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六十八章 搏杀沙虫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51 2016-08-11 19:46:42

    众人休息了一会,纷纷用清水淋了一下被酸性物质腐蚀的地方。而我也借来了一面小镜子,查看我的容颜是否真的毁了。

  尼玛,成麻子了,不知道咱家含妹妹会不会嫌弃?你妹的沙虫,小爷和你势不两立!

  休息的时候,我让一位武者帮助刨开怪物的肚子,找寻回刃帽以及驮着装备的机器人。此刻的机器人已经面目全非,腐蚀的连它妈妈都认识不出来。

  如此短的时间会有这样的后果,那么要是人呢?岂不是化成灰灰?尼玛,捡了一条命呀!

  你妹的,以后绝不为了这么点钱去冒险!你妹妹的!

  大部队出发,再次走进山洞,这一次不用我的提醒,这些人几乎都把手放在洞壁上,靠硬度来判断是否再次钻进怪物的口中。

  这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洞窟里越走越宽阔,可是大家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宽阔而感到兴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越宽阔越是有可能还有巨大的怪物,要知道那家伙可是足足有五十多米长,吞我们这些人像玩一样。特别是,谁知道这玩意是孩子还是孩他爸,也许还有孩他爷爷他祖宗呢?

  你别说,我这乌鸦嘴还说的真准,唯一差的就是刚才杀死的那位是孩他爸。眼下一个深深的大坑里,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孩子缠在一起。

  “杀不杀?”看到是死胡同,我也算是放心了。

  刘德成也拿不定主意。至于柳妍这个副队长,她已经被我和刘德成华丽丽的无视了。谁让她一直愚公移山般的有恒心,努力的用她的巨峰碾压咱的胳膊呢?

  这动作,一开始还会让人浑身感到舒爽,可老这样,也是腻歪人的好不好?尼玛,都快秃噜皮啦!

  “靠!烧它个王八蛋的。”刘德成的脸上和我一样都遭受重创,一边摸脸的他终于下定决心。

  “火焰兵……准备……弄死它们!”

  刘德成的一声命令,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士兵,开始报复。看着他们咬牙切齿的样子,我终于明白受伤的绝不是我和刘德成。

  就在火焰刚发射~出去不久,一种神妙莫测的东西闯入我的脑海,哪酸爽的滋味,你要是尝过后绝逼不想再尝一次。

  咦?怎么火焰停下来了?他们都是怎么了?

  我身旁的士兵一个个抱头倒地,满地打滚,一副很痛苦的样子。唯一状态比较好的还是几位道长,只不过他们也是跌坐在地,各自运行功法。

  底下大坑里的沙虫崽子并没有死透,有几只即将爬了出来。它们虽然没有它爹那么恐怖的身材,但也不是普通人的身体可以媲美的。他们的身体直径接近五十公分的粗细,足够让你肝颤不已。

  唯一让我有点安慰的是,这些虫崽子好像都遭遇了重创。它们的口腔里冒着火,身体爬升的速度不是很快。

  眼下没人可以帮忙,一旦这些虫崽子爬上来后果不敢想象。我也算是拼了命了,大吼一声,抽~出唐刀扑杀过去。

  火辣辣的皮肤,火辣辣的眼睛。皮肤是被虫崽子的血喷溅导致的,而眼睛却是酸性物质熏得。

  挥砍,不知疲倦的挥砍,没有任何技术如同拼命一般挥砍。我的大脑不停的告诫,想要迫使双手停止下来,可双手好像不受控制般的一意孤行的挥砍。

  终于,我没有在看到任何目标在活动;终于我发现自己站在深坑之中;终于我坚持不住倒在血泊中,再接下来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意识的恢复让我觉得有人在身旁说话,可是声音却模糊的如同蚊蝇在耳边略过。我觉得自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让我的心振动了一下,我好像觉得那身影就是我自己……

  清凉的感觉袭来,一波接一波的,随后火辣辣的疼痛再次袭来,越发的让我难以忍受,我感到胸口里似乎有个东西想要爆发般的喷涌。

  “啊~……疼死我啦……”

  “醒了,他醒了……”

  睁开双眼的我发现周围有无数的人头晃动,晃动的让我感到眩晕。

  “拿水啦……喝点水吧……”

  “咳,咳咳……”

  尼玛,谁呀,你饮驴呢?

  “我自己来……”

  我一把推开扶着我的人,坐了起来,干渴的喉咙遇到水,那种感觉如同三伏天里的冰棍。

  “爽啊……咦?围着我,干嘛?……我怎么了?……我衣服呢?……”我羞涩的捂住关键的部位,四下望去。

  “哈哈哈……”

  我靠!你们这群变太,澡堂子没事的时候,不会看自己呀?尼玛,小爷全被你们看光了,咱的里子面子可全都没了,还让不让咱活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吓死我了……”

  这时,我才看清楚和我说话的人是刘队长,而其他的人好像怕我尴尬,四散而去。

  “我咋了,刘队?”

  “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你妹的,竟说废话,我知道还用问你呀?哦,我好像掉到坑里了,尼玛,能活着真好!

  “我当然记得,你们好像都抽风的玩什么懒驴打滚、飞狗抢屎,那些小沙虫马上就要冲出来了,再怎么我也不能把你们留下来吧,随后我就冲过去了,结果就不知道怎么掉下来了,差不多就这样了……哦,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哪去了?”

  “你啊,真是命大,没想到……就这样你还能活下来,服,心服口服啊!”

  “费什么话?我的衣服呢?”

  “没了,都没了。你的衣服被沙虫的血完全腐蚀,我用水一冲就啥也没了……哦,这还有一块,你要么?”刘德成从我身旁捡起一个破布,在我的眼前晃了晃。

  “哪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光着身子吧?”

  “我也没办法。你想啊,咱们当兵的谁没事在身上多带一套衣服?有那空地方还不如多带几梭子子弹呢,你说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