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七十八章 我可以帮你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308 2016-08-15 22:11:12

    捡起碎步,我打开了它,发现上面有块暗红色的血迹。虽然我不确定这是什么血迹,但是绝不可能是我自己留下来的,因为我的身上并没有伤口,自然不会留下血迹。而洞窟里的所有我见过的虫子,它们的血液都是绿色的,更是没有可能。

  如今柳妍说是她留下的证明,一看到这里,我的头一时俩大,不由自主的相信了柳妍的话。

  “妍姐,对不起,我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了?我给你身上捅个血窟窿,再给你说声对不起,行不行?更何况,我……”

  “别说了,妍姐!我对你负责总可以吧?”

  “谁让你负责?……我是那个意思吗?我……哇……”柳妍委屈的放声大哭。

  对于哭,我最是没有办法。我从来也没有痛哭过,也没有接触过哭泣的人,当然了阿含除外。面对哭泣的柳妍,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别哭,别哭了……”

  我不劝还好,这越劝柳妍哭的越伤心,到后来直接扑到我的怀里大哭,而且不停地用她的拳头槌打我的胸口。

  女人真是水做的,转眼工夫,已经顺着我的胸膛流淌,一路向下的让我很不舒服。

  “别哭了好吗?再哭就不漂亮了?……要不然,你再使劲哭一会,我正好洗个澡。”

  柳妍被我逗的,破涕而笑,“噗嗤……我再让你洗澡,我再让你洗澡,我还给你松松骨呢?”

  “哦,谢谢!美女松骨,求之不得,我感谢还来不及!哦~……左边一点……哦,对,就是哪里……”为了让她放松下来,我也是煞费脑筋。

  “谁稀罕你呀?美得你!”柳妍不在说话,也停止了敲打,很温柔的躺在我的怀里。

  “阿布!你说,如果就这样远离尘世,没有纷争、没有欺骗,也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安安静静、平平常常的,哪该有多好?”

  柳妍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充满了太多的无奈,充满了太多的不得已。

  我感觉,她当下活得不是很自在,好像被人强迫一定要做出选择;被人强迫一定要不断前行;被人强迫一定要做许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人强迫她做一些明知道是死之路,可她还是无奈的选择走下去。

  我突然有了一种感伤,那是替柳妍感到悲哀,悲哀她的无能为力,悲哀她的不由自主。

  “妍姐,没人可以胁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你可以选择自己的路,我愿意帮你,我愿意守护着你,只要你愿意!”

  “吻我?”

  柳妍猛地一下窜到我面前,直接吻到我的嘴上,我脑袋里第一时间闪现出一个词“强吻”。

  不过,下一秒,我便沦陷。

  你可以把吻当成世间最美的语言;你可以把吻当成开启心灵的钥匙;你可以把吻当成亲情或爱情的沟通方式;你可以把吻当成彼此之间的亲密无间的写照。

  没有什么可以比吻更能够交流感情。你可以从吻中获取你所需要的任何信息。

  我从柳妍略微颤抖的吻中,了解到她的紧张、欣喜、欢愉,以及一点点的恐惧、忧伤和彷徨。

  为什么她的吻跟阿含的吻完全不同?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多的负面情绪?同样都是花样年华,同样都是天之骄女,可为什么她会活的如此之累?难道,她并不是看上去过的那么快乐?

  柳妍的吻很主动,却也很青涩,我不得不纠正她犯的错误。不知怎么,我竟然没有那种背着阿含吻别的女孩的负罪感,有的也许只像是给予柳妍的一种安慰。

  软滑、温暖的嘴唇,负距离绞缠的香嫩,这些都不在我感受之内,我只是感到一丝异样气息,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

  我轻轻地睁开眼睛,看到玲珑透粉的瑶鼻,嫣然腼腆的晕红,娇羞含情如花般的脸颊。眼角微微翘着,柳眉修长略带有一丝惆怅。

  或许是柳妍感受到我的凝视,她轻轻地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印入眼帘的是纯情、青春的风采,清澈的眼眸,纤长卷翘的睫毛忽闪着,像是探询,或是疑问,又好像略微带点指责。

  我似一个人赃俱获的小贼一样,闪躲着她的目光。可是,柳妍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似的,闭上眼睛继续亲吻于我。而我也好像为此投入了我该有的热情,随后便真的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柳妍虽然比王钰含的身体素质好,可也架不住我绵延的气息,最后不得不败下阵来。靠在我肩膀上的她低声问道:“你吻的好好,我很喜欢……你是不是跟钰含妹妹练的很久?”

  “也不是很多,两三次吧!”

  我很满意吻出这样的效果,男人嘛,只要是在女人身边,不管是什么都不愿意露怯,男人的虚荣没有女人衬托,将是一无是处。

  “瞧把你美的?我要是练上几次保管比你……”

  “咱们再练一会儿……”

  我直接打断柳妍的说话,并且立刻付诸行动,用事实证明,她就是再练一百年也练不出小爷这样的花样。

  现如今,咱再也不是初哥,那些岛片里教的吻技,早被咱活学活用、青胜于蓝,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激烈又充满温情的吻,很容易让女孩迷失,我眼前的柳妍就是这样。全身发软,脸上的热度炙烤着我,鼻子喷出的粗气带有弱不可闻的喃呢声,哪声音像是导火索一般点燃了我炽盛如火的欲念。

  顺着衣襟的底部,我的手趁隙而上,所到之处一片火热,一阵颤动。就在我想一举攀上高峰的时候,柳妍的手不合时宜的按在我的手上。

  “不要……”

  “为什么?我们不都已经那啥了吗?为什么你要拒绝?”关键的时候被阻止,我不禁多少都有些恼怒。

  “我……我还没准备好,不要强迫我好吗?”

  强迫,这两个字一下子让我清醒。我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明明都已经感知到柳妍的被逼无奈,却偏偏触及她的伤痛,这不是自私是什么,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对不起!”

  柳妍察觉到我身体的反应,不由得羞涩道:“我可以帮你……”

  帮我?莫非……

  一个念头蹿起,我的眼睛一片炙热。

  “你,你愿意吗?”

  “我愿意,心甘情愿!让我帮你……”

  “不……”

  我的“要”始终没有说出,是因为我哪晨起之物,已经被一只柔荑般的巧手,轻轻地握住。随后慢慢地起伏,我的心随着起伏而直上九霄云天,飘飘不知红尘,孰堪晓吾逍遥。

  第一次的爆发来的匆匆不知所措,而这一次的爆发却如同一股电流在体内驰骋、奋勇、积蓄而迸发。

  酸麻的感觉,从脚趾一路攀爬直至浑浊的头脑,裹挟着灵魂,瞬间出窍。只余下,空空的皮囊,僵直的身躯,如朽木一般耸立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