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一章:喜怒哀乐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201 2016-05-31 20:52:08

  第一节:下

龙震抿了抿嘴唇道:“你原意欲娶,何以显宦之家的良姻、富贾之门的善缘,皆谢而去?”

庄周生请他先落座,再吩咐一位明眸皓齿之丫鬟送上一壶热茶,浅浅一笑道:“愚弟谢去之原由,暂且慢讲,先请教一下,龙兄嘴中之今日亲事,怎见得便是显宦,便是良姻?”

龙震喝了一口茶道:“官尊曰显宦,显宦之女,门荣楣耀曰良姻。世所皆知,庄兄岂有不知?且论当前,妻家有冰清之誉,思定眼下,婿户有璧**望,你们事若能成,秦晋之匹。”

庄周生听了微笑道:“最初秦晋之盟实乃政治联姻,之后秦晋之好则系镜花水月。

先不谈兄之论,是否一时之浅见。若论官尊则曰显宦,倘一日黜官降职,宦又何谈显?

宦未显而门冷楣落,其女之姻,良或不良?庄家世居钱塘,又非外迁之族,急于安门落户,成家立业。”

龙震先愣后笑:“若按兄之言,若此思前想后,若此谨小慎微,古今天下,再冇良姻矣!”

庄周生嘻嘻一笑道:“怎么没有?龙兄莫非忘了,天作良姻,其出于周南之遗,住河洲之上,关雎赋性,窈窕作容,百两铿铿,八鸾锵锵……

勿论宜室宜家,既有鼓钟之雅,又有琴瑟之乐。

若命途不幸而贫贱,愿为糟糠眉画春山,乐赋同心之句,饥偕牛衣之老。

定不以矜矫偃蹇,失齐眉举案之礼;

绝不以时事坎坷,生击乖唱随之情。

若此未愧伦常,谓之佳偶。”

龙震听了苦笑道:“兄之想法倒也极妙,议论倒也极奇,若执定此想此论去娶亲,只怕今生今世,娶不成了。

此乃何故?道与你听:孟光虽贤,却非绝色娇姿,西施纵美,岂是贤妻淑眷?若想兼而有之,哪里去寻?

一代宗师康柏蕴曾言:巧妻常伴拙夫眠乃悲剧,但或系宿世因果,前尘业缘。

惠能高僧有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庄周生陷入沉思道:“康柏蕴康大人,虽年长我辈些许,但其博古通今之学问,惊世骇俗之妙笔,确令我辈望尘莫及。他的话,确有道理。我们总怨天怨地,怨上天不公,但从未自我深思,今时之困境、今日之窘状,是否乃因果之报,夙业之应?

惠能六祖之言,我辈未可反驳。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胸中若没俗念,眼中何有妍媸之辨?”

嘴泛笑意道:“记得康大人另有一言:任何事皆可试一试,但须问心无愧。只须秉持仁善中正之心,有些事不试一试、尝一尝,又怎知结局是善果或是恶果,是良缘或是孽缘?

龙兄啊,我们莫要把天地看窄了,把世界看小了。

天地已生我们,世间便自有才美兼全、品性俱善之佳人,与我们作配。”

龙震偏着脑袋道:“我也想百两烂盈,迎娶一位貌似嫦娥、才若蔡琰之妻……与之缱绻于三星璀璨之下,比翼于双结鸳鸯之辰。

共历天长地久,相伴海枯石烂,夜夜欢把琴瑟调……”

庄周生频频点首道:“我与龙兄,胸中又读了数卷诗书,笔下又写了数篇文字,两眼又识得了妍媸善歹,怎可忙忙匆匆地娶一位语言粗俗之妇,朝夕与之相对?

怎可率率草草地娶一位面目可憎之妻,日夜与之比肩?

我俩又不老又不丑,再迟三年五载又何妨?

龙兄莫要替我担忧着急,更莫要替自己瞎寻乱觅。

车行山前地赐路,船临桥头天辟道,静待天赐良缘吧!”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