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的乾坤我做主

第一章:喜怒哀愁

我的乾坤我做主 康誉琼 1177 2016-05-31 20:52:08

  第一节:上

浙江承宣布政使司辖下,杭州府钱塘县,有一位庄姓宦家子弟,因其母临盆前夜,梦蝴蝶投怀而生,遂名梦蝶,表字周生。“名”虽取得娘里娘气,但“字”却蕴含庄周转生之意。

庄周生之父庄文华,曾任职万历朝礼部侍郎,后因得罪奸宦,辞职返乡,栖居幽庭……

庄夫人原出身绍兴府一户书香门第,后因家道中落,以十六岁之芳龄,嫁给年长她三十四岁之庄文华做继室。婚后谈不上甚么闺房生活幸福,但因彼此文采斐然,倒算和和谐谐。

因庄家薄有祖产,庄文华毋须投笔从农,春秋耕田耘地,朝夕栉风沐雨,每日除了抄书校史,便是著述立言。

芳华正茂、青春正妍、玉貌花容的庄夫人,负责传宗接代,相夫教子。

庄周生三岁时,其父未能领悟“白首穷经通秘义,青山养老度危时”之真谛,郁郁而终。

当时他们的幼女、庄周生之胞妹——庄岚玫,未满周岁,尚在襁褓中,嗷嗷待哺……

素装节衣的庄夫人跪于棺柩前,一面烧纸,一面哭得梨花洒露,桃腮滚珠。

宗族中的未婚少年皆似狂蜂浪蝶,眼珠围绕她传情递意;

亲戚间的中年男子俱若饿虎渴龙,弦外音诱衅其暗通曲款。

她以拐弯抹角之言,怒斥寡廉鲜耻之徒;以含沙射影之语,巧做敲山震虎之斗。

自此而后,庄家幼孺寡母,常遭左邻右舍、地痞恶棍欺负。

然庄夫人玉骨冰姿,未睬任何栽赃诬陷之言、诋毁嫁祸之语,矢志为夫终身守节,抚养庄家一子一女,免使庄家香火断绝。

时隔两年之后,明宪宗驾崩。弘治天子继位,他驱奸逐佞,任贤用能,史称“弘治中兴”。

弘治天子命锦衣卫,全面清查西厂酿造的冤假错案——庄文华虽昭雪沉冤,但时已晚矣。

当时宗亲族戚皆认定:庄家年轻貌美之遗孀,定难以忍受长期孤枕冷衾之寂寞,抛下哑哑学语之子女,一走了之,淫奔他乡。

但事实令他们失望了,庄家虽门庭冷落,庄夫人却以瘦弱之香肩、纤柔之嫩躯,撑住了摇摇欲坠之庄家,培养了一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之才俊。

因天子下旨,庄文华冤情得雪,故庄夫人以正三品名臣遗孀之身份,赢得当地官民尊重。

庄家之门庭声望,身份待遇,自此有了翻天覆地之改变,生活随之有了日新月异之更迁。

今时今日之庄家,虽不比当年,但喜庄周生天生颖异,自幼聪明绝伦,年方弱冠,便已博览群书,满腹经纶。

府县士绅学子见了,莫不刮目相待。

十五岁之时,抱着凑凑热闹,考考玩耍之性,未料一举夺魁。

入学当日,三街六市之民,目睹他簪花挂彩之气派,玉面朱唇之逸姿,骑身马上。

迎将而前,更惊其比才比貌皆压宋玉、论学论品俱盖潘安,交口称赞……

此时街坊邻居不吝夸赞披彩裹红之庄周生,虽比不了其父当年脱白挂绿之风光,但若此风流独秀之少年才俊,若无天意戏谑,造化捉弄,距其入朝进仕,为期不远,指日可待……

常言道泰极生否,乐极生悲。

庄周生之锋芒利锐,一时令城中有女之家尽皆欣羡,或央朋托友,或买媒嘱妁,欲择年纪虽幼、主意老成之庄周生为婿。

庄周生虽一律摇头谢绝或摆手婉拒,仍莫名其妙地得罪了某位有权有势之官二代——天有莫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