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八十九章 被封印的铃铛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30 2016-08-20 23:03:28

    “坏蛋……”

  我使劲地摇晃坏蛋,猛地发现自己好像触碰到坏蛋的身体,绝对和人一样正常的身体。

  “不用感到奇怪!你能够到这里,恐怕你已是灵体的存在,也自然能够感受到他的身体……这里就是你的铃铛空间,只有死灵和没有意识的物体可以存在。将军到底怎么样了,他应该没有魂飞魄散吧?我有一种感觉,感觉到他没死,对吗?”

  “他虽然没死,可却被接引光环拉走了……跟死有什么区别?我又要去哪里找到他?……”

  我此刻感到自己很是无能,根本就没有实力保护身边的朋友不受伤害。对将军的离去,我甚至毫无头绪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由得悲观、颓废的情绪充斥于脑海,一瞬间我感到万念俱灰。

  “铃铛!振奋起来!将军既然还以灵魂的方式存在,我们就总有团聚的一天。人的生命是很脆弱,但只要灵魂不灭,就会生生不息。就如同海涛奔涌,不遇到岛屿和暗礁,就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就如同燧石深埋,不被挖掘和敲打,就不会发出灿烂的光芒。人就应该越挫越勇,绝不轻言放弃;天道就应该属于无畏者,无畏天地、与天争命!”

  小破孩阿轩努力挣扎的站起,说出了振奋人心的话。

  我看到摇摇欲坠的小破孩阿轩,连忙冲过去搂住他,“不要说话,你看你的样……”

  我突然感到怀中的小破孩让我感到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是他的身形,熟悉的是他的气息。还没等我想出为什么的时候,我突然被一种力量拉扯,随后眼前一亮看到了地面。

  尼玛,好疼啊!啊~,疼死咱啦……

  突然传来的疼痛让我不能够思考,片刻的工夫,我便昏迷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洞窟的地面上。

  尼玛,咱没死?咋又活过来了?这不科学呀!

  疼痛还在持续,可好歹能够感受疼痛。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如果你感到心还会痛,说明你的心还没死;如果你全身感到疼痛,说明你现在还暂时死不了。

  “铃铛,快去取经玉髓的钟乳……”

  小破孩出现在我的身旁,他的身影模糊的让我几乎看不见他的存在。

  我没有回话,意识和躯体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地步,我甚至怀疑下一秒便会死去。

  “努力爬!为了我们大家,加油!……为了将军,你要活下去!……为了……为了你的王钰含,你也要活着……”

  不知怎么了,前面说的那些都只是让我缓慢的爬行了几下而已,可是当王钰含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我的眼中只有经玉髓,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好……好,用力吸……吐纳……对,继续……”

  一股清凉的东西被我吸进嘴里,使我的头脑瞬间清醒,我知道这是生出经玉髓的翡翠钟乳带给我的好处。

  按照小破孩的吩咐,我开始吸一口后,便进行深呼吸。没用多久,便从外呼吸转变成真正的内呼吸吐纳。随后我感觉自己的意识力重新活跃,并且随着清凉的气感在体内编制出一个大网。等这个大网编织成时,我突然看见了自己身体内部的构造。

  靠,咱的骨头……咱的内脏啊……

  我发现身上的骨头几乎没有完整的,而内脏更是血肉模糊、一片狼藉,唯一比较让我满意的就是,我的皮肉还算齐全。

  这都不死?没有天理呀?

  啊呸呸呸……

  不对呀,这骨头不是比皮肉更结实吗?为什么皮肉会没事?

  我仔细的观察我内部的肌肉和外面的表皮,发现它们都被一团青芒所浸透。随着我的吐纳平稳过度,我看到吸取翡翠钟乳里的液体越多,一丝丝金黄色的气息从我的嘴扩散到全身的血液当中,以至于看到身体内部一片金光闪闪。

  还没来得及让我欣赏,肌肉当中的青芒开始缓慢地浸入体内与金黄色的气息搅在一起。

  我好奇的一直盯着,看到它们渐渐地融合,一种带有无限生机的绿色,充斥我全身。舒爽的感觉袭来,我情不自禁地想哼几声,来释放这种兴奋物质。

  然而,还没等我哼出声,便被剧痛所仇恨、报复。不知道哪里出错的我,咬紧牙关继续查看,却发现带有无限生机的绿色物质,已经凝结成团在我的体内扫荡,所到之处无不热烈欢迎,而欢迎的代价就是疼痛。

  不过,我很清楚的看见,绿色物质过后,那些骨头和内脏都恢复了正常,甚至都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绿纱,雾蒙蒙的煞是好看。

  尼玛,这难道就是穷酸所说的冥蛇血和经玉髓所带来的好处?

  还真是逆天啊!

  那么,岂不是咱不会死?岂不是咱可以找机会报仇了?

  哈哈哈,好,你们给我等着!

  炎魔、罐头红人,你们千万不要提前死,等着你家爷爷咱来收拾你!

  哈哈哈……噗……

  啥叫乐极生悲?咱现在就是!

  我的大笑被喷出的鲜血所打断。略带黑色的鲜血喷的满洞壁都是,下一刻我两眼一黑……

  又过了多久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全好了。站起身来,我跳动了几下,感觉现在的自己绝对比刚才对阵炎魔时,要好的不知道到多少倍。我甚至觉得,以现在的状态再和炎魔交战,即便不能杀死它,也绝不会让它那么轻松的撂倒我们几个。

  “穷酸、坏蛋、小破孩阿轩,你们好吗?”我对着铃铛呼喊试图召唤他们。

  可是,我召唤了好几遍也没有听到他们的回应。有些着急的我,鬼使神差的利用意识力去查看铃铛的内部。没想到被一层薄膜状的东西阻挡,意识力一次一次的撞击,却只撼动那层薄膜的晃动,并没有给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