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一章:喜怒哀乐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114 2016-05-31 20:52:08

  第三节:上

庄周生设身处地想了想,又数番深思熟虑后,便急匆匆地跑去母亲房中:“娘!娘!娘!”

冉氏蓦然惊醒,拂袖藏了龙震给她的书信,未及平复因思春而通红之桃颊问:“匆匆忙忙地找娘有何事?莫非受了上天点化,娘的宝贝爱子瞬间想通了?”

满面疑惑道:“纷丝纠结费经纶,野马狂奔岂易驯?我儿可是一匹难以驯服的烈马,忽地转性,为娘百思难解啊!”

庄周生沉吟半响道:“母亲既若此着急,孩儿岂敢违逆慈母之意?自明天而始,孩儿搬去龙震家暂住,一则多多结识一下人脉,二则多多拓宽一下视野——期约两月。孩儿保证两月之内,给母亲寻一位轻盈赛燕燕、娇丽胜莺莺之儿媳回家,让她朝夕侍奉母亲,以尽孝道!”

冉氏满面欢喜道:“你肯自去寻亲,比为娘帮你东求西托,更感酣意百倍。为娘之前的所有安排,皆未中你意,未知你欲往哪里去寻?噢,情陷两难宁贴之境,尽孝须寻定情之美!”

庄周生皱眉苦笑道:“母亲之才学,较古之蔡文姬、卓文君、李清照、朱淑真,未逊一丝一毫哇!三言两语,全让娘给猜中了!

至于往何处去寻?

钱塘县,楚舞吴歌很多,冰姿玉骨很少,料想难寻。

杭州府,笔饱墨酣之才子很多,绝尘超俗之女子嘛,未便乱断。

请母亲切勿忧虑,慈母在堂,学业未成,孩儿岂能信步远行?

听闻钱塘县,降下一位回眸能消宋玉之魂、颦眉可解相如之渴的仙子,孩儿欲前去寻觅天缘,使五脏六腑相安,令七窍九孔想通。”

他若出门游学,冉氏势定阻拦,但若搬去龙震家中暂住,她倒暗暗支持。

龙家乃钱塘县数一数二之商家,登门拜访者,多是文坛巨匠、诗界宗师,冉氏虽反对庄周生跟不学无术的王孙公子交往,要他跟鱼肉百姓的达官显宦保持距离,但从不反对他同坐享祖荫的王孙公子及横行霸道的达官显宦,保持必须参与的不宜推卸的未便婉拒的礼节性互访。

“我们庄龙两家相隔又近,为娘跟你妹妹岚玫在家,你毋须记挂。但你此去,须认真一些,熄了你‘辗转反侧’之念头,先做完‘君子好逑’之题目,切莫因诗朋酒友之留,乐而忘返,欢而忘事……”

庄周生急忙行礼:“孩儿怎敢?幸有岚玫承欢母亲膝下,朝夕侍奉,孩儿方得安心前去。”

冉氏待庄周生欢欢喜喜地走后,自袖中掏出书信烧掉道:“莫非是龙震跟我儿周生串通了骗我?”

即又摇了摇头道:“龙震正直率真,尚不至此。我儿周生聪明伶俐,但恪守孔孟之教。唉……上年纪了,胡思乱想了!”

眼底浮呈一丝哀伤:“蕴儿,相别一年,安然无恙否?”

锦衣叠雪、宝髻堆云的妙龄少女由外而入,杏脸梨腮樱桃口,兰姿蕙性杨柳腰,摇一步香气隐隐,扭一步艳色蒸蒸,眉目之间,颇有冉氏当年倾倒天下、醉死苍生之韵。

她便是冉氏之女、庄周生之妹——

庄岚玫——玉面之彩似月色澄辉,雪颊之艳若桃英吐媚。

可惜较之洁雅疑似月宫素娥、清凛宛若瑶池香姬的冉氏——

后浪啊未能压前浪,凄惨地拍死沙滩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