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铃铛传奇

第五十八章 尾生抱柱

铃铛传奇 笑痴狂 1944 2016-08-06 18:25:25

    我当然不会反对,也乐于能够好好休息。只不过,咱不能见到咱的含妹妹,不能在趁机求得一些安慰,多少都心有遗憾。

  还好,咱有加密的频道,可以说一点亲密的情话。

  可是,尼玛,谁成想,由于洞窟的不足,竟然把小根和那两位看星星的家伙也安排和咱同室,也自然失去了咱私聊的空间。

  你妹的,这和谁说理去?

  

  被封闭监控在洞窟内。小根同学睡的跟猪一样,傻大个自从身边多了个冷妹妹后,就变得沉默寡言、斯斯文文,而冷妹妹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却也是一个金舌蔽口的主,就好像一说话,便会从嘴里掉金子似的。

  如此沉默的氛围,可是毁了我。我现在恨不得把那个多嘴的鹦鹉小根叫醒,我宁愿听他唠叨,也不愿在这沉默中毁掉、死去。

  没办法,人家不跟咱说,咱找话总可以吧!

  几番努力,我终于知道,冷妹妹姓秦名叫冰冰,难怪人家这么冷,“冰冰”这名还真是名副其实。而傻大个却有个与他身份不符的名字:范炜盛。

  为嘛说人家这名不符,是因为龙国有个古代版的“廊桥遗梦”,那就是《庄子·盗跖》里“尾生抱柱”的典故。

  “尾生抱柱”典故的由来,非常的浪漫。相传痴情的尾生与一位美眉约定在桥梁底下相会,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人家美眉涮他玩,或者是人家根本没把他当盘菜,反正是没有等到美眉的到来。后来不久便发了大水,水漫过桥柱,而悲惨的痴情男尾声至死不渝的守候,最后抱柱被淹死。

  这个典故告诉后人:有美眉等是好事,可人家不把你当回事,你就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转身离去。

  

  啥叫信守承诺?

  诺言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当一方不遵守承诺,哪他/她就已经在这个世上死去,你自然不必去理会。除非你死心眼的认为,你与他/她,仍处在同一个世界里,恭喜你,你已经可以去死了。

  有打无打的聊了一会儿,晚饭的时候,终于等到了好消息。那个不知名的液体(绿便便),已经被验明正身。它主要成分是一种叫铋的金属,只不过,到目前还没研究出来,它为什么以液态呈现。

  不管怎样,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这东西的价值不可估量。为此,小队荣获了集体二等功,而我个人由于有着突出的表现,得到领导亲切的慰问以及嘉奖。

  这不,咱孩子他姥爷,正在夸奖咱呢!

  “小布啊,这一次组织决定给你个人记一等功,就是不知你想要什么其他奖励?”

  还真是善解人意,知道咱不想要虚了冒套的东西,给他姥爷点赞!

  “王叔,一等功就算了,您看能不能把功劳变成奖金呀?”

  我也是打蛇随棍上,趁老爷子高兴,把关系拉进一点,以便日后好和咱含妹妹相处,多营造一点机会。

  “你小子啊,知道国家一等功的重要性吗?这可不是什么个别行业的一等功,而是最高级别的荣耀,是国家大老板亲自颁发的一等功!有了它,通俗点讲,就是多了一张保命符,你知道它的重要性了吧?”

  “哪它可以换多少钱?”

  “你……”

  他姥爷一脸黑线,哪眼神里写着:孺子不可教也。

  “我听说,你好像打赌赢了不少钱,你很需要钱吗?”

  尼玛,对呀,咱答应老道师傅的翻修道观的钱,好像已经凑够了。哪,咱还有啥追求?

  我突然一下子进入了茫然的状态,对未来要如何,如堕烟雾之中,认不清方向。原先一门心思想要赚钱,可如今,要何去何从?

  “嗯,你考虑一下?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王博好像看出我不在状态,也可能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自然选择给我点时间冷静。

  我靠,头都想炸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不如找咱含妹妹,听听她的意见。嗯,就这么决定了。

  马上就要到饭点,所有的小队都已收队。大多数小队都是没有什么收获,只有一个小队也同样遇到和我们相同的问题,只不过人家比较幸运,没有遭遇到利用死甲虫尸体的黑灵体。

  我晃悠悠的走出“豪间”,之所以称为豪间,是因为这里是最好的山洞,用来给伤员治病的地方。不但有床,还很宽敞,更是奢侈的分配一台电扇。要知道天坑下的温度并不算闷热,甚至可以说清凉,只不过空气的流通不是很好,而电扇的作用就很明显了。

  尼玛,哥的英雄事迹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咋看他们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呢?

  管它,他们这是羡慕嫉妒恨!

  一路走向王钰含的位置,我发现很多人像是都认识我,并且在我走远之后,都会小声的议论。当然了,我是没有听到他们议论什么,也不在乎他们议论什么。

  “你来啦,等会呀,我马上就好……”

  没看出来,咱家含妹妹还是个工作狂,哪忙得翻天覆地的,让咱看得心疼。

  吃饭的时间终于到了,王钰含也终于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

  晚餐的质量还不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一份红烧肉,一份炒卷心菜,一个扒鸡腿,还有一条干烧鱼,当然少不了一碗汤和一个大苹果。

  这部队的伙食还是以肉为主,真对咱的胃口!

  可能是小的时候被不吃荤的老道师傅亏着了,我现在真是见肉不要命,即便平时里吃的方便面,里面也至少要加三个火腿肠,还是那种最大根的那种。

  王钰含好像没有了午餐时那样的好胃口,但还是把盘中的饭菜吃干净,并且没有其他女孩的娇气,就连大块的五花肉也很香甜的吞进肚里。

  “阿布,你贼头贼脑的看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