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七十三章 手快有 手慢无

铃铛传奇 笑痴狂 2093 2016-08-13 20:06:26

    “兄弟,醒醒……我算是服了你了,你咋把这里当澡堂子啦?哪感觉舒服吗?洗的很过瘾吧……”

  我再一次被刘德成摇醒,弄不清楚状况的问道:“我又昏迷了吗?”

  “你特么这哪是昏迷?你那是洗澡洗累了,睡着了好不好?真是个妖孽,还没真见过比你还妖的家伙!起来吧,别装迷糊了,我咋认识你……尼玛,我一定是做梦?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看着刘德成一脑袋浆糊的摸着头,我不禁笑骂,“做啥梦?你进去试试,不就知道是不是做梦了?”

  “滚蛋吧,老哥我还想多活几天,咱家小翠还等着咱,咱还要抱儿子呢!你以为都是像你这么妖孽啊?你就是属于千年祸害之类的,你要是女人绝对属于妲己的层次,你就继续妖孽吧!走啦,别再炫耀你的本钱。尼玛的沙虫,怎不把你那玩意咬掉,看着就闹心……”

  你妹的,咱这物件很特殊吗?咋把你羡慕成这样?

  不行!得找个时间对比一下?看看咱的物件到底和别人有什么区别。

  这玩意,不是按照身材的比例长得吗?没见小日日人哪短小的不要不要了,而黑蛋子老外却大了许多……

  哦,也是的,咱可没有黑蛋子肌肉壮实,可咱的东西比之更为雄壮。难道,真的是咱猜错了吗?大就真的好吗?

  咱找机会试试,咱都忍它五六年晨起时嚣张的样子,也是时候让它老实老实了……呵呵,含妹妹等着咱,咱等你替咱收服了它!

  我麻溜穿好衣服,以免再次刺激到刘德成,要是他一旦“怀恨在心”,对咱昏迷的时候做点啥,哪咱才会后悔死了。

  众人还在不远处,我甚至发现几位异能者,偷偷地用虫崽子的血往身上抹,看着他们龇牙咧嘴的样子,心里别提多么的爽。

  尼玛,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爷这逆天的体质,即便给你个掸子,你也变不了大尾巴狼。爷只是个传说,切勿模仿,否则会遭雷劈的!

  收拾妥当,我没有在意那些特殊人士的嫉恨眼神,大踏步的走向下一个目标。我已经真的如刘队长说的那样,洗澡洗上瘾了。

  一头午的工夫,我一共洗了七回澡,哪酸爽的滋味不足为外人道。我现在在众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完全的妖孽,妖的让他们无话可说。

  原本还鲜红的皮肤已经差不多恢复正常,嫩的、滑的,比以前更胜好几筹,我连自己都忍不住自恋的摸了又摸。

  含妹妹要是知道了,绝对会羡慕的不要不要了。瞧咱水灵的,咱自己都羡慕,咱含妹妹要是看见咱这样,会不会扑上来呀?哪咱是吃她,还是吃她呀?这是个问题,得缓咱几分钟考虑考虑!

  中午时分,正以为要饿肚子的我,看到早晨后备的保障人员扛着大包找到我们这支队伍。

  我靠!这效率,忒高了吧,饭还是热乎的,厨师大哥你这么优秀,让咱咋夸你好啊?

  正当我要一马当先的抢食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刘德成老脸拉搭的像个鞋拔子。觉得好奇的我靠了过去。“刘哥,咋了?有啥闹心事?”

  刘德成拉了我一把,走到无人的洞壁边缘,“兄弟。柳妍失踪了!我要怎么和总指挥交代?你或许不知,柳妍的身份很不一般,虽然表面上她是总指挥的助理,可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总指挥拿她跟亲闺女似的。甚至有人怀疑,柳妍是总指挥的私生女,你没看见他们长得很像吗?”

  哦,对呀,这阿含和柳妍真的有地方很相似,特别是脸庞以及身材。如果不是阿含有阴煞的体质,说不定身高也不会相差这么悬殊。我咋就没看出来呢?难道,他姥爷是个伪君子?可那样的话,应该是阿含大而柳妍小呀?难道,另有隐情?

  你妹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可累死咱的脑子啦!

  这个世界太复杂,咱还是远离人类,领咱的老婆阿含回咱的道观做逍遥的神仙道侣吧!

  嗯,就这样决定了,咱就在道观旁边盖上一个大房子,和咱的含妹妹过完美的二人世界!

  “可现在要怎么办?我怎么跟总指挥交代?早知道,就不带她来了,悔死我了!尼玛,就是这双破手拿什么人家东西呀……这东西不烫手吗?……这回好了,报应来了吧?……我特么的废了你!”刘德成不停地用手击打洞壁,鲜血已经喷溅到我的脸上。

  哦?看来柳妍可能不是任务指派的人选,是她私底下贿赂刘德成才进入小队。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贪玩也不应该在这个危险地带呀?或许,是她想要做什么?

  尼玛,一个个都是迷。许老头如此,王博也有可能,这柳妍也插上一脚……也许,其他的人也都是心怀叵测,这啥时候是个头呀?

  尼玛的,这是要累死咱脑细胞的前奏啊!

  “刘哥,别这样!你这样自残也不是办法。事情都发生了,你这样也于事无补,更何况也不是你的错,她柳妍私自脱离队伍,当然要承担主要责任。再说,我有一种感觉,她不会出事的。你相信我,好歹我也是一个道士,自然会一点占卜之术……”

  “哦,谢谢兄弟!还是哥们够意思,你这一说,我的心算是安定下来。哥和你不想说什么感谢的狗屁话,你只要记住,哥以后就是你,只要不玩死哥,哥随便你玩!”刘德成一脸坚定的样子,真诚的眼神里容不得哪怕一点瑕疵。

  “竟说废话,就你这样让我玩,你别恶心我好不好?咱还要吃饭呢?嗑瓜子嗑出臭虫,啥人呀……”我知道刘德成的心结已经打开,假装鄙视他一眼,随后跑去开饭。

  都是狼呀,就晚了这么一回,连点肉星都没有一块。

  “我靠,给我留块肉……你妹的,真特么狠呀,啥玩意都没有了……”

  刘德成说出了我的心声。这些人还真没有人学会啥叫客气,等我过去的时候,发现只剩下一点青菜和飘着头发丝一般的蛋花汤。

  “哈哈……手快有,手慢无。刘队,好歹你也是军伍出身,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哥们算是最够意思的,这牙缝里还有点肉丝给你留着,要吗?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