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三章:礼尚往来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273 2016-06-03 19:32:02

  第二节:下

白婉莹似嗔非嗔地白他一眼,低语似蚊嗡:“相公,忽然之间,瞬感你乃千古第一淫棍!”

康柏蕴未敢插话,却向郑队长抛眼色道:“你乃贪色之徒,嗜爱偷云窃雨之欢,若此美妙机缘,怎可错失?”腹中暗骂:“你若畏首畏尾,缩手缩脚往后退,我保证让你一世为龟!”

郑队长似已感受康柏蕴之愤怒便道:“花魁娘子,我想瞧瞧你的遍身肌肤有多娇媚……”

康柏蕴啪的拍桌道:“你们入房偷香窃玉式的着意温存或在此狂风暴雨式的突围浪战?”

波多野结依暗悔不止:“糟糕之极!他没有给我任何反抗之机,却以最简单、最粗暴之方式,逼我出手!

我该怎么做?

出手自卫吗?

自投罗网!

逃走自保吗?

功亏一篑!

若李公子真怀疑了我之身份,早把我逮捕了,他何以……

没错,他没有确凿证据,他是故意逼我自漏身份!

莺燕阁之头牌花魁,干的是‘一点朱唇万夫尝、一双玉臂千夫枕’之风月事,身处妓馆之中,娼楼之内,你能告官,称嫖客奸辱名妓?极其荒谬之笑话!

多精妙多狡诈之主意啊!”

移莲步似垂杨袅袅,吐娇声若莺语盈盈道:“李公子!依依虽乃贱身卑妓,但我总有愿接客或不愿接客,愿接甚么客或不愿接甚么客之自由吧?

李公子若想试一试依依两股间光光腻腻之风流妙物,依依便在此任你为所欲为喽;但旁人若想鉴一鉴依依又嫩又肥、无半丝毛影之香艳珍宝,恐依依身子便或多或少有些不适了。

花钱则嫖,接钱便卖,此曰买卖。

世上任何买卖皆讲公平。

依依乃蒲柳陋姿,李公子愿给依依一次‘蒹葭倚玉’之机么?除你勿扰!”

康柏蕴妩媚一笑道:“妙妙妙!你已公然向我示以真情厚意,若真让老郑占了你热若火炉之禁地,自今往后,我焉能苟且于世?衣冠禽禽、斯文兽兽之头衔,定砸得我粉身碎骨!”

瞧她有转身欲走之意向便又道:“唉……原想着痛痛快快地逛一逛莺燕阁,岂料楼上楼下之佳丽,个个云鬓蓬松,玉颜憔悴,倒我胃口!

你们是让英雄们折腾得泪沾粉颊、带雨梨花的?或是遭豪杰们驰骋得黛惨蛾眉、凝烟柳叶的?

原想在出海之前,能美美地酣畅淋漓地爽快一次,倾听你们的歌喉在我耳畔渐渐低唤,享受你们的四肢在我身下渐渐酥软,谁想今日之事闹的。

只能等返航之后,再回莺燕阁欣赏你们在我身下星眸紧闭,云鬓蓬松之媚态了!”

波多野结依果然打住去意,笑吟吟地道:“李公子!你瞧依依,削纤之身材、鹅蛋之脸形跟轻盈之体态……

玉貌惊艳吧?没指望与你天地为媒、日月为证、星斗为盟,结作情深意重之夫妻,依依只想,单纯地对你以身相许,岂料……

你平白无故要出海……

依依听闻海上风高浪急,危险重重的,你若有甚么三长两短……

李公子,你要了依依这娇滴滴的身子吧?”

朱贝珽急忙离座笑问:“李公子,听闻馨苑商务主管是杨世年,跑船出海这等又危险又辛苦之事,岂能安排你这知府公子、康大人的大舅子亲力亲为?杨世年有若此糊涂透顶吗?”

康柏蕴笑呵呵地道:“李某虽身份高贵,学识丰富,相貌出众,但懂得成功跟幸福须自己一点一点去争取,一步一步去奋斗。

妹夫瞧我有此豪情壮志,又欣慰又鼓励,他语重心长地给我讲:

馨苑虽未设国内商贸主管之职,但它实则已由唐侯爷兼任了,今日我便先设海外商贸主管之职,由你担任,全权负责馨苑对海外各国之商贸!

李某身负重任,未敢懈怠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