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五章:运筹秒杀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417 2016-06-07 08:32:03

  第一节:中

康柏蕴凝视两眸似秋剪横潭之影、二眉若春添妩黛之云的冉氏,面上笑着,胸口痛着……

羞态矜持之冉氏,其实很担心庄周生之安危,但为了不使他言谈间尴尬、思想上难受跟精神上负重,始终表露一副温暖的笑容、一副坚强的笑容。“冉姐姐,我保证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会竭尽所能,帮你找回孩子,找回庄家的脊梁,找回你的希望,找回你的生命……”

庄岚玫懒洋洋地坐在冉氏下手,与明妆丽裳、仙姿玉色的白婉莹迎面相向——时而斜倚香肩,时而双蛾半蹙,似有满腹心事。“康……柏蕴哥哥……岚玫灵犀一点,若何与你暗传青鸟之书?陪你彩凤双飞,怎样为你铺设蓬山之路?”眉敛湘烟,眼含秋水,似有许多幽怨难以言表。“你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林子琪跟你比,便似枯藤朽枝比之琼树玉叶、残垣颓壁比之雕梁画栋……你们便是窟窖洞壑跟亭台楼榭之比,准确而言,是虫蚁汇聚之窟比之铺银饰玉之亭,是污泥堵塞之窖比之花红柳绿只台,是禽配兽媾之洞比之云兴霞蔚之楼,是鬼哭狼嚎之壑比之龙绕凤集之榭……柏蕴哥哥,世上有多少女子愿与你春风一度,暗结珠胎?”

堂外寒风滚滚,一道黑影一闪而入,站在康柏蕴身前,是一位带着狰狞面具的魁梧壮汉。

他弯腰俯首,同康柏蕴耳语半晌。康柏蕴频频点头,又屡屡冷笑,最后又与他窃窃低语了数句。壮汉躬身领命,转身似鬼魅一样,一闪即逝。空气中,只留下一抹冷香、一丝寒气。

康柏蕴笑吟吟地望着冉氏道:“冉姐姐,周生已找着了,他安然无恙,只是虚惊了一场!”

冉氏听得笑逐颜开——真真正正的笑了,笑得眉舒目喜。妙目荡漾着万千柔情地望向康柏蕴,樱唇颤抖道:“蕴儿,我能去瞧瞧他么?”娇啼似嘤:“是谁绑架了他?有没有受伤?”

康柏蕴唉声长叹:“冉姐姐,有件私事想向你求证一下,庄家是否有两位姓麻的姑表妹?”

冉氏原以为他有甚么特殊隐秘之事相问,岂料……略略有些“遗憾”——原本因他忧郁的眼神而狂蹦乱跳之心,在他问出问题后,空空荡荡的没处着落。“是的!是周生的第十七位姑妈——麻门庄氏。我们两家属于堂亲,而非嫡亲。十七姑妈芳华长我六岁,蕴儿你认识?”

康柏蕴及白婉莹等噗嗤而笑。“冉姐姐,你误会我了!麻家有两位妖姿艳质、美玉无暇之闺女吧?年长一岁的叫麻苍姷,年小一岁的唤麻笙曦。苍姷年方二八,善于乐舞,生得白净乖巧,据称十二岁时,便懂描眉画眼,傅粉施朱,而今出落得脸衬桃花,眉弯新月。原已许配给白家之子白礼彦,却以白礼彦未婚妻之身份,与人私奔了!笙曦样貌不输胞姐,秉性机变伶俐,品竹弹丝,女工针织,样样精通。又因知书识字,常年习学弹唱,故此通些诗词骈赋。她时常缠着辫子,着一件男式长衫,做智做势,乔模乔样。周生入学当日,挤身人群中的麻笙曦,对他一见钟情。可她做梦也没料想,同样有一位有权有势、又心狠手辣的公子暗恋她——准确的讲,是暗恋她们姐妹俩多年了——她的胞姐麻苍姷已成了他的……工具。”

冉氏柳眉微锁道:“我们两家少有往来,未曾想,十七姑妈家的两位千金竟若此不自重!”

康柏蕴淡淡一笑道:“麻笙曦喜欢周生倒没甚么,关键是她的这份单纯的爱,却带给了周生一次灾劫。错虽不在她,但她绝非甚么贤良女子,周生没沾上她,算是庄家祖宗保佑了!”

冉氏面色霎白道:“蕴儿,难道周生被绑架……跟笙曦……不,是跟喜欢笙曦之人有关?”

康柏蕴微微一笑:“有关联!冉姐姐毋需担心,今晚夜色已深,明日再见周生也不迟!”

妖孽一笑:“冉姐姐,这位算计了周生的纨绔公子有权有势,我们须谨慎行事。待我把贪婪无厌的他及他丧尽天良的爹逮捕后,他们家的亿贯家财及百间房屋便全部划归庄家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