳闻,之后又闻其与倭寇勾结,涉嫌走私且出卖天朝军事机密,但最终促使他瞒着浙江布政衙门、杭州知府衙门而秘临钱塘县,皆因楚天杰禀告一条消息:

“杭州知府李荣昌借公务之机,将庄门冉氏骗入某处酒楼,意欲非礼。若非属下率数名贴身缇骑,及时赶至,冉氏将琼花受污,珠玉染瑕……”

百余言中,楚天杰虽未明示自己与李荣昌正面冲突,恐遭报复打击,但特地指出锦衣卫浙江千户所宋千户,与李荣昌有金钱关系。

若此,不言而喻,李荣昌将借宋千户之“刀”,出一口恶气,冉氏及庄家则凶多吉少。

康柏蕴因寡孀冉氏,亲临钱塘,虽出乎楚天杰之意料,但他暗暗庆幸自己赌赢了。

楚天杰与干劲十足的林仁德搜插嫌犯、寻找庄周生途中,他便自信满满地判断:

从康柏蕴以移山倒海之势,颠覆宋氏家族,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堵住各方之口——绝对是位精于谋划、擅长布局、杀伐果决、不择手段之徒。

“李荣昌必死无疑!他会比宋子玉死得更惨!”

林仁德脑子同样灵活之极,今夜卖力地做事,勿管搜寻结果怎样,康柏蕴定能记得他的苦劳。

“我的苦劳能赢得多少升职之机?点点滴滴皆是福!被康大人记恩,总胜于被他记仇!”

言归正题,康柏蕴一句话问怒了冉氏,也问怒了自己。

“冉美君啊冉美君,你当自己是金珠真宝?你是破鞋、破罐子而已,人家是不愿吃些残盘,叫你一声‘姐姐’,你真当自己冰清玉洁了?”

泪眼仰望,月光横空,花荫满庭,香味烟气,氤氛相融。

“一别一秋,想多成恨,孤身出游,将我久忘。你若真当我是你‘姐’,怎么忘了回家的路?明知家中,从无他人,何以任我花月之下,独自倚槛孤吟?”

康柏蕴轻轻捏了捏她下巴:“你连生气都很美!”

冉氏傲骄地拿掉他的手道:“蕴儿,你三更半夜,鬼鬼祟祟地躲在我房外,可有甚么……”

康柏蕴捏了捏她鼻子道:“瞧你脸色很差,给你送药。你啊你,跟往日一样,呆萌可爱!”

正经八百地对天宣誓:“我康柏蕴今晚对月立誓,今生今世,全心全意,守护冉姐姐至生命尽头。期间若朝三暮四,做出忘恩负义、薄情寡信之事,教我天诛地灭,死无葬身之地。”

冉氏伸手捂住他的嘴。他却捂住她的手道:“冉姐姐,我……

蕴儿并非介意你往日之旧事及现在的身份!我若跟你……

须先拜堂成亲,而前提是,你要离开庄家,嫁入康家,但此时的庄家离不开你。冉姐姐,我若自私自利一回,与你做了夫妻,合乎伦理道德么?

我康柏蕴不是伪君子,但也不是迂腐的封建卫道士,但我得摸着我的良心,扪心自问:

我把一位守身若玉多年的庄家遗孀玷污了,一旦东窗事发,似海浪涛涛、江波滚滚之社会舆论,你该若何承受?

我岂能图一时之快、享一夕之欢,害了真正爱我、疼我、珍惜我、保护我的冉姐姐?”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