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三章:礼尚往来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148 2016-06-03 16:00:02

  第二节:中

笑容温柔细腻之白婉莹、玉面洁白若雪之李恩祯、满身香气袭鼻之黄玫笄、嫩颊晕红之李芝莜、艳容媚丽之许韵梅、纤纤十指似精雕美玉之崔琗绮跟香唇之内、两行编贝之申姗娅等七美,虽知他们一唱一和乃故意激怒面带桃花之花魁娘子,但闻言仍莫名其妙地怒火万丈。

花魁娘子装娇作态地打量着康柏蕴,嫩莹莹之梨花俏脸又何须满擦铅粉?亮油油的乌黑墨鬟则偏宜略缀幽梅。“我——波多野结依——视中原男子若猪狗、视天朝女子若草芥的扶桑第一女剑客——今日脑子相当浑噩,思维极其错乱,我越来越……

越来越弄不懂这前后言语矛盾、喜怒交替上演的‘李公子’想干嘛?别人把我这幅腰比小蛮、口若樊素之色,视若汉宫飞燕、吴国西施,他似乎……

又似乎……

糟糕,我已陷入其操作之棋局当中,他在主导我的情绪跟思想,我得……

不行,我若立即回复正常状态,于他而言,便真真正正不正常了。”

满楼宾客,此前暗中嘲笑“李公子”自曝家丑,但事已至此,稍微有些脑子者,已暗感事有异常了——当中包括想跟花魁娘子“深入浅出”一番的庄周生,及丑少年“子鱼”公子……

康柏蕴审视她娇媚万千之容貌、艳丽非常之打扮,及玉脸凝红又眉山锁绿、妙目荡媚又含愁怅怅之态道:“美色中意者,玉躯未必中用;玉躯中用者,美色未必中意。

花魁娘子美色虽中我意,但未晓玉躯是否中用?

美色令男子中意之妇有‘三宜’:

宜瘦不宜肥,

宜小不宜大,

宜娇怯不宜强健;

玉躯中用之妇也有‘三宜’:

宜肥不宜瘦,

宜大不宜小,

宜强健不宜娇怯。

故画上之美色,皆瘦小娇怯,少有身子肥大、精神健旺者,因画上美色乃给我们时常欣赏的,非朝夕享用的。

粉颊玉白娇嫩、吹弹欲破之花魁娘子,你美色中意,玉躯中用否?”

花魁娘子啼笑皆非:“可爱冤家,娇滴滴与你被中搂一搂抱一抱弄一弄,便死而瞑目了。”

康柏蕴感知白婉莹等七美恼怒了便道:“老郑想你陪他床侧坐一坐,膝上抱一抱,腰上搂一搂、腿间摸一摸。你莫自作多情,一身正气、满腔道义的我不稀罕恣情淫谑的你在我怀里悲啼凄啭,汗滴泪淌……今日勿管你同意与否,反正你得陪老郑云雨狂纵,使其尽欢意足。”

居尊位者满面媚笑问:“请问李公子,玉躯中用之妇,何以须此‘三宜’?可有缘由?”

康柏蕴嘻嘻一笑:“我辈男子睡于美妇身上,一须其温柔似褥,二须其玉躯相当,三须其承载得住。

瘦干之妇宛似石床板榻一样,睡于上面,混身疼痛,怎似乳肥胸胖之妇,又温又软?睡于上面,毋须干事便身子自酥,精神自爽——瘦不若肥矣!

与矮短之妇同睡,两下肢躯未能相当,凑着上面凑不着下面,凑着下面又凑不着上面,似与孩子打架一样,彼此焉能尽兴?小不若大矣!

男子之身子轻重,多者百余斤,少者七八十斤,若非强健之妇,若何盛载得住?

睡于娇怯之妇身上,惟恐将其压坏。逐乐追欢之事须以适性而畅,岂能肏得兢兢战战?娇怯不若强健!

美色中意跟玉躯中用乃两件相反之事,若能相兼,有中上姿色便足矣!”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