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七十二章 我的世界由不得他人束缚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014 2016-08-13 19:56:12

    我靠!不会吧!怎么一夜的工夫,咱的事迹就能传遍整个平台基地?谁特么是这个贱嘴的耗子?要不要整得这么玄乎?你妹的。

  “刘哥。你这可是有点鸡婆了哈,哪里有这事儿,咱咋不知道呢?不用问,一定都是望风捕影、无中生有的事情,就这,你也好意思传?我都替你害臊!”

  “拉倒吧……你是不知道,可这事儿谁能和你这样的当事人说?再说,这算啥子坏事?小辣椒虽然个头、肤色稍差了一点,可人家有如花似玉的童颜,吓死人不偿命的巨型波波,好不好?这帮牲畜就是羡慕,赤果果的嫉妒,还带有酸葡萄一般的恨……兄弟不要管人家怎么说,这好东西谁还不惦记,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刘德成扭头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兄弟。也不知道你拿没拿下?要我说,越早把事办了越好。人家可是典型的白富美,哥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就你的性格看来绝对是屌丝一枚。要是拿下她,你可是要少奋斗不知多少年,你傻吗?以哥的经验,你不要去在意总指挥的态度,也不用在意那小辣椒的身份,你只要大胆的去追。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大胆追求,人生本不应该平凡。哥,挺你!”

  你妹的,咱还用你教?是咱的含妹妹上杆子追咱,好不好?拿下,你以为咱不想啊?可你瞅瞅,这里是啥地方?是办那事儿的地方吗?小爷是那么不要脸的人吗?小爷是那种随随便便、满脑子龌龊的人吗?

  咱是最在乎咱家含妹妹感觉的人,她要是不在意的话,咱也会将就她。含妹妹,会吗?不行,不试试的去问她,怎么知道?看来,咱得马上行动!

  尼玛……被你们带坏了!

  说话间,一处缓坡出现在众人面前,当来到土坡上面,所有人都麻爪了。

  底下密密麻麻的虫崽子,填满了深坑,就好像“动物世界”里,万蛇狂欢的交友时间,充满渴望,迫不及待的攒动。

  哪画面,绝对让你手脚冰凉,头皮发胀,就连吸进肺里的空气也带有明显的冰冷、冻疼,恐怕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毛发悚然的感觉。

  “兄弟……我说,咱们……咱们还是撤了吧?这玩意,也太特么渗人了。我一看见它们,这心可是冰凉冰凉的,就算是咱遇上几百个敌人,咱也不会有这种寒意。撤吧……”

  “刘哥!要我说,不能撤。你想啊,它们的爹妈都被咱们宰了,要是它们饿了,或者是其他原因爬了出来,往路上一堵,你说咱们还有活路吗?以后还要不要进来了?……你再看看,它们在底下爬行的速度?要我说,绝对比你我要跑的快,跟它们在通道里搏斗,死的绝对是咱们。为今之计,只有快速灭杀它们以绝后患!”

  “要是……咱大伙可是帮不上你……算了,死就死吧,不就是在头疼一会儿吗?老子忍了。”

  “刘哥!让大家退出去,我一个人就行。对了,留下两把火焰枪,我跟它们玩玩!”

  “兄弟,不能就这么让你一人冒险。要不这样吧,我让这些拿火焰枪的兄弟们,开完枪就跑,剩余的再让你去杀,好不好?”

  “嗯,也行!你们在受不到影响的外围设立警戒线,一旦我有马虎遗漏什么的,务必不能让它们逃出去。要不然,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明白,你就瞧好吧!”

  刘德成说完话就悄悄地退了回去,随后指挥众人悄声离去,只余下几个火焰兵冲我点了点头。

  你妹的,咱还得玩果奔。为了不让更多的士兵兄弟没有衣服穿,咱忍了。幸亏柳妍没在这……

  你妹的,柳妍!

  我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右手拿着唐刀,左手提着峨眉刺,对着火焰兵兄弟喊道:“行动!”

  你别说,效率这东西,再一次被这些特种兵兄弟们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只见他们喷射火焰之后,连滚带爬的窜到大后方。看来,他们哪头疼的滋味,绝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接受,之所以没有拒绝命令,主要是不忍心让我孤军奋战。

  尼玛,都是好哥们啊!

  再一次酸爽的感觉袭来,只不过这一次我反倒觉得脑袋里一片清明,似乎有一种东西在滋润着我的头脑,哪感觉就好像干涸的土地,得到甘美的清泉浇灌似的。

  嘶吼声连绵不绝,大坑底下再次云涌风起。

  第一时间,我冲了下去。

  之所以要近身搏杀,主要是我想再次尝试这虫血的妙用,看看这玩意到底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还有的就是,我的身体本能的告诉我,不要错过这样的机会。

  千军万马任我独行,金鼓连天驰骋无边。腥风血雨我自岿然,势若破竹莫笑疯狂。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当那些虫崽子倒下时对我发出了一种信息。这种信息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它们有着特别的意义。

  也许它们的内心深处都在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也许更多的还是无辜的思绪,它们在感受着我,面对着我的声影,惊呆、吓坏、困惑不解……

  我能够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想要本能的停手。但是,不管怎样,头脑中的另一种极度渴望,迫使身体停不下来。

  或许,我有了后悔的感觉,从此再也摆脱不了。又或许,我有了一种替它们解脱的感动,为此而兴奋不已。

  此刻的我,不知道怎么感觉,好像一切都是虚无缥缈,就好像它们的灵魂本就是我的一部分。

  血池中,我平静的躺在血里,就连头都深埋其中。没有感到憋胀,也没有感动一丝异样,哪感觉或许就是胚胎在洋水中的感觉。

  我是恶魔吗?为什么会这样?别人眼中的血腥、残酷,而我却感到平静、安宁。难道,我会是它们的一部分,或者我本就另类于人,这世界到底是什么,而我是谁?

  管它呢!我是我,遵循内心,爱我所爱,我的世界由不得他人束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