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四章:惩恶扬善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165 2016-06-05 18:43:36

  第二节:下

白礼彦有些懊恼沮丧地返回家中,精神萎靡,意志消沉。“李志斌”当众戳破了他跟李穆兰之奸情,虽讲当时朱贝珽已先行离去,但消息将迅速传播开去。“朱贝珽若获悉李穆兰给他戴了绿帽子,奸夫便是我,天哪,我未敢想象,朱贝珽将会给我及白家怎样的打击报复。”

他坐卧不安,踱步不宁:“李穆兰这又傻又贱,自恃出身官宦之家,瞧不上出身商贾之户的朱贝珽,她哪知朱贝珽之势力跟手段。我当初是怎么了?为何没有抵住她的诱惑而一错再错?”

关了自己一个时辰,又急急忙忙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准备返回“莺燕阁”,去最后一搏。

陆金鑫没有返回陆家。他是“钱唐三少”中最聪明之人。他对“李志斌”的身份生了疑。

他不怕自己跟白琴韵之丑闻公诸于众——年长他五岁之白琴韵原乃他相中之女子。他们相识于大雨之中,又一同避雨于破破烂烂的土地庙里。他们一眼钟情,但相守于礼,原似干柴烈火,然他们坚守住了底线,没有做出有损两家门风之事。此后他们时常相约,一道骑马郊游,一道联袂踏青……他让父亲托媒去白家提亲,始料不及便是亲事成了,新郎不是他,而是他的父亲——他要明媒正娶之妻子,成了他陆家明媒正娶之继母。

同父亲大吵大闹之后,他愤然地离家出走,躲在他们当日避雨的土地庙里,抱头痛哭……

同样跟家里大吵一架后,负气出走的白琴韵,也魅驱魔遣、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土地庙里。

他们紧紧相拥!他们激情相吻!她提议跟他私奔,但他犹豫了。她很失望,他却很绝望……

深爱的女子结婚了——新郎是自己的父亲。陆金鑫借酒浇愁,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此后,他成了出入烟花之地、长宿风月之场的纨绔子弟,各处朱楼青阁,皆有他的传说。

嫁入陆家未满两年,陆父一次出门洽谈生意,醉酒回家,当夜暴卒——对外称寿终正寝。

陆金鑫继承了家业、继承了年轻守寡之继母——白琴韵,他们已暗中生下一子一女……

此“李志斌”未必是彼“李志斌”,跟白礼彦各怀心事的作别后,陆金鑫自另一条路悄悄折回“莺燕阁”。“李志斌乃镇江府知府之子,闻其相貌英俊,行事低调,即便因受不良之妻打压多年,今日终得解脱,还不至于若此不可思议,跟传闻中判若两人!以所见的李志斌之容貌而言,赞其天下第一美男,毫不为过,若此才子、若此家世、若此相貌,又岂会默默无闻?若非他是名满江南的康大人之大舅子,谁管……噫,我遇上的他是谁呢?但愿是他!”

白礼彦跟陆金鑫一先一后,偷偷潜回“莺燕阁”外,藏身隐蔽之处,各自远远观望……

他俩目的不同:白礼彦是想请李慕白帮忙斡旋,陆金鑫是想确认“李志斌”之真实身份。

当“李志斌”一行进退有序地走出“莺燕阁”时,陆金鑫原想跟上去,但他瞬间瞥见白礼彦藏在不远处的石墙后,当下稍一停留,待再去寻找时,哪里还有“李志斌”等人的影子?

但正因他稍一停留,才目睹下面之凶案:李慕白搀着不胜酒力的庄周生,一面醉谈一面诡笑地走出“莺燕阁”,沿临湖之道,行至偏僻处,挥掌狠狠地将其劈昏,复一脚踢入湖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