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一章:喜怒哀乐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151 2016-05-31 20:52:08

  第三节:中

冉氏回头瞧了瞧眉似初春柳叶、脸若三月桃花之庄岚玫道:“岚玫,找娘何事?”忽地惊诧于爱女眉间隐含雨恨云愁,眼中暗透花情月意。“今日为何卸了巧妆、又洗了脂粉啊?”

庄岚玫笑嘻嘻地上前挽住冉氏道:“娘!哥一向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他没有合适的对象很正常,便往后拖拖呗,瞎猫迟早能碰上死耗子的。岚玫便与众不同了,我秉承了娘的花容玉貌、灵姿仙色……

反正我有了合适的对象,请娘合计合计,能否先把我的婚事给办了?”

冉氏吓得魂飞魄散,眼前玉脸舒霞、静姿娇艳的美娇娘,只是身子早熟一些、思想成熟一些、某些敏感部位透熟一些,但她仍是一位乳臭未干的孩子——

一位未及十三岁的姑娘。

庄岚玫望着冉氏眨眼道:“娘,女子十二三岁嫁夫婿,历朝历代皆有之,你又何惧之有?”

冉氏哑口无言:“是啊,十二三岁嫁夫婿,又非稀奇古怪之事?可……”

她扑上前将庄岚玫抱入怀中,泪眼汪汪道:“你是否……”

实在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问:“可有坏了贞洁?”

若讲轻浮淫逸乃庄岚玫之天性,聪颖伶俐则系她之天资。

“娘!你想多了……岚玫是不知自爱、不知廉耻的庄家千金么?”

羞答答地道:“岚玫一向视天下男子若草芥,可……

三天前却遇上了一位定是天上谪仙、绝非红尘俗种的男子,没有诗词可以赞誉他的美貌,没有丹青可以描画他的神韵……

娘,你能去打听打听么,问问他是谁家公子,可有定亲,娶我可好?”

冉氏稍稍松了一口气:“是岚玫一厢情愿,若此便易于处理了。先暗中打听打听,再从长计议!”

轻轻吻了一下她额头:“岚玫啊,钱塘县虽乃巴掌似的一块地,但要找位不知姓名又不知相关信息之少年,确非易事。

毫无头绪怎行?

给娘讲讲他有何特征?

给点信息提示!”

庄岚玫想了半天道:“肌肤白腻,毫无瑕疵;五官深邃,完美无缺。

他面若冠玉、唇若涂朱算特征么?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玉树临风、气宇轩昂、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算信息么?”

冉氏目瞪口呆:“岚玫小小年纪,生长深闺,哪里学的吟风呻月、咏花唱雪?

自她父亲驾鹤西去后,我念她年幼乖巧,要一奉十,不吝呵护,对其宠爱日益愈深。而今……

是我这做娘的忙于家中事务,急于教导周生,疏于管教岚玫,没有注意其日常言行,没有留意其生活细节。

闻她歌喉宛啭、音若枝上流莺,我暗暗欢喜;瞧她舞态蹁跹、影似花间凤转,我偷偷赞赏。

忘了嗓音出尘只为陶冶性情,舞步化神只因天赐灵秀,‘歌遏行云遮楚馆’又岂是官家千金之行当?‘舞回明月坠秦楼’又岂是名门闺秀之生涯?悔恨莫及啊!

我想培养一位温柔贤惠、才貌双全之庄家千金,而非色艺双全之梨园娇艳。

今后怎么面对庄家列祖列宗?”

庄岚玫瞧冉氏神色凝重,急忙撒娇道:“娘,岚玫今是黄昏痴想,白日妄思,盼杀多情郎咫尺。念他想他憔悴死,可怜我绣衾独自!

孤灯将残,鸡犬尽眠,空悲伤半窗明月。郎心坚硬,浑似寒铁,枉凄凉怎捱今夜?

娘,岚玫愿意让他摘天上之奇葩,饮蓬莱之琼露……”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