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八十四章 石钟乳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79 2016-08-18 19:16:41

    “唉,看样子没得玩了……各位先忙哈,咱回去睡觉觉喽!”脚底抹油的坏蛋看到没有便宜可占,自然是第一个撤了。

  “哦,大晌午的,是应该睡个好觉,某也走了!”

  “吃饱了就睡,乃蠢夫也……”穷酸一边骂,一边以极快的速度冲进铃铛之中。

  最够意思的还是小破孩阿轩,傻乎乎的,“呵呵,铃铛,呵呵,拜拜……”

  你妹的,都走了。就没个人陪咱聊聊天?还什么大晌午的,你特么能看到天似的!

  没人理我,我也只好继续我的迷宫之旅。返回岔道口的时候,我有些犹豫。

  是接着左转呀?还是返回最初没有左转的地方?这真是一个难题!

  我寻思了好几分钟,最后决定,从这里继续左转。反正有记号,大不了多费点鞋子,更何况咱现在还光着脚丫子呢。

  这里所有的地方都很怪异,绿色的液体如同涂料一般刷在洞壁上,好像有人故意而为之。

  也不知道阿含研究这些金属铋研究的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听到我的失踪会不会伤心难过?不行,我得回到她的身旁,我可不愿意让她难过?我要给她一辈子幸福!

  你妹的岩髓,你到底在哪啊?我特么的一定找到你。

  抱着这个信念,我开始急速前行。我现在的速度已经无法判断有多快,反正是极快,要不是有意识力在前方做指挥,我恐怕绝对会成为西域神明一般的存在。

  为啥?满头包呗!这都不懂,鄙视你!

  刚转过两个岔道口,我就发现了让我痛恨的家伙。洞窟里能让我痛恨的绝对是黑灵体,就是他们,让我那些战士兄弟受伤的受伤、身死的身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啥也不说,杀、杀、杀!

  现在的我面对它们,已经如同殴打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简单。我甚至加速快跑的时候,可以冲上洞窟的顶棚。

  痛打落水狗、趁你病要你命,这些就是我目前的状态,一只又一只的被击杀,消散于空中的纯灵,被我强悍的身体吸收。

  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我再次忽略了左转。不过,即使再忙,我的标识也还是要做的,并且我已经把标识刻在顶棚,以防被人破坏。

  我已经决定把这里当成以后修炼的私人场所。只要这次回去,我就把我的阿含,不管是拐还是骗,就算是强行掳来,也要和我一起修炼。这里绝对是我们这种体质的人的天堂。

  遇到可供我厮杀的黑灵体越来越少,我不禁感到失望。不仅是不能够吸收它们破散的纯灵,而是我没有找到那个有着智慧的黑灵体。我现在已经怀疑,那个巨大的黑灵体,有可能是前一天被我放弃的那个。也只有它是我目前见过的唯一有智商的黑灵体。

  终于,我停下了脚步,因为意识力告诉我,前方好像有不同寻常的东西出现,而我也隐隐约约感到,那就是我想要找寻的穷酸所说的岩髓。

  拐过一个弯,印入我眼帘的是一堵墙,或者是一座高山,哪高度我实在是无法判断。而这堵墙的底部,形成了一个很规矩的凹陷。哪感觉就好像一个大苹果的底部被虫子蛀了一小洞。

  果然是这里,我已经看到了我衣服的碎片,大大小小的散落了一地,好像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搏斗。

  尼玛!咱当时得有多疼啊?还好,当时咱昏过去了,要不然,绝对会疼得受不了而自行了断的那种。

  难道就是在这里上了柳妍?

  我看到一块没有衣服碎片的地方。随后走了过去,蹲下了身子,我仔细的查看。

  咦,没有什么特殊的痕迹呀?难道不是这里?

  我再次打量方圆二十米见方的地方,并且利用意识力搜索一切可疑的地方,甚至连我当时身体排出的,可能如汗液一般的污秽之物也没有放过。

  “你在找什么?”

  可能是聚精会神,我没有发现柳妍已经醒来,突然的一个声音响起,不仅仅是下了一跳,还有一丝尴尬在里面。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当时的我是什么原因会疼得如此厉害。哦,你怎么样了?”

  柳妍好像没有注意到我有什么不妥,在我的后背晃了晃脑袋,“放我下来,你也累坏了吧?”

  “咦?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把柳妍放到地上,她使劲地甩了甩头,无意间发现了,身处最初见我的地方。

  “我胡乱闯进来的。”

  “你不是一直向左转吗,不应……哦,发现就好!”

  你妹的,你果然在骗我。明知道这个地方,却没有带我来。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要这样?难道你的任务要比我还重要吗?

  得到确认,我的心一阵阵的刺痛,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身体内缺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略有悲伤,略带愁苦,一股废然的情绪充斥于腑脏之中。

  我的视线从柳妍身上移开,我害怕下一刻会大声质问于她。走进那个被咬的缺口,我坐在了它的旁边。

  这个缺口很小,跟当初和阿含钻进聊天的人工洞差不多。一米见方的大小,最底下有一个好似碗口大小的凹口,里面残留了几点疑是水的液体。

  整个缺口的内侧,可不是什么绿色液体,而是好像天然的大块翡翠矿。晶莹剔透的样子,使你一眼就可以看出它的不菲价值,绝对可以称之为比玻璃种还要高级的存在。

  扭头向上观望,我发现缺口最顶端出现了一个长达十厘米左右的石钟乳。也许不应该叫它石钟乳,而是应该叫它翡翠钟乳。它的绿已经不足以用词来形容,也许当你看到它的绿后,再也不愿意欣赏其他的绿了。

  这个翡翠钟乳,它的最下端蕴含了一滴水,饱满的你会感觉它即将落下。可是,我等了十多分钟,它也没有落下,到后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用手指将它取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