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九十九章 怀疑柳妍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119 2016-08-25 23:03:05

    【项然子】性别:男。 年龄:71。 民族:汉。 籍贯:鲁省蓬莱。 政治面貌:普通。 背景:崂山派散修。 特长:驱鬼捉妖,镇压僵尸,诅咒解咒,鬼魂崇敬。级别:四星。 其他:喜道教音乐,拥有武术太极拳,道财兼施、济善于世,可重用,弟子三人……

  【沈然军】性别:男。 年龄:44。 民族:锡箔。 籍贯:吉省延东。 政治面貌:无党派。 背景:特异功能人士。幼年曾遭家庭巨变(七口之家被灭门),激发潜能。 特长:善于精神攻击、操控异物、土属性、防御力极高。级别:四星半。 其他:心态不稳定,凭喜好做事,嫉恶如仇,嗜杀……可用,需谨慎,无弟子。

  【徐亦】性别:男。 年龄:未知。 民族:汉。 籍贯:未知。 政治面貌:无党派。 背景:修炼者。特长:操控尸体,追杀灵异。 级别:四星半。 其他:无个人喜好资料,做事风格未知,经由陈晓介绍担保。弟子未知。

  四个人其中的三人资料还算完整,只有徐亦一人有诸多未知的疑点。

  “王叔!您还能记得这徐亦坐在哪里吗?还有,这四个人其中哪一个坐在你相隔两人的位置上?”

  王博拿起资料,看了一眼资料上的照片,“这个项然子坐在我的右边,而徐亦坐在我的左边,都是相隔两个位置。你怀疑他们?”

  “我现在不敢确定。我听说柳妍也是精神方面的异能,她和这几个人有关系吗?”

  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感觉阿含的昏迷跟柳妍有关系,可是不管是时间或者动机都让我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太靠谱。但是我很清楚,柳妍身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势力在支持。她和阿含关系好,不代表她背后的人不会下手。

  “阿妍?不可能是她。她算得上是我的女儿,十岁的时候就被我领养,也正是她照顾钰含整整十五年,我不相信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不是怀疑她伤了阿含,我只是对她有些疑问。您知道阿含给柳妍几个玉瓶的事情吗?”

  “玉瓶?这个我不知道。不过,钰含这孩子从来不喜奢侈品,不可能有什么玉瓶这一类东西的。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没有回答,继续追问:“柳妍回来的时候,对您说了什么?我想知道全部的内容。”

  王博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阿妍回来的时候很狼狈,并没有直接找我,而是换好衣服、收拾妥当后才与我做了汇报。她说自己探险的时候失足掉进一个深坑,然后遇见昏迷的你,而且被你在癫狂的状态下占据了身子……”

  王博倒是没有太多异样,很平淡的继续说道:“她说你是服用了未知的液体才导致神智不清醒,并不埋怨你的所作所为。由于实力的原因,她不敢独自行动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直到你醒来。再接下来,她收取了你所说的经玉髓,本想把产生经玉髓的钟乳也带回来,却意外出现了浑身有火焰的怪物。”

  “她没有能力与之交手,想要和你趁机逃离,却意外被吼叫所产生的音**出甬道,再次迷失在洞窟里,直到找寻到洞窟的出口。这才赶过来和我汇报详情,并且带来了一瓶未知的绿色液体,也就是你所说的经玉髓……”

  “等等……如果我没有听错,柳妍带回来一瓶经玉髓?”

  我很奇怪,当时我很清楚的看到,柳妍只装了小半瓶的经玉髓,绝不可能是一整瓶。

  “是一整瓶的未知液体,还是科研所专用的瓶子。我想,那些瓶子就是你说钰含送给她的瓶子吧!”

  “柳妍手中的瓶子是高级的羊脂玉做出的,大约八厘米高、两厘米直径的玉瓶,而且收取的经玉髓只有小半瓶,我可以当面与她对证。”我直视王博,希望他能相信我。

  “嗯?……你接着说。”王博并没有想从我眼中辨别真伪,而是坐在沙发上示意我坐下。

  “我们在探索的洞窟下层空间里。里面很少有噬魂虫,却有很多会在精神上给人损伤的灵体。我相信柳妍的实力不是你所了解的那样,即便是我要是没有灵异能力的帮助,也不能存活在哪里……”

  我虽然很相信王博,但是却并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只好隐瞒了自己真实的实力。

  “你还是在怀疑柳妍?好吧,我告诉你……柳妍是我的亲侄女,她本人并不知道。至于为什么,我不想说,你就不要追问了。当初我也是在任务期间,无意之中发现了她,并且还发现她有异能的存在。”

  王博好像很不愿意提起这个事情,又或许是触及了痛处,反正给我的感觉,他的神色很不好。

  “你也许不知道,那些特殊异能者一般激发潜能都需要某种精神上的刺激。而正是某种刺激和独处,会让他们产生孤独、疑惑、恐惧、害怕等不好的心理状况。这种不好的心理暗示,会把当事人的思想感觉高度集中在外部‘鬼神’等对身体的感受上,这就是所谓的意念专注。”

  “这种专注的思想感觉状态,正如同修炼者‘宁神养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中孰好孰坏就难以分清了。不过,我倒是认为这种破坏性的行为模式心理暗示,并不是好的东西。但是,也不能全盘否定,毕竟人性的好坏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环境、教育、心态等等。”

  “而阿妍的心态绝没有问题,至少这十五年我没有看出她有什么异常。至于她三岁至我见到她的这段时间,我倒是不甚了解。不过,我还是相信她不会做出伤害钰含的事情。”

  就这么盖棺定论了?他姥爷,你不要这么武断好不好?即便柳妍是你的亲侄女,可还是自家的闺女亲,不是吗?

  “哪您怎么解释柳妍手中的价值上亿的三个和田玉玉瓶?怎么解释她能够在底层洞窟里活下去?怎么解释经玉髓变多的事实?怎么解释阿含莫名其妙的损伤了灵魂?……难道您觉得我会撒谎?会挑拨您和柳妍的关系?会拿阿含的事情开玩笑?会闲着没事费这脑筋?……要不是为了阿含,您觉得我会趟这样费力不讨好的浑水吗?”

  我越说越激动,恨不得旁边有一桶冰水直接扣在王博的头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