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四章:惩恶扬善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284 2016-06-06 01:32:04

  第三节:上

白礼彦与陆金鑫同时偷偷摸摸跟了上去——皆因李慕白跟庄周生各自回家之路,与他们走的道,南辕北辙——怀着猎奇与看戏之心,他们鬼鬼祟祟之跟踪,使他们惊睹了凶案详情。

李慕白没有觉察背后有两条“尾巴”,所以他警惕地东瞧西望,南顾北盼后,扬长而去……

白礼彦捂着胸口,喃喃自语:“李慕白懂武功?

他不是自称手无缚鸡之力么?

他轻轻一拍便杀人了!

他为何要杀跟他素无瓜葛之庄周生?

他们之前并不相识,没有恩怨冲突啊……”

陆金鑫走到他身旁道:“礼彦,念及同窗一场,我们速速下水,先把庄周生给捞上岸……”

白礼彦惊骇失色,回头见是相识多年的同窗——陆金鑫,两行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淌……

或许正因此处偏僻,且夜幕将降,打捞庄周生“尸首”期间,他们没受任何因素之干扰。

而另一侧,“子鱼”公子让郑队长扔下楼后,一瘸一拐往回走,一回家便蒙头呼呼而睡。

他何以一躺床上便睡?

喝酒了!

喝醉了!

喝的是“莺燕阁”新推出的酒,鸨母请他喝的……

鸨母因何请他喝酒?

郑队长把他扔下楼后,他闻出了楼下酒窖里的酒香,伸手指着酒窖不讲话。

仆役把此事告之了鸨母——

征得隐身三楼之黑影同意,鸨母指示仆役赠了他一瓶酒。

庄周生虽是一位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乖孩子,但他夜未归宿,庄家初时仍未当回事……

许是母子连心之天性,莫名不安的冉氏,忽地记起庄周生白天曾讲,他明日便要搬往龙家暂住。周、龙两家相隔再近,总该早点回家,收拾一下行李、再陪母亲跟妹妹吃顿饭吧?

因不安而隐隐生惧,促使胸口烦躁的冉氏,愈显惊恐不宁,派家丁前往龙家打探消息。

家丁匆匆而去,急急而回,上气未接下气的禀告:“启禀夫人,龙公子讲,少爷今天没去找他,若少爷亥时之前还未回家,让我们问问少爷另一位挚友,家住南湖的‘子鱼’公子!”

冉氏等不及了,即派家丁前去南湖问询,未足半个时辰,家丁携“子鱼”公子一同前来。

钱塘县县衙外,冉氏领着一名管家、一名丫鬟、两名家丁及“子鱼”公子,拍门求援……

钱塘县知县林仁德携书启、钱谷、刑名等一众师爷,及衙门总捕头,听完“子鱼”公子之讲述,皆陷入了沉思之中。“邵公子,你被李公子手下由二楼扔下,不代表庄公子也遭你之罪。

凭空臆测,讲庄公子失踪跟李公子有关,牵强附会了!

本官下令抓人,须有铁证才行!”

冉氏点了点头,朱唇欲启。被林知县换作“邵公子”的邵子鱼高嚷:“林大人,你是钱塘县的父母官呐,你得为治下百姓着想啊,不能因李公子有背景,便暗中偏帮他、维护他啊!”

刑名师爷两眉紧锁道:“邵公子!此话怎讲?

你又没有告诉县尊,你口中之李公子姓甚名谁,有何家世背景,何以白齿红舌的,睁着眼睛讲瞎话,诬蔑县尊因私废公,违纪渎职呢?”

酒劲残存、尚未完全清醒的邵子鱼,倔驴脾气一上,仰首怒哼道:“李公子若此高调的驾临钱塘县,八面玲珑的林大人,岂会不知他的底细,不知他姓甚名谁?

嗯……

让学生提醒一下你,他乃镇江府李知府之子——李志斌!

李志斌不值一提,厉害的是他胞妹——

一代名妓李芝莜。

嗯……

李芝莜也不值一提,可怕的是李芝莜的丈夫——

江南巡按史——康柏蕴!”

林仁德一惊离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问:“你确定?你讲的李公子乃康大人之大舅子?”

冉氏神情呆滞,面色错愕。“蕴儿?是蕴儿的妻舅,抓走了周生吗?这可若何是好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